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维权人士

不知,还有没有人记得这位曾经发起“北京维权之旅”活动的著名人权活动家曹顺利女士,今天是她去世五周年的日子,每年的这个时候都让我的心情特别沉重。她捍卫人权不屈不挠的斗争精神永远激励着我们,我们永远不会忘记她的。
据国内消息,中国“两会”开会以来,四川维权人士、六四天网创办人 黄琦 86岁的母亲 蒲文清 一直被警方监控,不准离开小区,也不被允许探访。3月11日,蒲文清在准备去四川省公安厅反映黄琦被超期羁押及在看守所不能得到应有的治疗问题时,在地铁站与几名公安人员发生冲突,老人家被按在地上,身上多处受伤。下午,公安人员到其家中宣布现在暂时不允许她到绵阳去探望黄琦(实际上蒲文清从未被允许过探视黄琦),也不允许她离开其小区。据监控人员透露,对蒲的监控至少要一直持续到“两会”结束。 黄琦是在2016年12月16日被正式逮捕的。2019年1月14日,当局以其涉嫌“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
在县区人大代表的选举中,共产党通过种种细致入微或简单粗暴的方法,保障听话分子入围。公民独立参选和公开不合作,是在不同方向上揭露出中国选举的虚假本质。申纪兰的一生成为专制的小丑和帮凶,而姚立法和狱中的唐荆陵,却代表了中国人争取民主的艰难抗争和勇气。
2019年2月5日是农历春节,中国最重要的节日。它是人人回家团聚、享受迁徙自由基本人权的日子。但这些维权人士、律师和作家为了维护别人的权利,自己的基本权利反而遭到无理剥夺──就是陷入苦战的中国人权护卫者们。
十年了,他妻儿在太平洋彼岸相依为命。这一家人远隔重洋骨肉分离已是第十年——这样的分离,不止存在现实的伤害,同样面临巨大的伦理困境:“执子之手,与子皆老”与践行“自由、公义、爱”并不矛盾。但悲哀的是,将公民的身份当真做一个名符其实的公民,成了“鱼与熊掌”的关系。
四川维权人士 谭作人 与妻子在春节期间探望了系狱维权人士 黄琦 的母亲 蒲文清 、六四遇难学生 吴国锋 的父母以及即将出狱的维权人士 陈云飞 的母亲(陈云飞因与其他维权人士一起去为1989年六四镇压中的死难学生扫墓,而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判刑4年),并报告了他们的情况。去年12月7日,85岁的蒲文清在北京上访过程中被截访人员带回户籍所在地内江,与外界失联,其间,她发生心衰、高血压、糖尿病等严重病情,经急救治疗后,病情稍有缓解,治疗费高达4万余元(约5,900美元);45天后,于1月22日回到成都家中。目前,老人仍在药物治疗与吸氧治疗中。谭作人说,吴国锋的母亲体弱多病,每周需去医院治疗,...
2018年是我悲伤痛苦无奈与屈辱的一年,但2019年是充满了希望与挑战之年,我仍然相信我的儿子飞跃会很快回家,仍然相信这个社会有正义力量,这个体制内有正义良知的人,相信中国的老话“邪不压正”。
2019年的大年三十我将带着女儿,陪伴李文足到天津第一看守所,守望她高墙内冤屈丈夫王全璋律师过年。抱团取暖是我们唯一的生存方式,抗议违法势力抓捕异议人士,疯狂打压良心自由。支持坚守法治、坚守正道的律师。
今天虽然是大寒,但我们的生日派对却热火朝天。老、中、青、幼相聚在李文足家,给张善根大哥和周秀玲大姐庆生。我们共同许愿,盼望王全璋早日回来,和我们一起过生日!
现在老朱又是倔!他是我兄长,我为有这样的兄长骄傲。屠夫吴淦是我兄弟,我为有这样的兄弟骄傲。他们是这黑暗时代的亮色,所有的颜料都无法画出他们的光辉,所有的诋毁也掩盖不了他们的挺拔。他们就像最杰出的艺术家,用自己的行为,给这世界留下温暖的足迹。

页面

订阅 维权人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