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Citizen's Square

2017年7月2日,居住在廣州的江西維權人士劉少明被廣州中級法院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有期徒刑4年6個月,剝奪政治權利3年。 劉少明是1989年民主運動的積極參加者,近年來除參與公民圍觀外,還關注珠三角勞工事務,幫助工人維權。 2015年5月29日晚,劉少明從廣州的家中被不明身份的人帶走,兩週後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拘,7月14日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 2016年4月15日其案在廣州市中級法院開庭審理,未作宣判。 劉少明的刑事判決書(影印件,共 9 頁)
出獄近4年的寧夏詩人師濤,作為上海市作家協會第三期青年創作班成員,受邀準備參加一個在寧波舉行的詩歌聯誼會,但三方國保聯動,使他無法成行。師濤曾為記者,2004年因通過雅虎信箱發給海外一封政府關於媒體在六四15週年期間如何處理有關報導的文件而被捕,後被判刑10年,2013年8月23日獲釋。 師濤聲明 本人作為上海市作家協會第三期青年創作班成員,受到請參加7日在寧波象山亂洋礁舉辦的詩歌聯誼會。我已經按照國保的要求提前打了招呼,並且買好了機票,準備明天去警務室當面提交“請假條”。 沒想到,寧夏國保、上海國保、寧波國保幾方聯動,嚴重要求主辦方不得讓我參加,否則如何如何。無奈,下午退了票。...
出獄近4年的寧夏詩人師濤,作為上海市作家協會第三期青年創作班成員,受邀準備參加一個在寧波舉行的詩歌聯誼會,但三方國保聯動,使他無法成行。師濤曾為記者,2004年因通過雅虎信箱發給海外一封政府關於媒體在六四15週年期間如何處理有關報導的文件而被捕,後被判刑10年,2013年8月23日獲釋。 師濤聲明 本人作為上海市作家協會第三期青年創作班成員,受到請參加7日在寧波象山亂洋礁舉辦的詩歌聯誼會。我已經按照國保的要求提前打了招呼,並且買好了機票,準備明天去警務室當面提交“請假條”。 沒想到,寧夏國保、上海國保、寧波國保幾方聯動,嚴重要求主辦方不得讓我參加,否則如何如何。無奈,下午退了票。...
2016年1月29日,倡導“非暴力不合作”理念的 唐荊陵 律師,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五年徒刑。2014年5月,他因組織學習和研討“公民不合作運動”,準備紀念“六四”25週年等活動,被當局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與他一起參加活動的袁朝陽、王清營也被以相同罪名分別判處三年六個月和兩年六個月徒刑。 唐荊陵表示他不會提出上訴。在這個聲明中,他詳細說明了為什麼不上訴,因為在中國的法院系統裡找不到公正:“在法院堂皇的大樓裡,我們可以看到莊嚴華麗的陳設和裝飾,看到衣冠儼然的政府僱員,唯獨看不到法律,更看不到正義。”他重申將致力於推進公民不合作運動,而這正是他被定罪的原因:...
旅美華僑張波先生在致 中國人權 的信中講述了其胞弟張建夫婦因討要長期被拖欠的工程欠款而遭綁架勒索和傷害的遭遇,以及有些公安人員故意拖延立案,為犯罪人員提供時間空間銷毀證據、串供、運作、頂罪,個別檢察人員利用職權避重就輕、欺下瞞上、為犯罪人開脫減輕罪名的行為,呼籲當局依法辦理此案,讓行兇者伏法,為受害者伸冤。據控告書,2017年1月25日,張建、王迪華夫婦因討要長期被拖欠的工程欠款,遭到身為當地政協委員的王英星與張振明唆使、糾集的暴徒的侮辱和毆打。20多名歹徒對他倆拳打腳踢,把兩人的頭摁在地上用腳踹、跺,兩人被打昏死過去後再被用冷水潑醒;如此反復無數次。歹徒扒掉王迪華的衣服,威脅要強姦她,...
山東大學管理學院退休教授孫文廣先生於5月24日參加了紀念“六四”的聚會,6月1日被公安人員綁架到賓館軟禁,手機被拿走;5天后,孫文廣先生被送回家,手機雖然被歸還,但其上文字、照片、視頻全部被刪,操作系統也被換。這次執行任務的公安既沒有穿警服,也沒有出示任何法律文書。 2017紀念六四被關五天紀實 孫文廣 5月24日我們舉行了紀念六四聚會,不久公安要我出去“旅遊”,我想拖幾天,引起上層不滿。 6月1日我家網線斷了,很多公安人員隨著維修工人一起衝進來,不由分說,將我綁架到樓下,塞進警車,拉到燕子山莊賓館,並將手機拿走。他們在這個賓館中包了四個房間,讓我和國保倆人住一間,室內電話被拿走,...
南京居民史庭福於“六四”紀念日當天上午身穿“勿忘六四、六四長心痛”的短袖衫,在南京大屠殺紀念館前呼籲民眾勿忘“六四”,下午被南京賽虹橋派出所警察從家中帶走,其後家遭搜查,手機、電腦等物品被帶走。次日凌晨,史庭福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現羈押在南京雨花台區看守所。 史庭福街頭紀念“六四”被刑事拘留(附傳喚證、搜查證、拘留通知書影印件) 中國人權 中國人權 獲悉:6月4日中午11時,南京居民史庭福身穿“勿忘六四、六四長心痛”的短袖衫,在南京大屠殺紀念館前演講,呼籲民眾勿忘“六四”。下午3時南京賽虹橋派出所警察將史庭福從家中帶走,下午6時警方押著史庭福回家中進行搜查,將手機、電腦等物品帶走...
勞工維權人士劉少明被羈押已經兩年、庭審已經1年多,但法院至今未作判決。劉少明本來身體很好,但從去年10月開始腹部隱隱作痛,今年疼痛加劇,令人擔憂。 劉少明是1989年民主運動的積極參加者,近年來除參與公民圍觀外,還關注珠三角勞工事務,幫助工人維權。2015年5月29日晚,劉少明從廣州的家中被不明身份的人帶走,兩週後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拘,7月14日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2016年4月15日其案在廣州市中級法院開庭審理,未作宣判。 老民工劉少明因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羈押兩年,一審仍未判決 吳魁明律師 兩年前的2015.5.29夜晚,劉少明被抄家帶走。2016.4...
江天勇的妻子驚聞江天勇解聘兩位辯護律師的聲明,不相信這是江天勇的真實意思。她推定,江天勇在被指定監視居住六個月屆滿之時簽署解聘辯護律師的聲明,是酷刑之下的產物,並特此聲明:家屬有權聘請律師,非見到其本人確認,解聘聲明無效;兩位律師受家屬委託,繼續工作直至江天勇被釋放。 江天勇是在去年11月中旬探望“709”案件被捕律師謝陽的妻子陳桂秋及陪同她與謝陽的辯護律師到長沙看守所了解謝陽的會見事宜後,於11月21日晚在上火車準備回京時失聯的;12月17日中國媒體報導稱,江天勇因涉嫌“非法持有國家機密文件”、冒用他人身份證以及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遭到警方逮捕。 關於江天勇被脅迫辭去辯護律師的嚴正聲明...
河南省鶴壁市濬縣看守所在押人員趙現中於2017年4月18日心髒病發不治身亡,其後家屬獲知,在趙現中22個月的關押期間,他因心髒病發曾三次被送往醫院急救,醫院建議住院治療及完善相關檢查,但看守所隨行人員強行將他帶回,趙現中未能做任何心髒病的基本檢查和治療。家屬請求公安部門就看守所人員的失職瀆職行為進行調查,但濬縣公安局給出了趙現中屬於正常死亡範圍的書面報告,僅以口頭形式告知家屬濬縣看守所不負有任何形式的責任。家屬向濬縣檢察院提出了复議,檢察院2017年5月9日表示,根據“相關規定”將於60日之內出具對於“趙現中是否屬於正常死亡”的複議報告,而非家屬最初提出的“看守所是否存在失職瀆職行為”...

頁面

訂閱 Citizen's Squ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