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維權

4月13日,王峭嶺向北京朝陽區人民政府發出《行政復議申請書》,要求確認北京市公安局朝陽分局對她實施“暴力限制人身自由”的行為違法。王峭嶺在申請書中說,4月9日她在天津武清東馬圈鎮瑞豪賓館大堂退房時,被突然闖入的一群人圍住,並被四五個彪形大漢暴力強行塞進一輛轎車,她強烈要求,其中一人才亮出朝陽區公安分局警察的工作證,但拒絕回答暴力限制她人身自由的法律依據,也不出示文書;她被帶到其北京居所社區外的街道上釋放。王峭嶺得知李文足還被關押在天津武清豆張莊派出所後,立即趕到天津武清豆張莊,當晚她們仍住在東馬圈鎮瑞豪賓館,次日上午退房時,王峭嶺再次被那伙人以相同的方式強行帶回北京。 “709”...
上海市民朱亞平就妻子葛開英因在“兩會”期間進京上訪而遭秘密關押發出公開信,呼籲國際社會關注。信中說,葛開英3月9日到北京投訴上海有關部門違法亂紀和對其實施迫害後,被上海市政府駐京辦人員及其僱傭人員秘密從北京綁架回上海關押,其後失去聯繫。 上海訪民葛開英“兩會”期間進京上訪,被帶回後遭秘密關押 朱亞平 尊敬的女生們先生們: 我叫朱亞平,住中國上海市徐匯區日暉六村176號105室。2018年3月9日我妻子葛開英去中國北京當局遞交信件材料,投訴中國上海市黃浦區建設和管理委員會和街道辦事處違法亂紀和實施迫害本人之事,在回家途中被上海市政府駐北京辦事處人員和其僱傭的恐怖分子(官方稱呼為臨時工)...
在辭舊迎新之際,中國人權律師團律師發表新年獻辭,稱儘管2017年“霧鎖神州,霾罩中華”,公權肆意違法、冤案接連不斷,人權律師繼續遭受迫害,但他們在2018年仍將一如既往地追求自由、民主、法治,繼續為那些冤屈者、良心犯辯護,以捍衛人權,促進公正。2018年是中國政府簽署《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20周年,他們呼籲當局履行承諾,儘快批准該公約,讓每個中國人都能堂堂正正地做一回公民。 惟有堅持才對得起這個時代 —— 中國人權律師團 2018 年新年獻辭 霧鎖神州,霾罩中華。當我們用這兩句話開始2018年新年獻辭的時候,朋友們可想而知我們的內心是一種何等的酸楚和悲涼。但是苦難愈深重,...
四川省蓬安縣失地農民陸大春向“黨和政府各位領導人”再次發出公開建議書,反映大量未建立征地社保關係的被征地拆遷農民和大量被待崗、下崗的職工在征地、改制過程中失地、失業而致其無法生存問題。建議書呼籲政府按照國策和關於征地的有關規定,為被征地農民辦理農轉非等手續,補發應有的社保金;為待崗、下崗職工建立養老保險等,以使其結束無止境的上訪、阻攔工程甚或被迫走上偷摸扒騙的違法犯罪道路等無奈之舉。 為弱勢無能的被征地農民和待、下崗職工以及和諧穩定含淚特再向黨和政府建個議 陸大春 尊敬的党和政府各位領導人:您好! 我叫陸大春,男,54歲,漢族,小學文化,四川省蓬安縣人,身份證號碼:...
湖南桃江縣第四中學今年8月發現肺結核疫情,近日政府通報有“90例確診,10例疑似”。受部分患病學生的家長邀請,八名廣東律師自發組成“桃江四中肺結核事件律師服務團隊”,依法代理維權。律師團在公告中說,該次疫情在國家衛計委高調介入後,似未得到有效控制,確診病例還在增加;部分患病學生的醫治處境並未得到明顯改善,其中不乏因家境貧困無法住院治療者;事件發生四個月之後,仍未見有關部門進行分級定性,究果查因並問責。律師團將根據查明的事實,依照現行的法律,及時向相關層級政府直至國務院提出代理意見和處理建議;將為患病學生提起行政訴訟、申請國家賠償和提出刑事控告;亦會適時向國際紅十字會和世界衛生組織等國際機構,...
李柏光律師於2017年12月4日上午會見了被關押在瀋陽市第一看守所的李昱函律師。李昱函告知李律師,她在看守所每天遭受折磨:別人一餐給兩個饅頭,她只給一個;重病發作不給藥吃,要求叫醫生,管教不理,還大罵叫她快點死;女牢頭和女犯人折磨她,不給她溫水,讓她用冰冷的涼水洗澡,用各種人身攻擊語言辱罵她,還把她買的蔬菜放在廁所地板上,故意在上面撒尿。 李昱函律師現年60歲,是709案被捕律師王宇的辯護人。2017年10月9日她被瀋陽市公安局和平分局以談事為名誘捕,後被刑事拘留,11月15日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逮捕。李昱函律師患有心律失常的陣發性快速房顫、冠心病、頭外傷腦震盪(因維權被打造成的)...
付振川注:這是李發旺講述他與邵重國協助高智晟律師出逃,以及之後三人如何被抓的全過程。經李發旺書面授權和同意,以下是根據他虛弱的語音整理出的文字,現予發表。李發旺的微信號碼:zftw2588,網名:不要臉的政府貪腐的黨。請大家添加這位重情重義、關鍵時刻不出賣朋友的網友。 協助高智晟律師出逃 ——對李發旺先生的一次特殊採訪 李發旺10月26日被取保候審,30日夜間突然給我發來資訊,講述他與邵重國協助高智晟出逃,以及之後三人如何被抓的全過程。當時我感到很吃驚!因為,雖說在此之前我根據種種跡象和蛛絲馬跡判斷高律的此次失蹤並非公安抓捕、而是先有人協助他出逃、之後才被捕獲的,...
藺其磊律師於6月7日下午到北京市西城區看守所會見了廣東珠海維權人士李小玲。李小玲說,她因急性青光眼被珠海警方耽誤治療到廣州治療仍無果,但珠海警方如此對待明顯是報復她上訪。6月3日李小玲在北京國家大劇院附近舉了“李小玲六四光明行”等字樣的紙和點燃蠟燭,4日凌晨被帶到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5日上午被送到西城區看守所的嚴管倉,不能放風和購物;醫囑讓她每兩個小時點三種眼藥水,現只能一天點三次,眼睛疼痛得厲害。律師還未來得及讓李小玲簽字,警察就以“時間到了”為由把李小玲叫走。據悉和李小玲所謂同案的還有六七個人,現全部羈押於北京西城看守所,罪名為“尋釁滋事罪”。 藺其磊律師會見李小玲情況 藺其磊律師:...
王全璋律師被捕近兩年,是“709案”被捕者中迄今唯一毫無音訊的人。當局不僅拒絕他的妻子李文足為他聘請的律師會見他,還對這些律師進行各種打壓。近來,兩位官派律師通過各種途徑找李文足,試圖讓她同意他們代理王全璋案,就此,李文足發表公開聲明,指他們違反程序跟官方站在一起,就是夥同官方把一個清白的同行陷害成罪犯,幫著官方把王全璋的罪名做實。聲明說,王全璋現處在不自由的狀態下,如他有看似自己選擇的律師,一定是在被酷刑的情況下萬般無奈的選擇。李文足在聲明中表明堅持使用自己聘請的律師,並規勸擬做官派律師者自重。 拒絕官派律師的再次聲明 ——709李文足 2017年7月14日和今天,...
余文生律師向北京市檢察院發出刑事控告狀,要求依法追究北京市司法局局長苗林等人利用年審換證濫用職權打壓律師的責任。控告狀指,苗林自2016年11月擔任北京市司法局局長後,繼續打壓人權律師;在2017年5月北京律師進入非法年審(年度考核)月後,苗林及屬下更是利用官權配合中國各級公檢法看守所等強權單位,不給一些律師事務所年審、不給一些律師蓋年審備案章,以限制律師正常執業;余文生的律師執業證被以換發新律師執業證為名非法扣押。 余文生律師是“709”案被捕、至今仍被關押的王全璋律師的辯護人。 刑事控告狀 控告人:余文生,北京市道衡律師事務所律師,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區政達路2號CRD銀座712室,...

頁面

訂閱 維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