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时政述评

上一世纪末发生在中国首都北京的“六四”大屠杀已经过去四分之一世纪。但是,这场惨案的真相至今仍未大白于天下,惨案的死难者依然含冤于九泉之下,难以安息。这是整个中华民族的耻辱!也是整个文明人类的耻辱!
一部与国土安全及国民生命安全有关的《环境影响评价公众参与暂行办法》,在制订时就有意设置技术障碍让其流于形式,出台将近十年从未得到实施,其遭遇足以说明中国的“依法治国”只是一部自欺欺人的政治荒诞剧。
无论从价值观的优劣对比还是技术手段来看,习近平基于确保“红色江山不变色”的政治欲望,要把网络自由封杀在国家主权的黑箱里,实在是螳臂挡车,痴人说梦。
《国家安全蓝皮书》中论及的所谓“国家安全”,其实只是政权安全。这一报告充分展示了一点:中共为了保住政权安全,不惜剥夺中国人民的思想自由、言论自由等政治权利,通过政治高压让社会成员产生恐惧而被迫服从。可以说,中共政权安全是以全体民众的生存恐惧为前提。这就是中共政权与人民之间的“维稳战”没完没了的根源。
极有可能是习近平亲自主持制定的这部新国安法,在改革开放以来的中国立法史上开了一次大倒车,闹了一个大笑话。这部法律的出台,意味着习近平当局比之邓江胡时代立法水平的急剧下降。
日前,中共中央出台新版《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被称为史上“最严党纪”,其中规定妄议中央大政方针,破坏党的集中统一的,可按情节轻重不同予以处罚;党员领导干部违反有关规定组织、参加自发成立的老乡会、校友会、战友会等,情节严重的,给予警告、严重警告或者撤销党内职务处分。此两条最严“帮规”,引发舆论恶评如潮。
既然台湾的民意和所谓大陆的民意是如此地对立,如果听任两者相撞,由于大陆与台湾大小悬殊,其后果可想而知。在这里,中共当然是在威胁台湾,但它不是以官方自己的名义、而是假借大陆民意的名义。
习近平没有谈到互联网的基石:自由——中国网民与世界网民交流的自由,中国人获取外面世界信息的自由。习近平多次强调官员要学习马克思原著,但是却对马克思关于思想言论自由的观点视而不见。
依法治国并不一定是什么好东西,具体地说,恶法治国在当今时代必然带来灾难。只有善法治国,才既有强国功效,又可以确保全民福祉,对国际社会也有益无害。
这部只体现极权的狂妄,让各方产生反感的新国安法,无论是于国于民还是从减少国际社会争端,或从中国政府的长远利益来看,让其成为废法是最好的选择。

页面

订阅 时政述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