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維權

7月29日,北京大学学生发起联署声援深圳市佳士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工人要求建立工会的活动,声援书得到全国各地各界人士的签名支持,截至7月30日晚10时,已有1621人联名。声援书发出不到三小时就被删除,但人们通过各种方式进行传播。
深圳市佳士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工友發出消息說,7月27日下午,要求建立工會的7名工人正常上班時,被廠方唆使的保安及管理人員暴力驅逐,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報警後,警方非但沒有保護他們的人身安全,反而將7人與現場聲援的工人重重包圍,強制扣押;當晚,前往派出所問詢的被捕工人的親屬也被一併扣押。被羈押的維權工友和聲援者超過72小時仍未獲釋,警方聲稱將以尋釁滋事罪起訴;佳士工友籲請全國人民和網友繼續給予聲援。 相關報導見: 派出所門口響起《咱們工人有力量》——慶祝深圳佳士工友的初步勝利 。 佳士建會工人及支持者 30 人被拘留(附名單) 重磅!最新消息!7.27佳士被抓人員名單(30人) 7.27下午,...
7月27日,深圳市佳士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要求建立工會的工人及其支持者30人被警方拘留,29日,北京大學外國語學院2018屆本科畢業生岳昕發起聯署聲援活動,該活動得到該校各院系本屆畢業生和在校本科生的響應。他們在聲援書中呼籲有志青年勇敢地站在勞動者立場,要求深圳警方立即釋放被捕工人,呼籲地方總工會和佳士科技依法依規切實保障工人自己建工會的權利,並要求地方政府相關部門啟動事件調查程序,對全社會及時公開事件真相,對相關責任人嚴肅處理。 相關報導見: 派出所門口響起《咱們工人有力量》——慶祝深圳佳士工友的初步勝利 。 北大學生就「深圳 7 · 27 維權工人被捕事件」的聲援書 JS北大聲援團 此刻,...
維權律師王全璋在失踪3年多之後終於會見到律師,下文是其妻子李文足就劉衛國律師轉告她王全璋說自己以前受到的待遇沒有“硬暴力”而寫的文章。李文足在文章中說,李和平律師回家的時候,身上沒有傷,他說每天被穿著白大褂的醫生盯著服藥,掰著嘴看藥吃下去沒有,那是讓人感到死亡的威脅;每天被迫用一個姿勢僵直站立15個小時以上,晚上睡覺也必須平躺不許翻身,如果翻身了,就被叫醒;被用工字鐐銬把手腳鍊在一起,整整一個月;冬天被強迫站在空調的冷風口吹十幾個小時;冬天在天津看守所,只給薄薄的一條被子,30天被凍得夜裡都不能入睡;每餐給兩個鵪鶉蛋大小的饅頭餓得肚子疼,常年見不到陽光。 李文足說:“全璋說沒有遭受硬暴力,...
王全璋律師在2015年7月開始的、300多名律師和維權人士遭到打壓的“709”案中“被失踪”,之後,被羈押者或被判刑、或被釋放,只有王全璋律師音信全無——他不被允許會見家人和律師,外界不知其關押於何處、不知其生死……在失踪3年多之後,終於有律師會見了他。本文即是劉衛國律師講述其成為王全璋的辯護律師、會見王全璋及進行代理工作的情況。 關於王全璋律師涉嫌“顛覆國家政權”案通報 劉衛國律師 1、2018年6月下旬,被羈押在天津市第一看守所的王全璋律師向主審法官正式遞交了要求本人作為其辯護律師的授權委託書。 2、7月,天津市第二中級法院向本人轉達了前述委託事宜。...
文章說,深圳佳士公司的工友為抗議公司長期惡劣地對待員工,要求組建工會以維護自己的權利,但公司以開除、毆打等手段報復工人,一些工人還遭到當地派出所警察的毆打和非法關押。工人們為此前往派出所,高喊口號,要求嚴懲打人的警察,在全國熱心網友的關注和聲援下,被關押的工人獲得釋放,警方承諾三天出結果——如果警察錯,會懲罰,並給出書面道歉。 派出所門口響起《咱們工人有力量》 ——慶祝深圳佳士工友的初步勝利 2018年7月22日,在中國發生了兩件事情,一個是北京舉行了慶祝抗美援朝勝利65周年暨志願軍凱旋歸國60周年活動,一個是深圳佳士工友到燕子嶺派出所門口維權,要求建立工會,嚴懲打人員警——...
2018年4月18日,余文生律師家屬聘請的辯護律師常伯陽、謝陽到辦案單位徐州市銅山區公安局要求了解余文生案件的進展情況時,辦案單位向兩位律師宣讀了一份其稱是余文生親筆簽名的解聘律師、由自己另行聘請律師的聲明,並當場宣布辯護人喪失辯護資格、辦案單位不再安排接待。就此,兩位辯護人發表聲明指出:根據《關於依法保障律師執業權利的規定》,在押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提出解除委託關係的,辯護律師可以要求會見當事人,當面向其確認解除委託關係,故辦案單位宣讀的《聲明》不對辯護人產生法律上的約束力,辯護人將一如既往地履行辯護職責;鑑於本案的管轄權已經變更為徐州市公安局,懇請徐州市公安局依法保障律師的執業權利,...
北京維權律師余文生的妻子許豔4月20日收到徐州市公安局逮捕通知書,得知余文生於4月19日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妨害公務罪逮捕,關押在徐州市看守所。4月24日,許豔向徐州市看守所以快遞寄出《政府資訊公開申請表》,要求公開余文生入所時間、體檢情況、是否患病及治療、監室情況、管理制度、提審情況、使用手銬腳鐐的情況等資訊。余文生律師于2018年1月19日被捕,1月20日被以涉嫌妨害公務罪刑事拘留,1月27日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指定居所監視居住。余文生被捕一周左右,北京警方將其案件轉移到外地。 余文生律師情況通報 —— 余文生律師妻子向徐州市看守所申請政府資訊公開 4月20日,...
2018年4月19日,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及“709”案家屬王峭嶺、劉二敏、原姍姍陪同藺其磊律師、謝陽律師到天津市看守所要求會見王全璋,被拒絕。次日,李文足、王峭嶺、劉二敏再次陪同謝陽律師到天津市二中院提交手續、要求見法官,但法官不接電話,法警也不讓律師進去找法官,謝陽律師強烈表達要求:起訴到法院一年兩個月了,法官周虹不敢見律師,這算什麼?!2018年4月4日,“709”案被捕律師王全璋在其生死不明、與外界失聯的第999天,其妻李文足在其他“709”案家屬的陪同下,開始了從北京最高法院徒步行至天津二中院的“千里尋夫”之旅;4月10日她被北京警察強行送回在北京石景山區八角中里的家,...
4月13日,李文足向北京石景山區人民政府發出《行政復議申請書》,要求確認北京市公安局石景山分局對她實施“暴力限制人身自由”的行為違法。李文足在申請書中說,4月10日她在天津武清東馬圈鎮瑞豪賓館的大堂退房時,北京石景山區的警察陸凱、李谷帶人蜂擁而入,強行把她拽到一輛車上,送回在北京石景山區八角中里的家,隨後,有30多人守在她家樓下;她晚飯後出門去買水果時在小區門口被圍住並被沖撞,報警警察不出警。次日上午,幾位朋友來看她,遭到四五十人的暴力攔截,同時她家門被包括警察在內的四五個人死死頂住不讓她出去;下午其家阿姨帶孩子出門遛彎兒也不得,遭到辱罵,並被威脅:“只要你們敢出來就弄死你們”。“709”...

頁面

訂閱 維權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