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我们教会一些肢体在苦难中望给予关注为此祷告

2020年03月05日

基督教教友蒋湛春被以“涉嫌寻衅滋事、扰乱国家机关工作秩序”刑事拘留,关押在镇江市看守所。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家庭教会的长老徐永海为该教会因信仰、维权等原因而被抓、被关、被判刑的众多教友呼吁,希望得到社会的关注。


我们教会一些肢体在苦难中望给予关注为此祷告

(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家庭教会)徐永海

2020年3月5日

1、

2020年2月27日,马玉珍姊妹通过微信给我发来了,她的丈夫蒋湛春的《拘留通知书》。蒋湛春弟兄以“涉嫌寻衅滋事、扰乱国家机关工作秩序罪”刑事拘留,被关押在镇江市看守所。

在去年的2019年9月26日,蒋湛春弟兄在北京被抓,押回到户籍所在地的江苏镇江,以“涉嫌寻衅滋事”刑事拘留被关进看守所。1个月后的10月26日变更为“监视居住”。公安部门通知了马玉珍姊妹,但是一直不知道被关在什么地方。

从10月26日到2月27日,在被监视居住了4个月后,这又重新被刑事拘留了。

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前一段时间被抓的还有:

赵作媛姊妹,2019年11月7日被抓,被关押在户籍所在地的山东烟台的看守所。

李玉姊妹,2019年9月13日被抓,被关押在户籍所在地的山东枣庄的看守所。

林春芬姊妹,2019年7月27日被抓,被关押在户籍所在地的湖北十堰的看守所。已经到了准备起诉阶段,但还没有接到《起诉书》。

葛志慧姊妹,2019年7月初被抓,被关押在北京丰台看守所。

杨秋雨弟兄,2019年3月1日被抓,被关押在北京丰台看守所。已经开庭,目前正在等待宣判。

上面仅仅是这一年中,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被抓的弟兄姊妹。而在这一年以前被抓的还有:

胡石根弟兄(长老),2015年7月10日被抓,被判7年半,目前被关在天津的监狱。

宁惠荣弟兄,2016年被截回新疆哈密后,曾被关黑监狱,目前失去联系。

陈大山弟兄,2017年后失去联系,据说被判4年。

王玲姊妹,2018年8月份失踪,一直没有确切消息。

2、

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从1989年开始聚会,至今已经走过了30多年,在这30多年中,我们经历了很多苦难,很多弟兄姊妹,因为信仰、维权等原因,曾被抓、被关、被判刑等。我们是一个时常在经历着逼迫的家庭教会。

如1995年,因为基督信仰,我和高峰、刘凤钢弟兄被劳动教养。2003年,因为维护基督信仰权益,我和刘凤钢、张胜棋被判有期徒刑。2014年因为聚会学《圣经》,我们13人被关进北京市第一看守所,被刑事拘留1个月。

尤其是在这近一年来,我们有不少的主内弟兄姊妹因为上访维权而遭关押,而在经历苦难。

虽然经历这些苦难,但是我们依旧是坚持聚会学《圣经》,来让耶稣进入到我们心里,来使我们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我们是真心地希望那些仇敌也来认罪、悔改,将来也能与我们一起去天堂,而不下地狱。地狱里那样严厉的、永恒的惩罚,实在是太可怕了。

只有耶稣的爱,才能拯救我们的心灵,才能拯救我们的国家。

在这十年中,我们主要在学习《圣经》中的《雅各书》、《彼得前后书》、《约翰一、二、三书》、《犹大书》。这几卷书被称为公普书信、一般书信、普通书信。“因为这些书信具有普遍意义而为大公教会所接受,所谓大公教会意思是超越宗派普世性教会”(摘自《新约导论》)。

“你们落在百般试炼中,都要以为大喜乐”(雅1:2)。“你们蒙召原是为此。因基督也为你们受过苦,给你们留下榜样,叫你们跟随他的脚踪行”(彼前2:21)。

通过对《圣经》这些书卷的学习,使我们可以更加立志,来效法耶稣,来跟着耶稣走苦难的十字架道路,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和勇于牺牲、献身、殉道的心。

我们对《圣经》这些书卷的学习心得、体会,可见我写的《圣经中的公普书信是最有条理的神学教材》,可见:http://xuyonghai.blogchina.com/863730843.html
 

2020年2月29日《导论四》定稿

 

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

座机电话:86-10-82082198
手机电话:18600229405(不能微信——8月5日微信被封,但可以电话、电报等)
电子邮件:xuyonghai@aliyun.com
目前微信号:xuyonghai-1960。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