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律师

这个寒冷的冬夜,我们却分明感到了些许暖意,因为我们大家在一起就有温暖。如果说这个世界有一种力量可以抵御黑暗与严寒,能够战胜恐惧与绝望,那无疑就是爱,对爱的执守与信仰可以超越这一切!这一年,越来越多的人在觉醒,越来越多的生命个体在更新!我们分明感受到一个旧时代的终结,一个新时代正在降临!
我深知,这国的司法,已腐烂如斯,败坏到了常人无法想象的地步,用鲁迅先生的话说,就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了。但还是让我深感震惊和愤怒,震惊于沈阳当局的肆无忌惮,愤怒于沈阳警方的有恃无恐。
像李苏滨、江天勇、李方平、高智晟、滕彪、李和平、李春富、王全璋等这样的人权律师,每位都是非常聪明的人,若不是太坚持正义与理想,生活都会十分富足。可是责任心让他们本能的选择了走正道,因此人生历尽沧桑、经磨历劫。
两年多来,李文足女士为营救丈夫遭遇了警察的各种威胁、骚扰、跟踪和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在巨大的压力下她展现出了非凡的勇气,仅控告一项就超过三百次。她持续不断地为丈夫、为709涉案人士、为更多的良心犯呼吁和行动,无数的人深受感动。
李柏光律师于2017年12月4日上午会见了被关押在沈阳市第一看守所的李昱函律师。李昱函告知李律师,她在看守所每天遭受折磨:别人一餐给两个馒头,她只给一个;重病发作不给药吃,要求叫医生,管教不理,还大骂叫她快点死;女牢头和女犯人折磨她,不给她温水,让她用冰冷的凉水洗澡,用各种人身攻击语言辱骂她,还把她买的蔬菜放在厕所地板上,故意在上面撒尿。 李昱函律师现年60岁,是709案被捕律师王宇的辩护人。2017年10月9日她被沈阳市公安局和平分局以谈事为名诱捕,后被刑事拘留,11月15日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逮捕。李昱函律师患有心律失常的阵发性快速房颤、冠心病、头外伤脑震荡(因维权被打造成的)...
曾任“709”案当事人辩护律师的沈阳律师李昱函,在失联1个多月后,于11月10日上午会见了律师。她告诉蔺其磊律师,沈阳市公安局和平分局约她10月9日(当日是她60岁生日)到分局谈事,分局警察打车把她接到分局接待大厅对面的公交站后,过来四五个人强行粗暴地夺走她的背包,并将她双手背铐带进一辆面包车车里,现在手臂还有淤青痕迹。带到北市派出所后,她被警察在三个房间里来回拖拽近20分钟,去洗手间也不给打开背铐,并且被几个男的看着。她患有房颤心律失常、冠心病、甲亢、弥漫性胃炎等病。当日下午,蔺其磊律师到沈阳市和平区检察院,向检察官陈述了四点“依法不应该批准逮捕李昱函律师”的法律意见,...
已经三个月没有会见黄琦了。本来打算待阅完案卷材料之后去会见黄琦的,结果一等二等三等始终等不到能够阅卷的一天。我相信绵阳市检察院是找的借口不让我阅卷,因为与四川省检察院一起审定案件,由于四川省检察院不是办案单位,而是上级单位,下级对上级,只需要就疑难复杂的问题进行请示,凭常识那不需要多少时间的。而从2017年9月下旬与绵阳市检察院案件管理部门约定阅卷时间起,到现在已经一个多月了,省检察院还没有把案卷材料退回绵阳,这不可能。但是我没有办法戳穿检察院案件管理部门接待人员的谎言,迫使检察院把案卷材料提供给我查阅复制。而且,即使我戳穿了案件管理部门接待人员的谎言,决定给不给我阅卷,...
付振川注:这是李发旺讲述他与邵重国协助高智晟律师出逃,以及之后三人如何被抓的全过程。经李发旺书面授权和同意,以下是根据他虚弱的语音整理出的文字,现予发表。李发旺的微信号码:zftw2588,网名:不要脸的政府贪腐的党。请大家添加这位重情重义、关键时刻不出卖朋友的网友。 协助高智晟律师出逃 ——对李发旺先生的一次特殊采访 李发旺10月26日被取保候审,30日夜间突然给我发来信息,讲述他与邵重国协助高智晟出逃,以及之后三人如何被抓的全过程。当时我感到很吃惊!因为,虽说在此之前我根据种种迹象和蛛丝马迹判断高律的此次失踪并非公安抓捕、而是先有人协助他出逃、之后才被捕获的,...
当下中国,作为人权律师,刘士辉面对殊荣与质疑,我们需要勇气和担当。我们不得不以自己的绵薄之力,阻止我们这早已苦难深重的国家在蔺其磊专制与极权的泥淖中滑落更深!我们希望,祖国繁荣昌盛,人民安居乐业;我们更希望,未来自由人权之唐吉田花,开遍中华大地!
昨天我老家炸了锅:六姐夫工作调动取消了,姐姐旅游取消了,以后去哪儿都要打报告;四姐夫工作也停了,给他俩的任务就是把岳父岳母接回巴东,接不回绑回,要不然工作别想干了;三姐,五姐被约谈,六姐出差在外已经接到公司通知,回家谈话有任务;连我的外甥都被恩施州政法委书记约谈了。我就不明白了,王全璋被抓了,我是妻子,为什么迫害妻子的家人?只有一个目的:让我屈服,放弃对丈夫的营救。

页面

订阅 律师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