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德国之声专访:黄琦85岁母亲希望有生之时见儿子一面(图)

New!
2018年11月07日

系狱的人权人士黄琦85岁的母亲蒲文清本人曾是一位医务工作者。她以高龄抱病为儿子奔走,担心自己见不到身患绝症的黄琦一面。


黄琦,2015年,成都

德国之声:能不能请您介绍一下黄琦现在身体状况如何?

蒲文清:我是黄琦母亲蒲文清。黄琦目前在看守所,本身就是患了绝症,血压增高,到221mmhg,正常值是130mmhg,低压是147mmhg,正常值是90mmhg。目前黄琦血压这样高,不进行治疗,很可能导致黄琦猝死、昏迷、中风。当局瞒报黄琦的血压,说黄琦的血压是正常的,不给黄琦以治疗。黄琦也有尿毒症。

德国之声:请问您上次见到黄琦是什么时候?

中国被关押当事人的家属不能接见,这是第一。第二,规定5月24号庭前会议,庭前会议黄琦必定要出看守所到法院参加。我就在看守所门口等着黄琦。因为他从监室出来,出大门,到法院的车上,要走大概两三公尺的距离。我就在他出大门的瞬间看见了他一眼,上午9点钟的时候。下午我就还是在看守所门口等,太阳特别大,露天,38度,我就在外面等,一直等到下午6点半,法院庭前会议结束以后,又送黄琦回看守所,在看守所门口下法院的车的时候,在这一瞬间我也见到黄琦一眼。就是这一天上午、下午,总共见到黄琦的时间不到5分钟,看他走进去,看他走出来。都是有警察把他挡住的,不容易看见的,我偷看了几眼。

德国之声:所以黄琦他没有看见您?

看见了。因为我年龄大嘛,我就冲在法院车子的前面,大概有三公尺的距离。我就不走。因为我年龄大嘛,他们就注重去牵黄琦他们去了。他去牵黄琦的时候,等他一转身,黄琦他们就看见我了。

就是这样瞬间见到了我的儿子。

德国之声:您85岁高龄为何要这样为儿子奔走呼吁?

第一,我儿子所做的是为无权、无钱、无能力的弱势群体建立了个平台,为他们发声,他做的是正义的。第二,我儿子为弱势群体做事,受到当局打压,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只有剩下他一个,妻子离了,儿子跟母亲去了。第三,我是他的母亲,我是医务工作者,我不忍心眼睁睁地看他受病魔的折磨而死在狱中。所以,我就向地方政府、绵阳的公检法、四川省的公检法以至中央的,我经常给他们写信告诉他们下面不按政策办事,所写的信是泥牛入海,没有任何结果。

我希望他在我有生之时,我能够见到我儿子一面,我死也瞑目。路程再遥远,环境再艰苦,我都愿意忍受,我都愿意这样做。

德国之声:您自己身体好吗?

我身体不好。我昨天跟今天都在卧床,我是高血压,到北京来以后突然现在是低血压了。睡不好,吃不好,因为我心情非常沉重,怕他生命结束我见不到他。我有脑动脉瘤、食道静脉瘤、胰腺肿瘤、糖尿病、高血压、冠心病,而且我的脊柱是断裂的,我的腰是断的,这种情况下我行动走路都非常困难,但再困难,我也要为正义而奔走,为救死扶伤而奔走,这是我应该做的事。

我还想说一下,黄琦患有肾脏疾病,急进性肾小球肾炎,肾功能衰竭已经达到四期,有高尿酸血症。另外有头部疾病,有脑水肿,有三脑室、四脑室扩大。心脏疾病有冠心病,心肌炎。也有肺气肿。

我想呼吁各界敦促中国当局从人道出发释放无罪的、患绝症的黄琦出来治病。

 

——转自DW在线报道(2018-11-07)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47期,2018年10月26日—11月8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