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判决后第一次会见苏昌兰

2017年04月09日

3月31日宣判后,律师于4月6日上午第一次会见了苏昌兰。苏昌兰告诉律师,虽然她对判决有所预料,但判决后还是感到气愤难平,认为她因参与本村的万亩土地维权先失去工作,再遭判罪完全是打击报复。律师和苏昌兰交流了二审聘请辩护律师的意见,并于当日下午向佛山中院提交了上诉状和要广东省高院公开开庭审理二审的要求书。

苏昌兰的丈夫、哥哥和婆婆在她被宣判后不久即与外界失去联系,直至律师与她会见时仍然没有消息,苏昌兰对此感到非常吃惊。


判决后第一次会见苏昌兰

吴魁明

2017年4月9日

3.31宣判后,4.6上午律师第一次会见了苏昌兰。说到判决,苏昌兰虽然有所预料,但判决后还是感到气愤难平。因为判决时法官没有问苏是否服判和上诉就把苏带离了法庭,所以我们并不清楚判决后苏的情况。

苏昌兰说,判决当时我都没来得及反应就被带出了法庭。出来法庭后,我就跟书记员说不服判决,要上诉。虽然我对判决有所预料,但结果出来后还是感到气愤难平。我因为参与本村的万亩土地维权,先把小学教师的工作搞丢了,最后还遭致了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三年徒刑。我说:你们判我煽颠罪,没有任何证据,完全是打击报复。

庭后苏昌兰要求在法院见下家属,法庭一开始不答复。追问多次后又说家属已经走了(其实家属和律师都在法院等待天理案件的宣判),苏昌兰说不可能,走了也可以叫他们回来的呀!当时苏昌兰自己感觉到控制不住情绪了,甚至有想死的心。那时她跟书记员吵架哭闹,说你们法院没有良心,今天不给见家属,我就要以死抗争!这个时间持续了有十五分钟。后来法院有女性工作人员出来安慰她,要她安静,正在等领导批准。最后答应给她在看守所会见家属。

11:30后在看守所家属会见室会见了家属,但也只是会见了苏昌兰的婆婆,时间仅有十五分钟,没有给会见丈夫陈德权和哥哥苏尚伟。

当律师告诉她陈德权和苏尚伟他们当天失去联系直至会见时仍然没有消息时,苏昌兰觉得太吃惊了。

之后,律师和苏昌兰交流了二审聘请辩护律师的意见。下午,律师向佛山中院提交了上诉状和要广东省高院公开开庭审理二审的要求书。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