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维权人士

2018年4月4日,在丈夫杳无音信999天之时,“709”被捕律师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开始了她从北京最高法院徒步行至天津二中院的“千里寻夫”之旅。2018年4月9日上午,在“寻夫之旅”第六天时,她被一群天津国保人员绑架到武清豆张庄派出所。李文足谴责国保的非法抓捕行径,并对来跟她谈话的“领导”(自称是709专案组的)提出三项要求:一、立刻让家属聘请的律师会见王全璋;二、同律师一起见主审法官;三、有罪审判,无罪放人。王全璋于2015年7月“被失踪”,2016年1月8日被天津市公安局逮捕,2017年2月被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在2015年7月开始的、300多名律师和维权人士遭到打压的“...
上午10点55左右,我们刚到宾馆一楼大厅退房,突然看到一群人涌进大厅,把我们团团围住。其中一人(后来知道是天津市局国宝处长刘亚军)一声令下,控制手机!我的手机立马被抢走,只录了四秒的视频。随后,一男一女两胖子上前狠狠揪住我的胳膊,刘亚军在我背后猛推狠搡……结果,不到一分钟,我就被塞到了一辆轿车上。
记忆中我们的生活没有很多温馨浪漫的场景,或许更多的是淡淡的相守.感谢命运对我如此眷顾,茫茫人海中,让我和飞跃成为一家人,让我经历了太多太多的事,接触了形形色色的人。尝尽人间冷暖,感受世态炎凉,懂得了珍惜,学会了感恩,从而不断历练自己,锤炼成一个乐观、坚强、豁达之人。
四年来,我常常怕想起你,更怕忘记你。你知道,我是一个很容易被情感左右的人,一想到你无声无息地离开这个世界,害你的人仍理直气壮继续害着别人,至今你的死亡真相仍被列为“国家秘密”而令公众无从得知,悲愤难抑的一颗心便隐隐作痛。
柏光就这样突然走了,从世俗角度说,算是积劳成疾。可从宗教角度来说,上帝为什么不让他继续发挥几年的光热呢?面对上帝,如同面对浩瀚宇宙,我们每个生命都那么渺小。几十年的生命不过是历史上短暂的一瞬,柏光终于化作历史繁星中璀璨的一颗,永远闪耀着人性的光辉。
中国当局对“709”大抓捕中被捕的人权律师和人权捍卫者使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变相秘密关押、拒绝家属聘请的律师会见和出席庭审、违反无罪推定原则迫使其在开庭之前上电视认罪等方式打压律师,其后又不断对“709”案的辩护律师和其他维权律师以注销、吊照律师执照甚至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抓捕,鉴于此,刘巍、滕彪、刘士辉等律师发起联署声明,呼吁司法部门尊重和保障律师执业权及其作为公民的基本人权,立即释放被非法关押的律师。 中国律师关于尊重和保障律师执业权利的声明 刘巍、滕彪、刘士辉 2015年7月9日,针对中国人权律师和人权捍卫者的“709大抓捕”中,办案部门使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变相秘密关押、...
1月24日,“709”案被捕律师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在推特上发帖说,自己为被中国公检法强迫失踪、生死不明的丈夫奔走呼吁,却一再被《环球时报》抹黑成为“卖国贼”、大坏人,为此她将《环球时报》告上公堂。李文足向法院提出请求判令被告立即停止侵犯原告名誉权的行为、向原告公开赔礼道歉、赔偿原告因此造成的精神损失费709709.709元等5项诉求。 李文足名誉保卫战 本人李文足,家庭主妇,为被中国公检法强迫失踪、生死不明的丈夫奔走呼吁,却一再被环球时报抹黑成为“卖国贼”,大坏人。为了给大家一个真相,为了我李文足的名誉,今天已将环球时报诉至法院!胡锡进,有种就出来对簿公堂!? 上午3:25 -...
判断一个人是否构成犯罪,更重要的还是要看其行为的性质。上诉人的行为均是在行使言论自由、批评建议权、投诉控告权、检举揭发权等公民权利。这些权利与生俱来,且载于中国现行宪法和法律,行使这些权利,与所谓的颠覆国家政权毫无干涉。这些行为,更与攻击国家政权和宪法所确立的国家制度风马牛不相及。
放眼未来,在市场新极权体制的冰河期内,法律死磕+跨区围观+网络动员这三位一体的抗争模式,或许会被专政体制无情压制,无法获得进一步的发展,但是,屠夫等人所做所为中体现出来的抗争精神,却注定会流传下去,并成为中国民主转型的核心力量所在。
为着让生活在自己的祖国的同胞,不再遭遇被驱逐的命运,为着他们能够有一天,可以悠然地生活在自己的家园不再担惊受怕,为着每一个人都可以站在阳光灿烂的大街上,说真话,为着我们灵魂的自由和思想的自由,我们选择在没有自由的祖国,做一个流亡者!

页面

订阅 维权人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