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劉萍家屬聲明

2014年06月19日

2014年6月19日,三位呼籲官員財產公示的維權人士被江西省新余市渝水區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到六年六個月不等的有期徒刑。劉萍魏忠平以尋釁滋事罪、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和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分別被判處有期徒刑六年六個月。李思華被以尋釁滋事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


劉萍家屬聲明

其實這次的審判結果,到目前為止,我都沒有為此留下一滴眼淚,甚至可以說更多表現出來的是冷笑吧,僅僅要求官員公示財產,要求參選人大代表,扒了他們偽善的新衣便遭到如此嚴厲的報復,真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這一年多以來,我經常的反思自己,為什麼以前的我要拼命阻止我的母親,我要去漠視現當代社會中的暴戾與邪惡?我正在深刻懺悔,因為現在我母親他們所遭受的代價,就是我們一群冷漠者!懦弱者所造成的,我們只在乎自己的“家”只在乎自己的利益,什麼民主什麼憲政,什麼自由社會!對我們 來說都是笑話。我們可以事不關己,我們可以麻木不仁。然而,這就是結果,我們的懦弱讓勇敢者付出了慘痛的代價。  
 
判決下來後,劉萍,魏忠平六年零6個月,李思華三年,這六年多里,三人的父母都垂垂老矣,魏忠平和李思華的兒女們卻又在人生最關鍵的高考和中考。故這次的判決,不是三個人的悲劇,是三個家庭的悲劇,中國法制的悲哀。期間,他們的父母可能會老去死去,他們的孩子沒有父母的鼓勵可能會走向人生低谷,當然這是當權者都意料到的,但是,他們還是這麼做了,他們當了儈子手,他們沾沾自喜洋洋得意。  
 
沒有判決下來之前,所有人大多以為對其三人的判決是兩三年,甚至覺得,已經關了一年多了,他們沒做什麼,大概開完庭差不多就放了吧,連律師都認為,一個罪肯定有,兩個罪就是邪惡了,我內心也是這麼希望的,然而,當禁止劉萍女兒參與旁聽,吊銷劉萍母親旁聽證資格,當緊急宣判,當故意算好律師無法到來時間,當讓學校以畢業證為由牽制我。種種的種種,都讓我們都嗅到了一股危險的意味,開庭的前一晚我輾轉難眠,我和記者說可能會重判,沒想到一語成讖。  
 
目前到現在,結局已定,也讓我明白了我自己以後要走的道路必定泥濘無比,劉萍案的判決其實也是當局的殺雞儆猴,他們告訴大家“別這麼做了,我害怕,我必須先給你們點顏色瞧瞧!別給我談民主憲政!” 看,多麼愚蠢多麼可笑啊。  
 
曾經我和我的一位朋友交談,我們在討論,為什麼當局明知道嚴控是死,他們很明白越鎮壓越抵觸,為什麼還去這麼做,納粹的教訓不夠他們吸取的嗎?  
 
討論的結果是:眼前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