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维权人士

我儿子所做的是为无权、无钱、无能力的弱势群体建立了个平台,为他们发声,他做的是正义的。我儿子为弱势群体做事,受到当局打压,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只有剩下他一个,妻子离了,儿子跟母亲去了。我是他的母亲,我是医务工作者,我不忍心眼睁睁地看他受病魔的折磨而死在狱中。
二十一世纪的中国公民面对权利被公然剥夺的现实,如何捍卫自己的尊严,如何追讨回属于自己的权利,这的确是个必须迎应的课题。朱承志先生以自己的行动,行出了现代公民的典范,值得国人学习。
四川维权人士 黄琦 的母亲 蒲文清 再次谴责当局对黄琦的陷害,呼吁国际社会关注,以敦促当局从人道出发,送罹患多种重症的黄琦住院治病。 欲了解更多,请访问 中国人权 网站 黄琦 专页 。 八旬老母为儿鸣冤 我是黄琦母亲蒲文清,今年85岁。 2016年12月16日,绵阳市检察院以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逮捕黄琦入狱,已一年零11个月多,超期羁押。 黄琦所谓泄露文件是《中共绵阳市游仙区委政法委员会关于访民陈天茂信访诉求办理情况和相关问题的报告》,该《报告》是游仙区街道办事处主任黄兵拿给陈天茂看并要访民陈天茂拍照的。现在黄兵主任没涉及到此案,仍在原单位上班做官。黄兵主任是泄密的源头呀!怎么黄兵无罪,...
我和老于算是很熟的,近年来我们一起并肩战斗于维权之路上,我们是同道、同志。同志受难,我心痛矣。老于是近年来济南乃至整个山东最活跃的维权人士之一,堪称志士!他是山东维权的一面旗帜!
涉嫌“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遭逮捕的四川维权人士黄琦,被起诉已7个多月,其案至今不审不判,其85岁老母呼吁法院依法公平、公正、公开审理黄琦一案,从人道出发,早日释放无罪及患多种严重疾病的黄琦出来治病。 黄琦于2016年11月28日被带走,其涉嫌泄露的国家秘密是《中共绵阳市游仙区委政法委员会关于陈天茂信访要求办理情况及相关问题的报告》。黄琦的母亲说,该《报告》是绵阳市游仙区街道办事处主任黄兵拿给陈天茂看并要求访民陈天茂拍照的。现在黄兵主任仍在原单位上班做官,黄兵主任“泄露”出该《报告》,黄兵都无罪,黄琦应该也无罪。 欲了解更多,请访问 中国人权 网站 黄琦专页 。 黄琦八旬老母为儿鸣冤...
血汗工厂四个字早已不陌生,改革开放四十年,它们用工人的鲜血和生命将自己打造成了法治中国的照妖镜,什么当家做主、民主权利、人身自由、公平公正……越漂亮的也就越丑陋!惨淡的现实淋漓的鲜血,辛勤劳动的工人不应该被粗暴对待,我要一直跟工人在一起,寻回失去的尊严和权利。
维权律师王全璋在失踪3年多之后终于会见到律师,下文是其妻子李文足就刘卫国律师转告她王全璋说自己以前受到的待遇没有“硬暴力”而写的文章。李文足在文章中说,李和平律师回家的时候,身上没有伤,他说每天被穿着白大褂的医生盯着服药,掰着嘴看药吃下去没有,那是让人感到死亡的威胁;每天被迫用一个姿势僵直站立15个小时以上,晚上睡觉也必须平躺不许翻身,如果翻身了,就被叫醒;被用工字镣铐把手脚链在一起,整整一个月;冬天被强迫站在空调的冷风口吹十几个小时;冬天在天津看守所,只给薄薄的一条被子,30天被冻得夜里都不能入睡;每餐给两个鹌鹑蛋大小的馒头饿得肚子疼,常年见不到阳光。 李文足说:“全璋说没有遭受硬暴力,...
王全璋律师在2015年7月开始的、300多名律师和维权人士遭到打压的“709”案中“被失踪”,之后,被羁押者或被判刑、或被释放,只有王全璋律师音信全无——他不被允许会见家人和律师,外界不知其关押于何处、不知其生死……在失踪3年多之后,终于有律师会见了他。本文即是刘卫国律师讲述其成为王全璋的辩护律师、会见王全璋及进行代理工作的情况。
我成了一个坚定的革命者。不是理念有变。只是之前一直对人抱有幻想,不是相信谁,是自己被生活诱惑,不想肩负起这古老的民族。看了三年新闻联播之后,一个声音说,别再逃避了,你的天命。
我早就有为王芳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每次会见王芳时,看到这位坚强而美丽的女性,我脑里总有那么一闪:我一定要为她写篇文章,让更多的人知道。她的事迹很平凡,说不上惊天动地,但没有坚强的意志和信念却很难做到的

页面

订阅 维权人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