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时政述评

习近平没有谈到互联网的基石:自由——中国网民与世界网民交流的自由,中国人获取外面世界信息的自由。习近平多次强调官员要学习马克思原著,但是却对马克思关于思想言论自由的观点视而不见。
王岐山在一个多小时连续讲话中,出现频率最高的人物就是“毛主席”和“习近平”,并多次谈及毛泽东的“中国人民站起来了”和习近平的“复兴中国梦”。这对我们全面认识王岐山的立场、思维给出一个全新的窗口。
习近平上台以后,中国外交政策发生重大的变化,其基本特点,就是一改邓小平制定的“韬光养晦”的战略,转而走上扩张之路……为了完成这样的扩张主义的外交政策,习近平没有别的办法,唯一的一招,就是大搞金钱外交,到处撒钱。
应该说,张五常提出的建议,在中国模式的框架下,对中国经济的进一步发展多半是有利的,但是在道义上却无疑是十分恶劣、十分有害的。过去二十多年来,中国经济和西方经济的彼消此长,实在是一种“劣币驱除良币”。听任这种趋势进一步发展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在互联网时代,想要封锁巴拿马文件这样全球皆知的热门议题是极其愚蠢的行为,他们严重低估了中国网民的智商,也严重高估了红色权贵瞒天过海、掩耳盗铃的能力。对政治而言,高压之下的平静是比喧嚣之下的愤怒更加有害的东西,因为信任丧失了,心照不宣了。佛说,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临近年末,中国正在上演一场拥毛和批毛大戏,官方喉舌和民间舆论两军对垒,争论得非常激烈。对毛的争论由来已久,这一回合的起因是今年是毛冥辰120周年,中国官方紧锣密鼓地展开筹备活动,发动舆论攻势,为毛正名,宣扬毛的“历史功绩”,讨伐社会上“非毛化”言论,为纪念活动造势。 当前,中国社会严重撕裂,官民对立,看法两极,其中一个焦点就是对毛的评价。毛已死多年,但幽魂仍在中国游荡,魔咒始终缠绕着国人。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情况呢?究其原因:一是邓小平当年否定毛是采取实用主义的做法,规定“宜粗不宜细”,把毛的罪过遮掩起来,使中国民众不了解毛的历史真面目;二是六四镇压后,改革已经成为权贵集团的专利,...
十八大前中国政局观察(十二) 中国人权资深政策顾问 高文谦 中共高层在权衡、讨价还价半年多后,终于对薄熙来的问题定了性,指他在王立军事件和谷开来杀人案中滥用职权,并收受巨额贿赂,决定给他“双开”处分(开除党籍、开除公职),移交司法机关处理。至此,在北京政坛上演的这出权斗大戏总算告一段落,为十八大的召开扫清了障碍。可以说,如果没有重大变局的话,薄熙来的余生大概要在牢狱中度过了。
中国人权发表高文谦“18大前中国政局观察”系列新评论: 从王立军获刑15年看中共将如何处理薄熙来。 问: 多数媒体报道王立军被判15年徒刑时认为是轻判了,你的看法呢? 高文谦: 我觉得关键是怎么看,用什么标准、从什么角度来看。如果从中国《刑法》量刑的规定来看,王立军显然是轻判了。因为根据中国《刑法》,贪污受贿罪最重的,(贪污)10万元以上就可以判处10年到无期徒刑;而王立军只判处他9年,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是轻判)。但是从王立军的犯罪事实上来看呢,这显然是重判了。因为王立军的四项罪名中最重的是受贿罪。为什么要给他加上受贿罪呢,就因为他收了北京的两套房子。这个事情就非常怪了。...
在中共准备召开十八大进行权力交接之时,中国政治最高层正在发生什么?中国人权资深政策顾问高文谦试图揭开那个通常不透明的黑盒子。 12. 中南海出重手弃薄保党 2012年9月27日 中共高层在权衡、讨价还价半年多后,终于对薄熙来的问题定了性,指他在王立军事件和谷开来杀人案中滥用职权,并收受巨额贿赂,决定给他“双开”处分(开除党籍、开除公职),移交司法机关处理。至此,在北京政坛上演的这出权斗大戏总算告一段落,为十八大的召开扫清了障碍。可以说,如果没有重大变局的话,薄熙来的余生大概要在牢狱中度过了。
今年中国真是多事之年,好戏连台。薄熙来事件未平,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又在当局的眼皮子下面,成功逃出,并且通过视频向直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提出三项要求:依法严惩罪犯、确保家人安全、彻查用于维稳经费中的腐败行为。一石激起千层浪。这件事引起中国民间社会和国际媒体的高度关注,将会对中国政局产生冲击。 这件事的意义,已经超出一个人权侵犯的个案,势必对十八大前的党内权争火上浇油;而且还会牵动中美两国之间的关系。现在已经有消息说陈光诚目前已在“绝对安全的地方”,尽管美国使馆对此表示“不予置评”。而且从时间上讲,正好赶上中美两国将在下个星期在北京举行“美中战略与经济对话”。这种情况下,陈光诚将成为方励之第二,...

页面

订阅 时政述评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