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Citizen's Square

四川省蓬安縣失地農民陸大春向“黨和政府各位領導人”發出公開建議書,要求責成蓬安縣縣委縣政府,按照四川省政府關於征地的有關規定,辦理被征地農民的農轉非等手續,補發被征地農民所應有的社保金,解決他們最基本的生存難問題,以結束其無止境的艱難上訪;要求為蓬安縣征地拆遷執行情況成立專案組,查證蓬安歷任縣委書記在征地拆遷中所涉及插手土地和工程以及坑害被征地拆遷農民等重大違法犯罪行為。建議書控訴,蓬安縣河舒鎮尖峰社區三個社的400畝良田耕地被強征,而當地政府未按照補償安置協議補償安置被征地農民,導致422名失地農民如今面臨“種地無田、上班無崗、社保無份、創業無錢、最基本生存難、長期上訪、阻攔工程、...
湖南桃江縣第四中學今年8月發現肺結核疫情,近日政府通報有“90例確診,10例疑似”。受部分患病學生的家長邀請,八名廣東律師自發組成“桃江四中肺結核事件律師服務團隊”,依法代理維權。律師團在公告中說,該次疫情在國家衛計委高調介入後,似未得到有效控制,確診病例還在增加;部分患病學生的醫治處境並未得到明顯改善,其中不乏因家境貧困無法住院治療者;事件發生四個月之後,仍未見有關部門進行分級定性,究果查因並問責。律師團將根據查明的事實,依照現行的法律,及時向相關層級政府直至國務院提出代理意見和處理建議;將為患病學生提起行政訴訟、申請國家賠償和提出刑事控告;亦會適時向國際紅十字會和世界衛生組織等國際機構,...
2017年12月7日下午,隋牧青律師到廣州越秀區看守所會見了被以“侮辱罪”逮捕的知名網友張廣紅(網名“拈花時評”)。張廣紅告訴律師,越秀警方指其曾在whatsapp群轉發一帖,有侮辱習近平主席的內容,他不記得轉發過該帖,且該帖似乎只有“窮兵黷武”這樣的批評性言論,並無侮辱性言詞。律師認為WhatsApp群系私密封閉空間,警方通過軟體後門獲取所謂罪證有違法取證、陷人入罪之嫌;即使警方指控的所謂犯罪事實證據確鑿,也不過是公民正常行使言論自由權,與違法犯罪無涉。 張廣紅會見通報 隋牧青律師 張廣紅,網名“拈花時評”,知名網友,多年來發帖批評時政,屢次因言獲罪,曾兩遭行政拘留,時常被騷擾、喝茶。...
李柏光律師於2017年12月4日上午會見了被關押在瀋陽市第一看守所的李昱函律師。李昱函告知李律師,她在看守所每天遭受折磨:別人一餐給兩個饅頭,她只給一個;重病發作不給藥吃,要求叫醫生,管教不理,還大罵叫她快點死;女牢頭和女犯人折磨她,不給她溫水,讓她用冰冷的涼水洗澡,用各種人身攻擊語言辱罵她,還把她買的蔬菜放在廁所地板上,故意在上面撒尿。 李昱函律師現年60歲,是709案被捕律師王宇的辯護人。2017年10月9日她被瀋陽市公安局和平分局以談事為名誘捕,後被刑事拘留,11月15日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逮捕。李昱函律師患有心律失常的陣發性快速房顫、冠心病、頭外傷腦震盪(因維權被打造成的)...
2017年12月1日,上海市嘉定區江橋鎮江橋村民顧建國,浦美英夫妻打算到桐鄉旅遊,卻在上海南站長途汽車站被員警查身份證驗出訪民身份後,交市府截訪辦押送到上海訪民集中地府村路。之後,在被其鎮政府派來的2名村幹部和5名黑“保安”帶走時,夫妻二人因要求他們出示身份證並拒絕上車而遭到毆打。兩人被強行帶至派出所,警方警告他們不得“非訪”,但拒絕受理他們的報案,拒絕開具驗傷單。此次情況,蓋因烏鎮召開的世界互聯網大會而起。 因召開十九大,9月19日,浦東新區祝橋鎮的謝金華在去醫院途中,被祝橋鎮政府派出的外地閒雜人員(黑保安)帶到酒店非訪關押,至10月26日才被釋放;其間,上廁所、洗澡都有人跟進監視,...
廣州網絡作家、詞曲作者徐琳,今年9月26日在湖南老家照顧父母時,被廣州市公安局南沙分局的警察以尋釁滋事罪名抓走關進南沙區看守所。2017年11月13日上午,藺其磊律師在看守所會見了徐琳。徐琳告訴律師,從10月5日到10月20日警方每天都是三班倒提訊;他一直是零口供;警方所涉及的話題大致是他創作的歌曲、發表的文章以及微博、推特、臉書上的言論等等。徐琳談到他剛拘留時不見律師的來由:一是他早就聲明過,若被抓,他不見律師,以免浪費公共資源,也避免給律師帶來風險;二是他不承認辦案機關的合法性,他的行為全部是言論,言論無罪辯護無用;三是他認為自己無罪,這完全是政治迫害。 徐琳案通報 藺其磊律師...
曾任“709”案當事人辯護律師的瀋陽律師李昱函,在失聯1個多月後,於11月10日上午會見了律師。她告訴藺其磊律師,瀋陽市公安局和平分局約她10月9日(當日是她60歲生日)到分局談事,分局警察打車把她接到分局接待大廳對面的公交站後,過來四五個人強行粗暴地奪走她的背包,並將她雙手背銬帶進一輛麵包車車裡,現在手臂還有淤青痕跡。帶到北市派出所後,她被警察在三個房間裡來回拖拽近20分鐘,去洗手間也不給打開背銬,並且被幾個男的看著。她患有房顫心律失常、冠心病、甲亢、瀰漫性胃炎等病。當日下午,藺其磊律師到瀋陽市和平區檢察院,向檢察官陳述了四點“依法不應該批准逮捕李昱函律師”的法律意見,...
我已經三個月沒有會見黃琦了。本來打算待閱完案卷材料之後去會見黃琦的,結果一等二等三等始終等不到能夠閱卷的一天。我相信綿陽市檢察院是找的藉口不讓我閱卷,因為與四川省檢察院一起審定案件,由於四川省檢察院不是辦案單位,而是上級單位,下級對上級,只需要就疑難復雜的問題進行請示,憑常識那不需要多少時間的。而從2017年9月下旬與綿陽市檢察院案件管理部門約定閱卷時間起,到現在已經一個多月了,省檢察院還沒有把案卷材料退回綿陽,這不可能。但是我沒有辦法戳穿檢察院案件管理部門接待人員的謊言,迫使檢察院把案卷材料提供給我查閱複製。而且,即使我戳穿了案件管理部門接待人員的謊言,決定給不給我閱卷,...
2017年11月6日上午,隋牧青律师在黄琦的母亲及三位“六四天网”义工陪同下前往绵阳市看守所会见黄琦。他们到达时,黄琦正被提审,投诉其遭殴打一事。在等待会见时,隋律师约见了当值的副所长,要求对黄琦遭殴打之事尽速做出处理。隋律师在会见黄琦时,查看了他的伤情,其腿部淤青尚未完全消散。此前黄琦因误信错误信息而解聘了隋律师,在隋律师转述黄妈妈及亲友坚决要求他留任辩护律师的嘱托后,黄琦即刻书面委托他继续为其辩护。当日下午,在他们一行驱车赶赴成都美领馆通报黄琦境况的途中,在检查站约有七八个警察,四个全副武装的巡警端着冲锋枪,对他们进行了细致检查并非法限制他们人身自由1个小时。...
付振川注:這是李發旺講述他與邵重國協助高智晟律師出逃,以及之後三人如何被抓的全過程。經李發旺書面授權和同意,以下是根據他虛弱的語音整理出的文字,現予發表。李發旺的微信號碼:zftw2588,網名:不要臉的政府貪腐的黨。請大家添加這位重情重義、關鍵時刻不出賣朋友的網友。 協助高智晟律師出逃 ——對李發旺先生的一次特殊採訪 李發旺10月26日被取保候審,30日夜間突然給我發來資訊,講述他與邵重國協助高智晟出逃,以及之後三人如何被抓的全過程。當時我感到很吃驚!因為,雖說在此之前我根據種種跡象和蛛絲馬跡判斷高律的此次失蹤並非公安抓捕、而是先有人協助他出逃、之後才被捕獲的,...

頁面

訂閱 Citizen's Square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