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維權

【宗教自由】北京家庭教會維權人士徐永海致函兩會代表委員,尤其是來自遼寧、浙江和北京的代表委員,籲其關注基督徒受迫害的情況,落實憲法規定的公民信仰自由。
【王登朝妨害公務、貪污案】深圳市警察王登朝上訴案經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於2013年2月7日開庭審理,至今未果。辯護律師王全章請求最高人民法院提審此案。
【王登朝妨害公務、貪污案】深圳市警察王登朝,被派駐保安公司任最高職位,本來擁有月薪12000餘元,衣食無憂,卻為倡導公民待遇平等,於2012年初在深圳籌備舉行紀念孫中山的集會,結果於2012年3月8日被警方羈押,並於同年11月被以“貪污罪”和“妨害公務罪”判刑14年。深圳中級法院於2013年2月7日開庭審理其上訴案,至今尚未作出裁定。作為警察的王登朝,為什麼要做吃力不討好甚至有風險的事呢?您也許能在律師的會見筆錄裡找到部分答案。
整個早晨,他們三五成群陸陸續續來到市中心,持續的傾盆大雨打濕了他們的衣服,但對他們絲毫沒有影響。他們中有些人還拄著拐。到了中午,大約300位來自中國河南省各地或其它地方的上訪者,在省會鄭州的省民政廳前集合,他們希望省裡的干部會接受他們要求政府賠償和幫助的申訴。 這些上訪人士都是上世紀90年代不當採血賣血計劃的受害者。大約70萬中國農民從污染的血液中感染了艾滋病毒或艾滋病。艾滋病的蔓延與政府採供血系統混亂和管理不善直接相關。將近20年過去了,政府依然對這些受害者的悲慘處境熟視無睹,也不願意對輸血醜聞承擔責任。 他們是中國人口中最貧窮、最受欺凌的群體,沒有文化、缺少就業技能,...
英文書名:《劉曉波、〈零八憲章〉和 中國政治改革的挑戰》
【倪玉蘭】北京殘疾維權人士倪玉蘭因家遭強拆進行維權曾被以“妨害公務”罪兩次判刑,2012年4月又被以“尋釁滋事”罪和“詐騙”罪,合併判處執行有期判刑二年八個月並處罰金一千元;她丈夫董繼勤也被以“尋釁滋事”罪判刑兩年。夫婦二人不服判決上訴後,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至今未有結果。 7月中旬,倪玉蘭委託律師對西城區辦理自己案件的公安檢察幹警50餘人提出控告,認為他們明知自己無罪而追究其刑事責任,涉嫌徇私枉法罪,同時強制自己住進賓館且超期羈押涉嫌非法拘禁罪,應當追究刑事責任。 律師在一審中作為證據提交給法院的17張關於倪玉蘭的照片生動顯示:因為拆遷維權,倪玉蘭從一個原本身體健康、充滿活力、...
1993年,我因言論問題被浙江公安專科學校(浙江警察學院前身)辭退公職。 1998年,國家實行住房制度改革,改福利分房為購買房改房。房改房是國家針對職工工資中未包含住房消費資金的歷史事實,以低房價的形式對職工長期低工資勞動作出的補償。原單位無視我在該校工作十年的事實,以房改時我不在單位工作為由,非法取消了我購買房改房的權利。十多年來,我一直在跟該校交涉,要求歸還我購買房改房的權利,但校一直無理拒絕。到現在為止,其他早已離開該校的人都購買了房改房,唯獨我一個人除外,因我是由於政治原因離開的。給政治異見者製造成生存困難是中國政府的一貫做法,...
最近幾天失眠得厲害,過幾天要回新疆準備長期在那裡與胡軍、一個坐輪椅的二級殘疾的​​男人共同生活了。新疆國保會放過我倆嗎?有點擔心。因為我這幾天在上海,又在網上說了些話。華春輝和王譯就是因為都愛在網上說真話,被國保棒打鴛鴦,相愛而無法團聚,甚至在領結婚證的當天雙雙被抓、然後被勞教的,我和胡軍會是什麼命運呢?很擔心。 今年2月15日,剛過完情人節,我和胡軍就前後被兩群國保從他家抓走,國保扣押了我的鑰匙、身份證、銀行卡和包裡的錢,還要我簽了扣押清單,並聲稱要把我送回上海。國保們要我交代了與胡軍的認識過程,是什麼關係。國保認為我不能與胡軍一起生活,除非不在網上說話——為了不被折騰,我都答應了他們,...
2011年4月10日清晨,聚集到香港西區警署前的人們打破了這裡的寂靜。一群藝術家展開大幅綠、白兩色中英文橫幅。當更多的人到達時,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的一名成員開始派發印有「釋放艾未未」的橙色絲帶。一位教授開始分送由同情艾未未的藝術家設計的黑白體恤衫。體恤衫前面印著中文字「艾」、「未」或「來」,背後是英文的「釋放艾未未」。 一星期前,大陸敢於批評政府的藝術家艾未未在北京機場被拘留一事觸發了抗議示威。中國當局在沒有作任何正式指控的情況下,將艾未未拘留了80天。 香港的抗議活動從那天清晨開始,隨後每星期天繼續進行直到六月,這表達了香港人的憤怒和他們對香港的自由和法治狀況的關切。...
我想說的主要有兩點,這是根據我自己在管理一個環境政策智庫和我在與大陸的決策者和政府官員——既有在北京中央當局的,也有地方當局的——一起工作中所學到的經驗來說的。

頁面

訂閱 維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