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維權

王全璋律師在2015年7月開始的、300多名律師和維權人士遭到打壓的“709”案中“被失踪”,之後,被羈押者或被判刑、或被釋放,只有王全璋律師音信全無——他不被允許會見家人和律師,外界不知其關押於何處、不知其生死……在失踪3年多之後,終於有律師會見了他。本文即是劉衛國律師講述其成為王全璋的辯護律師、會見王全璋及進行代理工作的情況。 關於王全璋律師涉嫌“顛覆國家政權”案通報 劉衛國律師 1、2018年6月下旬,被羈押在天津市第一看守所的王全璋律師向主審法官正式遞交了要求本人作為其辯護律師的授權委託書。 2、7月,天津市第二中級法院向本人轉達了前述委託事宜。...
文章說,深圳佳士公司的工友為抗議公司長期惡劣地對待員工,要求組建工會以維護自己的權利,但公司以開除、毆打等手段報復工人,一些工人還遭到當地派出所警察的毆打和非法關押。工人們為此前往派出所,高喊口號,要求嚴懲打人的警察,在全國熱心網友的關注和聲援下,被關押的工人獲得釋放,警方承諾三天出結果——如果警察錯,會懲罰,並給出書面道歉。 派出所門口響起《咱們工人有力量》 ——慶祝深圳佳士工友的初步勝利 2018年7月22日,在中國發生了兩件事情,一個是北京舉行了慶祝抗美援朝勝利65周年暨志願軍凱旋歸國60周年活動,一個是深圳佳士工友到燕子嶺派出所門口維權,要求建立工會,嚴懲打人員警——...
2018年4月18日,余文生律師家屬聘請的辯護律師常伯陽、謝陽到辦案單位徐州市銅山區公安局要求了解余文生案件的進展情況時,辦案單位向兩位律師宣讀了一份其稱是余文生親筆簽名的解聘律師、由自己另行聘請律師的聲明,並當場宣布辯護人喪失辯護資格、辦案單位不再安排接待。就此,兩位辯護人發表聲明指出:根據《關於依法保障律師執業權利的規定》,在押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提出解除委託關係的,辯護律師可以要求會見當事人,當面向其確認解除委託關係,故辦案單位宣讀的《聲明》不對辯護人產生法律上的約束力,辯護人將一如既往地履行辯護職責;鑑於本案的管轄權已經變更為徐州市公安局,懇請徐州市公安局依法保障律師的執業權利,...
北京維權律師余文生的妻子許豔4月20日收到徐州市公安局逮捕通知書,得知余文生於4月19日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妨害公務罪逮捕,關押在徐州市看守所。4月24日,許豔向徐州市看守所以快遞寄出《政府資訊公開申請表》,要求公開余文生入所時間、體檢情況、是否患病及治療、監室情況、管理制度、提審情況、使用手銬腳鐐的情況等資訊。余文生律師于2018年1月19日被捕,1月20日被以涉嫌妨害公務罪刑事拘留,1月27日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指定居所監視居住。余文生被捕一周左右,北京警方將其案件轉移到外地。 余文生律師情況通報 —— 余文生律師妻子向徐州市看守所申請政府資訊公開 4月20日,...
2018年4月19日,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及“709”案家屬王峭嶺、劉二敏、原姍姍陪同藺其磊律師、謝陽律師到天津市看守所要求會見王全璋,被拒絕。次日,李文足、王峭嶺、劉二敏再次陪同謝陽律師到天津市二中院提交手續、要求見法官,但法官不接電話,法警也不讓律師進去找法官,謝陽律師強烈表達要求:起訴到法院一年兩個月了,法官周虹不敢見律師,這算什麼?!2018年4月4日,“709”案被捕律師王全璋在其生死不明、與外界失聯的第999天,其妻李文足在其他“709”案家屬的陪同下,開始了從北京最高法院徒步行至天津二中院的“千里尋夫”之旅;4月10日她被北京警察強行送回在北京石景山區八角中里的家,...
4月13日,李文足向北京石景山區人民政府發出《行政復議申請書》,要求確認北京市公安局石景山分局對她實施“暴力限制人身自由”的行為違法。李文足在申請書中說,4月10日她在天津武清東馬圈鎮瑞豪賓館的大堂退房時,北京石景山區的警察陸凱、李谷帶人蜂擁而入,強行把她拽到一輛車上,送回在北京石景山區八角中里的家,隨後,有30多人守在她家樓下;她晚飯後出門去買水果時在小區門口被圍住並被沖撞,報警警察不出警。次日上午,幾位朋友來看她,遭到四五十人的暴力攔截,同時她家門被包括警察在內的四五個人死死頂住不讓她出去;下午其家阿姨帶孩子出門遛彎兒也不得,遭到辱罵,並被威脅:“只要你們敢出來就弄死你們”。“709”...
4月13日,王峭嶺向北京朝陽區人民政府發出《行政復議申請書》,要求確認北京市公安局朝陽分局對她實施“暴力限制人身自由”的行為違法。王峭嶺在申請書中說,4月9日她在天津武清東馬圈鎮瑞豪賓館大堂退房時,被突然闖入的一群人圍住,並被四五個彪形大漢暴力強行塞進一輛轎車,她強烈要求,其中一人才亮出朝陽區公安分局警察的工作證,但拒絕回答暴力限制她人身自由的法律依據,也不出示文書;她被帶到其北京居所社區外的街道上釋放。王峭嶺得知李文足還被關押在天津武清豆張莊派出所後,立即趕到天津武清豆張莊,當晚她們仍住在東馬圈鎮瑞豪賓館,次日上午退房時,王峭嶺再次被那伙人以相同的方式強行帶回北京。 “709”...
上海市民朱亞平就妻子葛開英因在“兩會”期間進京上訪而遭秘密關押發出公開信,呼籲國際社會關注。信中說,葛開英3月9日到北京投訴上海有關部門違法亂紀和對其實施迫害後,被上海市政府駐京辦人員及其僱傭人員秘密從北京綁架回上海關押,其後失去聯繫。 上海訪民葛開英“兩會”期間進京上訪,被帶回後遭秘密關押 朱亞平 尊敬的女生們先生們: 我叫朱亞平,住中國上海市徐匯區日暉六村176號105室。2018年3月9日我妻子葛開英去中國北京當局遞交信件材料,投訴中國上海市黃浦區建設和管理委員會和街道辦事處違法亂紀和實施迫害本人之事,在回家途中被上海市政府駐北京辦事處人員和其僱傭的恐怖分子(官方稱呼為臨時工)...
在辭舊迎新之際,中國人權律師團律師發表新年獻辭,稱儘管2017年“霧鎖神州,霾罩中華”,公權肆意違法、冤案接連不斷,人權律師繼續遭受迫害,但他們在2018年仍將一如既往地追求自由、民主、法治,繼續為那些冤屈者、良心犯辯護,以捍衛人權,促進公正。2018年是中國政府簽署《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20周年,他們呼籲當局履行承諾,儘快批准該公約,讓每個中國人都能堂堂正正地做一回公民。 惟有堅持才對得起這個時代 —— 中國人權律師團 2018 年新年獻辭 霧鎖神州,霾罩中華。當我們用這兩句話開始2018年新年獻辭的時候,朋友們可想而知我們的內心是一種何等的酸楚和悲涼。但是苦難愈深重,...
四川省蓬安縣失地農民陸大春向“黨和政府各位領導人”再次發出公開建議書,反映大量未建立征地社保關係的被征地拆遷農民和大量被待崗、下崗的職工在征地、改制過程中失地、失業而致其無法生存問題。建議書呼籲政府按照國策和關於征地的有關規定,為被征地農民辦理農轉非等手續,補發應有的社保金;為待崗、下崗職工建立養老保險等,以使其結束無止境的上訪、阻攔工程甚或被迫走上偷摸扒騙的違法犯罪道路等無奈之舉。 為弱勢無能的被征地農民和待、下崗職工以及和諧穩定含淚特再向黨和政府建個議 陸大春 尊敬的党和政府各位領導人:您好! 我叫陸大春,男,54歲,漢族,小學文化,四川省蓬安縣人,身份證號碼:...

頁面

訂閱 維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