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余文生律师案情况通报

New!
2020年07月23日

据系狱人权律师余文生的妻子许艳的案情通报:2020年7月22日,余文生案的二审辩护律师卢思位、蔺其磊到徐州市看守所要求会见其当事人,遭无理拒绝;之后向徐州市公安局和徐州市驻所监察室进行了投诉,但均无任何结果。7月23日上午,两位律师来到江苏省高院查询余文生案的上诉情况,虽经一审法院承办法官当即确认余文生已经提起上诉,并且徐州中院已经将案件移交到江苏省高院,但在高院系统内却无法查出。两位律师想阅卷并与主办法官做沟通,未果。江苏高院诉讼服务中心接收了两位律师的辩护手续并答应转交承办法官后,在律师要求法院出具接收手续时,被保安和法警粗暴要求立即离开。

余文生2018年1月在发表《关于修宪的公民建议——余文生致中共十九大二中全会的公开信》后被警方带走。余文生是北京律师,却被关押于江苏省徐州市看守所。2019年5月9日其案在徐州市中级法院进行秘密审理。2020年6月17日,其妻被徐州市检察院电话告知,余文生已于当日被徐州市中级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4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迄今为止当局一直未允许余文生会见其家人和律师。


余文生律师案情况通报

许艳

2020年7月23日

 

2020年7月22日,余文生案的二审辩护律师卢思位,蔺其磊来到徐州市看守所要求会见,看守所门卫以蔺其磊律师执业地在北京为由,不准许其进入,实际上蔺律师一直在河南,且北京也已经不是重点疫区,蔺其磊律师就此问题进行了投诉。卢思位律师进入看守所提交会见手续后,接待警官以未接到二审法院的通知为由拒绝安排会见,律师当即指出看守所的理由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并向徐州市公安局和徐州市驻所监察室进行了投诉,但都没有任何结果!鉴于徐州市看守所一意孤行,两位律师没法见到余文生,不得不暂时离开徐州,前往南京!

7月23日上午,两位律师来到江苏省高院查询余文生案的上诉情况,前台查询后答复没有余文生的上诉,律师随即打通一审法院承办法官刘明伟的电话,他当即确认余文生已经上诉,并且徐州中院已经将案件移交了江苏省高院。鉴于此,两位律师继续要求江苏高院查询案件情况,经前台多方核实后确定,余文生案的上诉并没有走普通移送方式,似乎是徐州中院安排专人送到了江苏高院,因此在系统内无法查出。同时还了解到,该案已经分案,由陈姓法官主办,两位律师想一并阅卷并与法官做沟通,但前台答复承办法官不在,且卷宗还在江苏省检察院,让律师下周联系!

江苏高院诉讼服务中心接收了卢思位律师和蔺其磊律师的辩护手续,答应转交承办法官,律师要求法院出具接收手续,法院答复从不出具手续,正当律师试图与法院工作人员就此问题进行讨论时,最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一名保安和警号为320017的法警先后冲过来要求律师立即离开法院,并粗暴地呵斥两位律师,法警还认为律师说的都是废话,并斥责律师不懂法律!该保安和法警态度恶劣,神情傲慢,工作作风极为粗鲁,对辩护律师根本没有最起码的尊重,并扬言不怕律师的控告投诉,随后,律师就此进行了投诉。

两天下来,辩护律师的感觉是,徐州方面看来要一条道走到黑,坚决把违法行为进行到底。余文生案子似乎是一个非常重大的案件,因为系统内居然无法查询!辩护律师因为有其他工作,暂时离开了六朝古都,金粉之地,同时将尽快与承办法官联系阅卷并再次会见余文生,争取余文生律师早日获得自由!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