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律师

因为坚持自己的政治观点而流亡海外,并终老他乡的刘宾雁先生,是中国文人最优秀的代表。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刘宾雁先生把倒塌破碎的中国良知重新扶起,为实现公平正义,向贪腐强权发起不懈的顽强冲击,展现了中国文人壮丽卓绝的精神风骨。
我不知道怎么来安慰隋牧青律师,但我知道他比我更加坚强,我只想站出来为他作荣耀的见证,他的确是一个好律师,好到肝胆相照,好到情同手足,好到倾盖如故,好到荣辱与共……他律师职业生涯,因着这些美善的见证,必将充满鲜花和掌声和美名!
截至2018年1月15日,人权律师王全璋已经被秘密羁押920天,是2015年7月开始的709打压中被逮捕的几十人中唯一一个没有任何消息的人。王全璋在2015年7月被抓捕前似乎就预见到了将要发生的事情。他在留给父母的一封信中这样写道:“我从来没有把父母带给我的诚实、善良、正直这些品质放弃掉,多年来,我也是按照这些原则寻找我的生活。尽管常常深处某种绝望之中,也从未放弃对美好未来的想象。从事捍卫人权的工作,走上捍卫人权的道路,不是我的心血来潮,隐秘的天性,内心的召唤,岁月的积累,一直像常青藤慢慢向上攀爬。这样的道路注定荆棘密布,坎坷崎岖。”
解保对我和我的家庭来说的确是件好事,但是不知为何心里并不踏实,没有安全感。尽管困难重重,基于对人性的判断,我还是有信心有耐心认为这个国家一定会好起来,社会的普遍觉醒、人性的普遍诉求包括体制内的正义法治力量大家人同此心,完全具备实现人权至上、和平民主、法治中国的基础,不管无权者还是当权者人人都能够心存敬畏,尊重宪法、法律,那心里就踏实了!
过去的两年半,对我,对中国的法律人,都是严酷的考验。但是,我们挺过来了,我们仍然是自己,我们的理想信念依旧。公义使邦国高举。没有公义,国家不立。而我们法律人,正是寻找公义、捍卫公义的一群人。法律是正义的事业,只有依良心行事,秉持正直、公义之心,才能担当这份责任。
9月6日,山东招远“包子案”被告王江峰的代理律师祝圣武收到山东省司法厅《司法行政机关行政处罚案件当事人听证权利告知书》,司法厅指祝圣武律师通过微博发表危害国家安全、影射社会主义制度的言论,拟作出吊销其律师执业证书的行政处罚。祝圣武律师已提出听证申请;听证会将于9月21日举行。 祝圣武律师表示,他在微博上的言论只是行使公民言论自由的权利,并认为王江峰案件应该是他被整肃的重要原因。王江峰因在网上发表言论,称毛泽东为“毛贼”、习近平为“包子”等而被以“寻衅滋事罪”判刑2年;该案目前被法院进行重新审理。 山东招远包子案再生波折 律师祝圣武恐被吊销执照 吴明 9月6日,山东招远“包子案”...
“709”案被捕的维权律师王全璋被羁押900多天至今见不到律师,而在王宇被捕后曾担任其辩护律师的沈阳律师李昱函于2017年11月被控涉嫌寻衅滋事罪遭逮捕,为此河北律师卢廷阁、天津律师马卫、山东律师祝圣武和北京律师黄汉中、王宇于1月4日上午,到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和北京市律协,要求律协承担起维护王全璋、李昱函律师权益之职责,要求全国律协组成调查组到天津和沈阳进行调查,并给予维权。 律协应承担起维护王全璋、李昱函律师权益之职责 王宇律师 1月4日上午,河北卢廷阁律师、天津马卫律师、山东祝圣武律师和北京黄汉中律师、王宇律师来到位于北京市东城区青蓝大厦的中华全国律师协会,要求律协承担起维护王全璋律师、...
维权律师是我们时代的英雄。就因为他们选择了做维权律师。有些人在法庭上英勇不屈豪情万丈,他们自然是英雄,是大英雄;有些人做妥协认错,有些人甚至违心地认罪,只要没有出卖别人,他们就仍不失为英雄。因为他们毕竟参加了维权事业,他们的正义感和道义勇气就已经远远超出众人。
在辞旧迎新之际,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发表新年献辞,称尽管2017年“雾锁神州,霾罩中华”,公权肆意违法、冤案接连不断,人权律师继续遭受迫害,但他们在2018年仍将一如既往地追求自由、民主、法治,继续为那些冤屈者、良心犯辩护,以捍卫人权,促进公正。2018年是中国政府签署《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20周年,他们呼吁当局履行承诺,尽快批准该公约,让每个中国人都能堂堂正正地做一回公民。 惟有坚持才对得起这个时代 ——中国人权律师团2018年新年献辞 雾锁神州,霾罩中华。当我们用这两句话开始2018年新年献辞的时候,朋友们可想而知我们的内心是一种何等的酸楚和悲凉。但是苦难愈深重,人权律师们愈加坚定...
这个寒冷的冬夜,我们却分明感到了些许暖意,因为我们大家在一起就有温暖。如果说这个世界有一种力量可以抵御黑暗与严寒,能够战胜恐惧与绝望,那无疑就是爱,对爱的执守与信仰可以超越这一切!这一年,越来越多的人在觉醒,越来越多的生命个体在更新!我们分明感受到一个旧时代的终结,一个新时代正在降临!

页面

订阅 律师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