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社会必须支持天安门母亲,敦促中国当局承担六四镇压责任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国际社会必须支持天安门母亲,敦促中国当局承担六四镇压责任

2018年06月01日

“六四”惨案虽然已成为历史,带来的灾难并没有终结,伤口也难以愈合。

——天安门母亲致习近平的公开信,2018年6月1日

 

1989年,中国政府对全国的民主运动实施了血腥镇压,在北京杀害了成百上千的手无寸铁的平民,其他城市的抗议活动也遭到严厉打击。中国政府不仅一直卑鄙地否认屠杀的事实,而且声称把抗议活动说成民主运动是“歪曲事实真相”,将其定性为“政治动乱”,并坚称在当时采取及时果断的措施是必要的和正确的。

长期以来,中国政府一直在国内采取各种强迫遗忘措施,以抹去人们对“六四”的记忆:当局从来没有对镇压要求民主改革的示威者(包括学生、教师、工人和普通市民)的行为承担责任;尽管受害的幸存者和难属一再呼吁,但当局从未公布那些遇难、受伤和被监禁者的名单;不仅如此,当局还一直迫害那些敢于在“六四”纪念日公开举行纪念活动的人士。

尽管如此,中国当局从未成功地从中国人民的头脑中抹去这段历史。在“六四”镇压29周年之际,来自中国内外的新的声音正在勇敢地加入进来,要求中国政府对这场引发全世界厌恶和谴责的镇压行动的必要性做出解释。他们包括艺术家华涌,他在中国境内进行了28分钟的视频直播,并用禁忌词作为标题:“六四将近”;一位网友发帖说,2016年被拘留的4位四川朋友因为制作“铭记八酒六四”的酒瓶包装被当局指控煽动颠覆国家系狱近两年,至今不审不判;不久前离开中国的1989年学运领袖王德邦的女儿,本月中旬公开向媒体讲述了她整个家庭由于其父而遭到当局迫害的艰难处境。

在中国民众的抗争中,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由“六四”受害幸存者和遇难者家属组成的“天安门母亲”群体,尽管他们不断受到骚扰、恐吓和迫害,但从未停止过要求当局公布真相,追究责任。

中国人权执行主任谭竞嫦表示:“近三十年来,天安门母亲群体一直是中国人民的良知,也是抗拒当局强制性失忆措施的最有代表性的象征。”

多年来,天安门母亲群体通过采访受害者和难属所做的文字记录和视频,汇集和保存了中国军队蓄意杀害和平示威者和见证者的证据。 他们每年都会向当局发出公开信,重申其三项基本诉求:

  • 真相
  • 赔偿
  • 问责

然而,中国政府从未对天安门母亲群体的要求作出过正当的回应,甚至不同意与他们会面;相反,一直在试图用各种手段来分裂这个群体。

多年来,中国人权一直支持天安门母亲群体的正义抗争,发表和翻译他们的声明、公开信和各种相关材料,使他们能够进入英语世界,扩大国际社会对他们诉求的认识,支持声援他们的合法要求。

十年前,由独立专家组成的联合国禁止酷刑委员会在审议中国政府执行《禁止酷刑公约》的情况时,针对中国当局一直没有对1989年的暴力镇压承担责任,得出结论认为:政府“应对1989年6月在北京对民主运动的镇压进行全面和公正的调查,提供关于那段时期仍被拘留的人的资料,告知其家人他们的调查结果,进行道歉和酌情赔偿,并起诉那些对过度使用武力、酷刑和其他虐待行为负有责任的人”。中国政府对此的回应是:“已经结案”。

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国这种持续存在的有罪不罚现象和拒绝其国际义务的后果已变得非常明显。 当局不断扩大的社会控制和镇压策略—— 包括违反宗教和个人自由的国际标准,对西藏和新疆民众的持续镇压——突显了以往有罪不罚的恶果和国际社会无效的应对,只是在鼓励中国当局不断扩大镇压的群体。特别是在过去一年中,中国当局以打击恐怖主义和分裂主义为名,在新疆部署了大规模的监管, 并拘留了数以万计的平民。仅在一个地区,就约有11% 的成年少数民族人口被拘留

明年将是1989年民主运动三十周年。在此之际, 中国人权促请国际社会坚持原则性立场,反对中国政府对真相、历史和人权的强暴,包括再次呼吁当局必须对“六四”镇压行为负责。

谭竞嫦强调说: “这是表达对中国民众所从事的正义事业支持的关键时刻——并坚信真理将会获胜。 正如鲁迅所说,‘墨写的谎言掩盖不了血写的事实’。”

我们敦促世界有良知的公民向天安门母亲发出声援信息——这个群体在不断缩小,其中许多成员没有能够在他们有生之年看到正义得到伸张,请到我们的网站上给他们留言(见网页右栏),或在社交媒体上使用标签 #支持天安门母亲。

相关资料

2008年联合国禁止酷刑委员会审议中国执行公约的情况

  • 中国提交的第四次定期报告(2006年):英文中文
  • 中国人权在联合国审议中国提交的第四、第五次合并定期报告前向禁止酷刑委员会提交的评估和建议报告(2008年):英文中文
  • 禁止酷刑委员会的结论性意见(2008年):英文

中国人权的六四有关资料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