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时政述评

借助这样毫无公心的人际网络来支持的个人集权,将会产生极其破坏性的激励导向。随着个人权力的集中,用人唯亲必然会发展为用人唯奴。因为基于个人关系网络的人才资源毕竟是有限的。而我们都知道,历史上政治大一统一旦走上用人唯奴的轨道,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
只要有起码的政治常识,都不难得出一个共同结论:现行维稳体制只是堆砌不断升高的堰塞湖。不进行政治体制改革,不恢复人大的正常功能,不恢复媒体的正常职能,不恢复法院的独立审判职能,定会有更大危机不期而至。
道德和价值观事关重大,并非伦理学家的清谈。如果一个转型中的社会不能重建道德观念、价值观念,这个社会就充满了共产党留下的扭曲的道德、价值观念;即便它走上了民主化、市场化道路,这个国家的转型过程也是艰难曲折的。当我们讨论民主化和市场化的时候,不能仅仅把眼光局限在政治、经济层面,因为民主化和市场化能否顺利,还取决于社会转型的轨迹。
在2000年的白皮书里,在中国政府“反对”的宾语中,“一国两府”被去掉了。换言之,从2000年起,中共当局只提反对“台湾独立”、“两个中国”和“一中一台”,不再提反对“一国两府”了。
习说的是对的,前后三十年从党与国的关系,是延续的,统一的。被灌输的人,当然拿着灌输的内容,找党说话,可是党是骗人的,不同的场合骗不同的人,用左派语言骗左派,用右派语言骗右派,也就是有凌驾于左右之上的统一性或者权力政治。它有着长期一致的骗人逻辑,驾驭意识形态,而不是被意识形态所驾驭。
民主的现代化理论不适用于中国,那并不是因为中国有什么特殊的国情或独特的价值观,而是因为民主的现代化理论本身就不具有普适性。在中国独特的外貌背后,依然是普世价值,依然是普遍的人性。
就中国的政治前景而言,两害相权取其轻,倒是利益集团好过意识形态集团、派系争权好过独裁政治、寡头制衡好过极权回潮。在这个意义上,若十九大真的实现了习家军独领风骚以至“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必然意味着一个大黑暗时代的来临。
在红色价值观占支配地位的社会,能够主动自觉地反思历史、告别红色价值观的人群只是少数,而相当多的社会成员却出于种种原因,默认了新旧各种版本的红色价值观。当下在时事认知方面的社会分化,实源于人们的价值观差异,中俄两国皆受制于此。
该《办法》引起了律师界的激烈震荡,连日来律师纷纷撰文或发表评论,谴责司法部这部新规。纵观这部新规悄无声息地出笼及其新增和修改的条款内容,我们认为这是一部违反规章制定程序,严重违背宪法、违背法律和国际法文件、违背国家和人民利益、违背科学的劣法,应当依法予以撤销。
现行路线是市场化之下社会力量持续成长的产物,面对新社会力量的崛起,对于体制来说,要么继续冻结,压制到底,要么社会力量爆发,体制被冲决转型。

页面

订阅 时政述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