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维权人士

放眼未来,在市场新极权体制的冰河期内,法律死磕+跨区围观+网络动员这三位一体的抗争模式,或许会被专政体制无情压制,无法获得进一步的发展,但是,屠夫等人所做所为中体现出来的抗争精神,却注定会流传下去,并成为中国民主转型的核心力量所在。
为着让生活在自己的祖国的同胞,不再遭遇被驱逐的命运,为着他们能够有一天,可以悠然地生活在自己的家园不再担惊受怕,为着每一个人都可以站在阳光灿烂的大街上,说真话,为着我们灵魂的自由和思想的自由,我们选择在没有自由的祖国,做一个流亡者!
蔺其磊律师于9月14日在珠海市第一看守所会见其当事人、广东珠海维权人士李小玲时得知,李小玲已于9月12日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批准逮捕。 李小玲在因上访遭珠海警方关押中眼睛发病,但被耽误诊治。今年6月3日她在北京国家大剧院附近举了“李小玲六四光明行”等字样的纸并点燃蜡烛,次日凌晨被北京警方拘留,7月5日被珠海警方及居委会人员从北京带回关押;7月19日她从黑监狱中逃走,7月27日被抓回,后被以违反管制措施为由处以行政拘留十天并送进拘留所,8月8日拘留期满后直接被送到珠海市第一看守所,9月12日被正式逮捕。 李小玲案情通报 蔺其磊律师 20170914上午,我在珠海市第一看守所要求会见涉嫌“...
“709”案被捕的维权律师王全璋被羁押900多天至今见不到律师,而在王宇被捕后曾担任其辩护律师的沈阳律师李昱函于2017年11月被控涉嫌寻衅滋事罪遭逮捕,为此河北律师卢廷阁、天津律师马卫、山东律师祝圣武和北京律师黄汉中、王宇于1月4日上午,到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和北京市律协,要求律协承担起维护王全璋、李昱函律师权益之职责,要求全国律协组成调查组到天津和沈阳进行调查,并给予维权。 律协应承担起维护王全璋、李昱函律师权益之职责 王宇律师 1月4日上午,河北卢廷阁律师、天津马卫律师、山东祝圣武律师和北京黄汉中律师、王宇律师来到位于北京市东城区青蓝大厦的中华全国律师协会,要求律协承担起维护王全璋律师、...
秦永敏,他为「每一个中国人自由而有尊严地活着」目前正在遭受苦刑。秦永敏先生从1981年起,被拘押和入狱39次,长达22年,他是自邓小平时代以来坐牢时间最长的政治犯之一。他于1997年创建的NGO组织「中国人权观察」,在中国大陆20年不能注册。请关注中国的良心犯——秦永敏。
从2017年11月22日至12月17日,上海著名维权人士冯正虎被限制人身自由26天——在杨浦区国保警察陆巍峰直接领导下,六名杨浦区保安公司的保安人员、四名杨浦区五角场派出所警察,三人一组轮班24小时看护冯正虎的家,对冯正虎“贴身跟踪”、阻止出门;若冯正虎不从,则对其进行传唤。其间,冯正虎9次被传唤到派出所关押,1次被抄家,扣押的电脑、打印机、手机以及其编著的四本新书及其他材料一直未归还。冯正虎在文中说,最近他将其四本新作邮寄给习近平及新任上海市委书记李强等领导人,又一次得罪了上海的一些旧领导,因此惹祸。冯正虎的四本文集是:《我要立案(第5集)》、《保卫立案登记制》、《平反冤假错案》、《...
其实,在今天的中国不存在所谓的逃亡。天网摄像头遍地、连长途车都要查验身份证、所有的住宿都需要登记、通讯监控如影随形,各种必须证件都被植入可发射信息的芯片。在这种环境下,逃亡不过是一种态度,一种不甘妥协的反抗。
两年多来,李文足女士为营救丈夫遭遇了警察的各种威胁、骚扰、跟踪和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在巨大的压力下她展现出了非凡的勇气,仅控告一项就超过三百次。她持续不断地为丈夫、为709涉案人士、为更多的良心犯呼吁和行动,无数的人深受感动。
本人在此呼吁全球正义人士跟我合作,讨伐邪恶。方法很简单,以眼还眼以牙还牙。凡是阻止包卓轩出国留学的任何人,请大家披露他们中任何人的孩子、家属有到美英加澳新留学的,告知具体的姓名、职位、孩子(家属)名字、入读的学校等真实信息,我们将采取行动将这些人赶回中国。
广州网络作家、词曲作者徐琳,今年9月26日在湖南老家照顾父母时,被广州市公安局南沙分局的警察以寻衅滋事罪名抓走关进南沙区看守所。2017年11月13日上午,蔺其磊律师在看守所会见了徐琳。徐琳告诉律师,从10月5日到10月20日警方每天都是三班倒提讯;他一直是零口供;警方所涉及的话题大致是他创作的歌曲、发表的文章以及微博、推特、脸书上的言论等等。徐琳谈到他刚拘留时不见律师的来由:一是他早就声明过,若被抓,他不见律师,以免浪费公共资源,也避免给律师带来风险;二是他不承认办案机关的合法性,他的行为全部是言论,言论无罪辩护无用;三是他认为自己无罪,这完全是政治迫害。 徐琳案通报 蔺其磊律师...

页面

订阅 维权人士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