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时政述评

恐怖主义之所以能对我们造成危害,不是因为它有多大的实力,而是因为它总是躲在暗处,采取偷袭的方式,并且针对没有武器、缺少防备的平民。这也就注定了恐怖主义不可能真正做大,因为它一旦冒出水面,就可能招来毁灭性打击。相比之下,极权主义才是自由的大敌,因为极权主义可能做大。在911过去十五年后的今天,人们对这一点的体认应该比以往更清晰。
整个G20会议的筹备与表演,都可以说无所不用其极……G20峰会,本是大国领导人与经济领域精英汇聚,以解决世界经济相关问题,但极权政府却将其做成了一场政治秀。
中国仍能看到“崇毛”闹剧,但在普通民众中,有很多人“拥毛”是出于不满当下的政府,他们借毛的“革命精神”抗议政府的专制和腐败。
此事表明,习两年前即已着手的新政治局布局已经从天津打开缺口。在省部一级战无不胜的“习家军”在政治局一级遭到了强力阻击。经此一役,十九大人事攻防战后事如何,“习家军”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到其他地方去找补,还是从此军心涣散,转攻为守,走下坡路?剧情尚未展开,且请拭目以待。
对强权的崇拜是人类最坏的一种偶像崇拜。崇拜强权产生于恐惧。这反映了人类最下贱的一种习性:因为怕你所以敬你所以服你。崇拜强权是牢狱与奴役时代的一种遗迹。它是不加掩饰的反人权反人道。
怀旧之所以关乎国运,不但是因为怀旧者的行为是一面观察社会价值观实况的镜子,还因为社会价值观的主流倾向将决定国家转型的方向。
从胡温时代开始,中国的三种怀旧热陆续登场,按时间顺序,依次是毛粉、民国当归与膜蛤文化。三种怀旧出现的时间前后相差只有十多年,相通之处却只有一处,即对现实不满,通过怀旧否定当下,表示理想在过去。有心者只要仔细分析,就会发现三者承载的社会理想完全不一样,甚至无法共存。
经济形势严峻导致政治收紧,不只是强化舆论控制,还包括约束官僚的贪腐行为,这种统治模式的变化,其主要特征是,用“低成本统治模式”代替繁荣时期的“高成本统治模式”。
中国最需要的是培养理性的、有现代意识的公民,而不是愚民、顺民。实际上,愚民、顺民并不能保证社会安定,没有明确的公民意识,没有法治观念,在某种情况下,顺民很容易变成暴民。建立公民社会是当务之急。我始终不能理解为什么“公民”如此犯忌,提倡公民教育会获罪。
历史已证明,没有军队的国家化,就没有国家与军队的正常化;党化的军队是国家安全、人权灾难最大的隐患。军队腐败,只是谋财,而军队党化与家丁化,则会引发剧烈灾难。因此强化军队的党化,比经济腐败的危害更加深远。

页面

订阅 时政述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