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法治

公益人士程淵的妻子施明磊被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實施監視居住已50天,當局至今沒有給出任何其所犯“罪行”的罪證,但卻凍結其銀行帳戶,扣押其各種證件、手機、電腦等物品,致其無法正常生活、無法還房貸、無法為孩子交學費。8月3日施明磊寄出三封控告信,分別寄往長沙市檢察院、湖南省檢察院、湖南省國安廳,但37天過去至今未收到書面答覆。9月10日,施明磊致電長沙市檢察院偵查一處鄧檢察官,鄧檢察官稱施明磊的信8月22日才轉到他那裡,從收到信到回復是三個月期限,他會在期限內回復。施明磊對檢察官說,長沙國安承諾會儘快解除對她的強制措施,解凍銀行卡,歸還物品,但一拖再拖,明顯是在濫用偵查權;檢察官說,...
2019年9月2日 程淵的姐姐程曉娟 在推特上貼出程淵哥哥程浩寫的 《第二次傳喚記》 ,講述他因程淵一案再次被南京中華門派出所傳喚的經過。8月29日晚員警拿著空白傳喚證傳喚程浩,經程浩質問後,員警在“被傳喚人”欄填上程浩的名字,但傳喚事由仍然空缺。如同 第一次傳喚 ,警方訊問內容依然集中在程浩在推特上發帖為程淵呼籲一事。程浩一再要求警方告知傳喚事由和依據,但警方拒絕告知。程浩在派出所拒絕進食一天,雙方僵持超過20小時,最後程浩被員警抬出訊問室。9月2日程浩到派出所索要傳喚證,被員警拒絕。 程淵 是長沙富能公益機構的創始人之一, 2019年7月22日...
程淵、施明磊夫婦 被長沙市國家安全局抓捕的公益人士程淵的妻子施明磊,向長沙市檢察院、湖南省檢察院、湖南省國家安全廳提出控告,要求檢察機關:依法監督長沙市國家安全局終止對控告人的刑事偵查並撤銷刑事立案;依法監督長沙市國家安全局撤銷對控告人的刑事強制措施;立即歸還控告人被扣押的證件、駕照、銀行卡、手機、電腦等物品;依法追究長沙市國家安全局工作人員採用粗暴對待、威脅的方式訊問、連續長時間審訊控告人的法律責任。 2019年7月22日上午,家住深圳的程淵被長沙市國家安全局以顛覆國家政權的罪名抓捕,施明磊被戴黑頭套、手銬,被強制帶到街道辦事處一直審訊到次日凌晨3時左右。其間,國安威脅施明磊,如果不配合,...
中國人權 致信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米歇爾∙巴切萊特,敦促她公開、強烈、明確地表態支持香港民眾的呼聲:要求完全撤回引渡法修訂案。該修訂案引發了最近幾週在香港歷史上最大規模的抗議活動。(信件全文附後) “來自社會各階層的香港普通公民,對一個威脅世界各國政府的強權大聲發出反對聲音,表現了他們的勇氣,也鼓舞著我們所有人”, 中國人權 執行主任譚競嫦在信中寫道。 香港政府於今年2月提出引渡條例修訂案,如獲通過,將會導致居住在香港或經過香港的人士被引渡到中國大陸,而中國大陸的司法體系缺乏獨立性,犯罪嫌疑人得不到正當程序的保護。 香港這次去中心化的大規模抗議活動,得到包括商業、法律、...
人權律師江天勇的妻子金變玲發推說,近幾日,河南省信陽市羅山縣公安局國保對江天勇一家的監控騷擾突然升級了。4月3日上午,江天勇和母親趕集回村路上,受到國保騷擾,一名國保當眾威脅說:“你晚上出來時我們一棍子打死你!”之前一天(4月2日),江天勇的父親去掃墓時,國保的車突然沖到其電動三輪車前面,致使73歲的江父連車帶人摔倒在路邊的田坎子裡。 江天勇律師因代理過許多人權案件而遭當局打壓,並於2016年11月被逮捕,2017年11月21日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2年,2019年2月28日出獄;在監獄門口即被國保帶走失蹤,江天勇絕食抗爭,3月2日下午被送到父母家中,但遭嚴密監控、限制人身自由。...
四川異議人士符海陸被控“尋釁滋事罪”案開庭前一天,其妻劉天豔發表文章說,符海陸被捕已1037天,這一千多天的日日夜夜,妻子見不到丈夫,孩子見不到父親,母親見不到兒子。20多公里的距離,他們總是抱著希望去,帶著失望歸。他們和律師一次次地向法院、檢察院、監察委員會投訴、抗議,等來的卻是他們聘請的律師“被解聘”。 符海陸是四川成都疫苗受害者家長之一。2016年5月29日,符海陸因在網上公開自製海報“永不忘記,永不放棄,銘記八酒六四——27年記憶陳釀酒非賣品”,以紀念1989年六四鎮壓事件27周年,被當局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刑事拘留,後被以涉嫌相同罪名逮捕、起訴。...
在服滿兩年刑期後,著名維權律師 江天勇 本應於今天獲釋,但在國際社會的密切關注下,他卻再次失踪,前去接他的父親和妹妹也同時失踪。前往位於新鄉市的河南省第二監獄迎接他的支持者被告知: 江天勇被接走了 。 據江天勇妻子金變玲發的推文說,江天勇的父親和妹妹在2月27日下午由三名國保人員「陪同」從河南信陽老家出發前往新鄉,下午5點20分家人與他們通過話之後,再沒有他們的消息,兩人的手機一直關機。 中國人權 執行主任譚競嫦說:「國際社會萬萬不可接受中國正在施行的極權主義計劃,不能只把它看作是另一個鎮壓階段。只有在一個持續踐踏人權和人類尊嚴的無法無天的政權中,才會有人因合法行使權利而受到監禁,...
據文章,1993年,作者劉小濤的妻子在貴州省黃果樹風景區遊玩時被突然襲來的大水沖走遇難,作者調查得知,此次大水是黃果樹風景區管理處為接待中共最高層直接安排的來自香港和澳門的“減災扶貧考察團”,為使瀑布更壯觀、突然開閘放水而為;該事故至少造成八人遇難(四人姓名被公開)。雖然當地政府有關部門認定該事件是“一起重大安全責任事故”,並承諾要查清和處理責任者,但有關責任者不僅沒有被追究責任,反而很快都升了官,責任單位、責任人及有關部門至今隱瞞真實情況與死亡人數。國內媒體對該事件的報導只偏重民事賠償方面,對其刑事追責的訴求則進行淡化。25年來,為了愛妻的在天之靈得到安息、為了不再有人遭遇相同的厄運,...
維權律師王全璋在失踪3年多之後終於會見到律師,下文是其妻子李文足就劉衛國律師轉告她王全璋說自己以前受到的待遇沒有“硬暴力”而寫的文章。李文足在文章中說,李和平律師回家的時候,身上沒有傷,他說每天被穿著白大褂的醫生盯著服藥,掰著嘴看藥吃下去沒有,那是讓人感到死亡的威脅;每天被迫用一個姿勢僵直站立15個小時以上,晚上睡覺也必須平躺不許翻身,如果翻身了,就被叫醒;被用工字鐐銬把手腳鍊在一起,整整一個月;冬天被強迫站在空調的冷風口吹十幾個小時;冬天在天津看守所,只給薄薄的一條被子,30天被凍得夜裡都不能入睡;每餐給兩個鵪鶉蛋大小的饅頭餓得肚子疼,常年見不到陽光。 李文足說:“全璋說沒有遭受硬暴力,...
王全璋律師在2015年7月開始的、300多名律師和維權人士遭到打壓的“709”案中“被失踪”,之後,被羈押者或被判刑、或被釋放,只有王全璋律師音信全無——他不被允許會見家人和律師,外界不知其關押於何處、不知其生死……在失踪3年多之後,終於有律師會見了他。本文即是劉衛國律師講述其成為王全璋的辯護律師、會見王全璋及進行代理工作的情況。 關於王全璋律師涉嫌“顛覆國家政權”案通報 劉衛國律師 1、2018年6月下旬,被羈押在天津市第一看守所的王全璋律師向主審法官正式遞交了要求本人作為其辯護律師的授權委託書。 2、7月,天津市第二中級法院向本人轉達了前述委託事宜。...

頁面

訂閱 法治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