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709大抓捕”五周年:对律师、法律工作者和维权人士的镇压

最后更新于:2020年7月9日

709大抓捕迫害了300多名律师、法律工作者和维权人士。下面的图表总结了他们被指控的罪名、刑期以及他们后续的状况(更新至2020年7月),排序以罪名严重程度和被羁押时间长短为标准。

被判刑的人权捍卫者

姓名

拘押及判决

后续状况

颠覆国家政权罪


胡石根

(民主与宗教自由主义者,家庭教会长老)

2015年7月10日被带走,11日被刑事拘留,后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有期徒刑七年六个月,剥夺政治权利五年。资料来源

狱中患上心脏病,多次申请保外就医被拒。2019年8月6日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专员加里·鲍尔呼吁中国当局立即无条件释放胡石根。目前仍在狱中服刑资料来源资料来源


周世锋

(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主任)

被官媒描述为“死磕派”律师的纠集者。2015年7月10日被警方带走并拘押,后被判颠覆国家政权罪成立,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资料来源资料来源

2018年1月北京司法局吊销其律师执业证,两个月后吊销了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的执业证书

目前仍在狱中服刑。资料来源


王全璋

(人权律师)

2015年7月9日被警方带走,一直不肯屈服,律师一直无法会见,后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剥夺政治权利五年。资料来源

其妻李文足一直持续不断为其呼吁,引起国际社会广泛关注。

2020年4月5日刑满释放,但被当局以防范新冠肺炎扩散为由送往老家济南,直到4月27日晚才获准回到北京家中与妻儿团聚。出狱后披露被酷刑仍不肯屈服的经历资料来源


李和平

(人权律师)

2015年7月10日被带走,后被判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剥夺政治权利四年。资料来源

2017年5月9日释放。

其妻王峭岭一直持续不断为其呼吁,并帮助其他709家属维权,创造了709家属抗争模式资料来源

 


翟岩民

(人权捍卫者)

2015年6月15日被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为由刑事拘留,后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剥夺政治权利四年。资料来源

2019年1月接受博闻社专访。

现刑期已满资料来源


勾洪国

(人权捍卫者)

2015年7月10日被带走,11日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为由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后被判“颠覆国家政权罪”成立,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剥夺政治权利四年。资料来源

2017年6月获准赴京求医进行胆囊切除手术。现刑期已满资料来源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吴淦

(又名屠夫)
(人权捍卫者)

2015年5月被以“涉嫌寻衅滋事”为由拘留,后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资料来源

目前仍在狱中服刑


余文生

(人权律师)

代理过多起“709大抓捕”案件。2018年1月19日被以涉嫌在几年前"寻衅滋事"传唤,被拘押后指控改为在传唤时"妨害公务",1月27日又将指控改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被抓前一天发表修宪建议,建议删除宪法序言。资料来源

2020年6月17日妻子许艳接到徐州市检察院的电话,告知余文生已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四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

目前在狱中


江天勇

(人权律师)

2016年11月22日被以“冒用他人居民身份证”为由行政拘留9日,2016年12月1日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为由指定居所监视居住,2017年5月31日被执行逮捕,2017年11月21日被判定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成立,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指控包括“编造谢阳被酷刑的文章”。资料来源

2019年2月28日刑满释放后至今遭软禁在河南信阳老家,被24小时严格监控,不被允许就医,被禁止出境与妻子团聚。资料来源


谢阳

(人权律师)

2015年7月11日在湖南长沙被带走,2016年1月8日被执行逮捕,2016年11月21日被拘押近一年半后准许会见律师;2017年1月19日谢阳的律师陈建刚和刘正清传出《会见谢阳笔录》,公开其遭受酷刑的细节,引起国际关注;其后,谢阳在央视认罪,否认遭受酷刑;2017年5月被取保候审;2017年12月26日被判“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成立,同时判决免于刑事处罚。资料来源

2017年2月19日,妻子陈桂秋和两名女儿逃亡泰国,后飞抵美国。

谢阳一直被监控,被禁止出境与妻女团聚,但其持续为709案王全璋、余文生、江天勇等人辩护。

2019年6月对外披露被以女儿作为威胁迫其认罪,坦承跟当局交易以保住律师证不被吊销。资料来源

寻衅滋事罪

尹旭安
(人权捍卫者)

2015年7月25日,因与王芳、耿彩文等人在武汉市黄鹤楼前身着声援屠夫(吴凎)的文化衫,并拍照上传网媒,随于7月28日被警方从家中带走,同年8月23日被转为刑拘,9月26日被以涉嫌“寻衅滋事”批捕,2017年5月27日被以“寻衅滋事罪”判刑三年六个月。关押期间遭狱警殴打虐待,身心伤害巨大。

2018年12月27日刑满获释。2019年5月又遭抓捕,被刑事拘留羁押在大冶市看守所。资料来源

王芳
(人权捍卫者)

2015年7月28日被拘留,2017年7月18日被以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2018611日获释资料来源


李燕军

(人权捍卫者)

2015年6月15日被带走,2017年9月8日被以“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五个月。资料来源

2017106日刑满释放资料来源


姚建清

(网名小羊羔)
(人权捍卫者)

2015年6月15日被以“涉嫌寻衅滋事”为由刑拘,一个月后被释放,旋即又2015年7月17日被“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逮捕,2016年底被以“寻衅滋事罪”判刑两年。资料来源资料来源

201764日刑满释放资料来源


刘星

(又名老道)
(人权捍卫者)

2015年6月15日被刑事拘留, 2016年12月28日被判刑两年。资料来源

2017525日刑满出狱资料来源


张卫红

(又名张皖荷)
(人权捍卫者)

2015年6月15日被刑事拘留,2016年12月29日被以“寻衅滋事罪”判刑一年八个月。资料来源

201713日刑满释放

被抓捕但没有被判刑的人权捍卫者

姓名

打压行动

后续状况

 


李春富

(人权律师)

李和平律师的弟弟。在寻找李和平的过程中于2015年8月1日被天津警方带走并拘押。

2017年1月12日获取保候审,1月14日被确诊为精神分裂症;其透露被关押期间被当局要求每日服用被官方人员称为治疗高血压的药物;停止执业一年半后恢复执业;2019年12月16日在云南准备过境老挝时被无理由禁止出境。资料来源


谢燕益

(人权律师)

2015年7月12日在北京被刑事拘留,随后被以涉嫌扰乱法庭秩序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为由指定居所监视居住。2017年10月披露在羁押期间被酷刑的细节。资料来源资料来源

2017年1月5日获准取保候审后被控制在天津一家酒店,1月18日获准回家;2018年11月16日律师证被注销;因公安施压被迫多次搬家,一度无家可归;2019年12月透露一家人仍被当局控制,被禁止出境,三名未成年孩子也被当局拒绝办理护照;2020年3月疫情期间发布《释放所有政治犯普遍特赦刑事犯致全国人大公开法律意见书》。资料来源资料来源资料来源资料来源


刘四新

(刑法学博士、经济学博士后)

2015年7月10日被天津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为由刑事拘留,2016年1月8日被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为由执行逮捕。资料来源

2016年9月29日获准取保候审。资料来源


林斌(望云和尚

(人权捍卫者)

2015年7月10日被天津警方带走,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为由指定居所监视居住,2016年1月被执行逮捕。资料来源

2016年8月6日获准取保候审,取保后被软禁在天津两个多月,再送回褔建的褔鼎资国寺软禁;取保期满后又被转至向山寺改为半软禁状态,偶尔可以外出,但无法跟外界联络;直到2018年7月24日才获准回家。资料来源


刘永平

(又名老木)
(人权捍卫者)

2015年7月10日被带走,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资料来源

2016年8月下旬获准取保候审。资料来源

唐志顺
(人权捍卫者)

2015年10月6日,唐志顺、幸清贤和王宇的儿子包卓轩在缅甸一家宾馆被身穿制服的人带走,但缅甸政府否认知情,外界怀疑中国政府跨境抓人。2016年5月4日被以涉嫌“组织他人偷越国境”为由执行逮捕。资料来源资料来源资料来源

2016年12月获准取保候审,但被当局限制与外界接触。资料来源

幸清贤
(人权捍卫者)

见上,与唐志顺同案。

2016年12月获准取保候审,,但被当局限制与外界接触。资料来源


王宇

(人权律师)

2015年7月9日被带走,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为由指定居所监视居住。10月17日中央电视台播放王宇谴责境外人士协助其儿子包卓轩逃离中国的行为。资料来源

2016年7月获准取保候审;2017年7月天津市公安局解除其取保候审强制措施;出狱后向媒体披露自己遭受的酷刑及被当局以其儿子为要挟被逼“认罪”的经过。资料来源


包龙军

(法律工作者)

2015年7月9日,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准备带儿子包卓轩飞往澳大利亚求学时被警方带走,在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六个月后,被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为由执行逮捕。资料来源

2016年7月获准取保候审,2017年7月天津市公安局解除其取保候审强制措施。

包卓轩于2018年1月17日抵达澳大利亚求学;王宇和包龙军遭到当局边控,无法出境。资料来源


赵威

(又名考拉)
(李和平的助理)

2015年7月10日被带走并拘押,2016年1月8日被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为由执行逮捕。被抓捕时年仅24岁。资料来源资料来源

2016年7月7日获准取保候审,长期处于国保监视之下;2017年5月首次在微博承认在审讯压力下被逼妥协,称对未来感到恐惧。资料来源


李姝云

(实习律师)

2015年7月10日在北京被警方带走并关押,后被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为由执行逮捕。资料来源资料来源

2016年4月获准取保候审,一年后被解除取保候审强制措施;2017年5月对外披露其被关押时所受到的酷刑细节和不公遭遇,包括被接连罚站16个小时及被强迫吃药等。资料来源


隋牧青

(人权律师)

2015年7月10日被拘留,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为由指定居所监视居住。资料来源

2016年1月6日获准取保候审;2018年2月被广东司法厅吊销律师证。出狱后透露在羁押期间被剥夺睡眠及威胁施加酷刑。资料来源

谢远东
(实习律师,原中央电视台记者)

2015年7月10日在北京被天津警方带走,被以涉嫌“寻衅滋事”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为由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2016年1月初获准取保候审。资料来源


黄力群

(人权律师,原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信访局副局长)

2015年7月10日在北京被天津警方带走并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资料来源

2016年1月7日获准取保候审。2020年6月其子黄雪飞到洛杉矶中领馆前抗议,指其父亲在羁押期间被强迫服用药物,被迫害至重度抑郁症,害怕外面世界;自己也长期被国安监控。资料来源

王芳
(律所的出纳)

2015年7月10日被拘留。

2016年1月7日获准取保候审。资料来源


任全牛

(人权律师)

赵威的代理律师。发布消息披露赵威在看守所遭人身侮辱;2016年7月8日被郑州巿公安局以涉嫌寻衅滋事为由刑拘;8月1日郑州公安公布其手写的悔过书照片并准其取保候审。

2017年8月3日解除取保候审强制措施。资料来源

耿彩文
(武汉维权人士)

2015年7月28日被处行政拘留15日,8月11日转为刑事拘留。资料来源

2015年9月26日获释。资料来源

仍然失踪或被拘留(最后更新:2016年2月5日)

2015镇压律师:简要年表(最后更新:2017年9月18日)

2017

1月3日

吴淦(又名屠夫)的辩护律师葛永喜在网上发布消息说,吴淦已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寻衅滋事罪正式起诉至天津市第二中级法院。

当天下午,在天津第二中级法院,葛永喜被告知不能会见吴淦,须待法院确认其辩护人身份后才能会见。资料来源

1月4日

自2015年7月开始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羁押的律师谢阳,与他的辩护律师陈建刚和刘正清会面。律师在发表的会见谢阳笔录中披露:当局以认罪和构陷律师同仁为条件让谢阳取保候审,遭到谢阳拒绝;谢阳在被羁押期间遭受严重酷刑。资料来源

1月5日

谢燕益妻子原珊珊说谢燕益已获释,但待在天津的一家酒店里,处在当局的监控中。资料来源

自由亚洲电台报道说,唐志顺幸清贤已于一个月前被释放;唐志顺已回到在北京的居所,但幸清贤下落不明。资料来源

1月12日

人权律师李和平的弟弟李春富律师获取保候审回到北京的家中,但精神状况异常。李和平妻子王峭岭李春富骨瘦如柴,目光呆滞,并且处在极度恐惧的状态。回家后,李春富仍然处于非常紧张的状态,并且对妻子有暴力倾向。资料来源

1月14日

在6个月监视居住期间遭受严重酷刑,被羁押500多天后获释的李春富,今天在家人和多位律师的陪同下到医院检查身体,被确诊为精神分裂症。资料来源

1月18日

谢燕益回到家中。他2015年7月被羁押,2017年1月5日获释后被控制在天津一家酒店中。资料来源

1月18日,来自澳大利亚、法国、西班牙、美国、英国等世界各地的资深法官、律师和法学家发表公开信,对中国709案被捕律师和法律助理以及他们的同事、支持者和家属所遭受的打压表达持续关注。资料来源

1月23日

根据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报道,李和平王全璋和其他709被捕律师在6个月监视居住期间均遭严重的酷刑,包括遭强电流电击致昏厥。资料来源

李和平妻子王峭岭经过多次查询后,发现她丈夫被以化名“李小春”关押在天津第一看守所;该看守所之前否认拘押李和平资料来源

1月28日

欧盟对外事务部发表声明,敦促中国当局立即调查谢阳案中的酷刑情况,以及关于李和平和王全璋遭受酷刑的指控,并呼吁释放包括江天勇在内的被拘留的律师和维权人士。资料来源

2月1日

1个月前曾传出幸清贤已获取保候审,但消息一直未得到证实,刘晓原律师今日向自由亚洲电台证实,幸清贤去年底被取保候审,现已回到成都的家中。资料来源

2月14日

王全璋律师被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资料来源

3月1日

官方媒体《环球时报》发表文章,称谢阳律师遭酷刑的文章是江天勇律师为迎合西方凭空捏造的。资料来源

3月4日

中国中央电视台(CCTV)播出对江天勇律师的“采访”,江天勇“承认”关于律师谢阳遭酷刑的文章是他编造的。资料来源

3月9日

谢阳的妻子陈桂秋发布视频,呼吁国际社会关注她丈夫的案件。她谴责中国法治状况的恶化,并呼吁当局无罪释放709案被捕人士。资料来源

3月10日

陈建刚律师发布一段30多分钟的视频,称对他所写的会见谢阳的笔录的每个字都承担责任——笔录详细记录了谢阳在拘押期间遭受酷刑的情况;陈律师同时还谴责官方媒体所谓谢阳遭受酷刑是“为迎合西方凭空捏造”的无耻报道。资料来源

4月5日

谢阳的妻子陈桂秋致信官派律师贺小电,质问他在当局一再拒绝谢阳家人委任的两名律师陈建刚刘正清会见谢阳的情况下,为何他未获谢阳家人的委托而多次会见谢阳。资料来源

4月10日

陈建刚律师再次收到北京朝阳司法局的电话,称要对他进行调查。陈律师说,律师贺小电会在当天再次会见谢阳;陈律师强调说,当局拒绝让谢阳家人委托的律师会见谢阳既不合理也不合法。资料来源

4月20日

谢阳的妻子陈桂秋发文说,长沙中院将于2017年4月25日公开开庭审理谢阳“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扰乱法庭秩序罪”一案,贺小电律师将作为辩护人出庭。资料来源

4月25日

谢阳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扰乱法庭秩序罪”一案原定4月25日在长沙中级法院开庭,数十名谢阳的支持者聚集在法院门外,但法院突然宣布推迟开庭,没有公布任何原因和延迟后开庭的时间。资料来源

4月28日

天津市第二中级法院在其官方微博上宣布,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李和平律师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剥夺政治权利4年,并称因李和平案涉及国家秘密,法院于三天前的4月25日对李和平案进行了不公开开庭审理。资料来源。李和平律师的妻子王峭岭今天在Youtube上发布的视频中说,当她听到李和平已被判缓刑时感到震惊,因为这意味着李和平已被秘密审判;她还说,与国保一起守候在她家门口的官派律师还冲上来抢夺她的手机,并试图打人。(视频

5月3日

陈建刚律师、其妻和两个孩子及两位朋友在云南西双版纳景洪市旅游时,于下午1点多被警察抓到勐养派出所;下午5点多6人被十几个持枪警察分几辆车带走。资料来源。2017年1月,陈建刚律师公布了他会见709案被捕律师谢阳在拘押期间遭受酷刑情况的笔录;谢阳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和“扰乱法庭秩序”。

5月8日

谢阳律师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和“扰乱法庭秩序”案在长沙市中级法院开庭,法院未作宣判。法院还在湖南电视台发布了一个视频,视频中谢阳承认与国外媒体共同炒作事件,并称自己没有受到过酷刑。资料来源

官方媒体《环球时报》 报道,谢阳在庭审后已被取保候审释放。资料来源

谢阳在今年1 月 13 日手书的声明(后被发表在网上)中说:“如果将来有一天我认罪了,无论是以书面的还是以录音录像的方式,那都不是我真实意思的表示,或者是因为持续酷刑折磨,或者是因为交换,用认罪换取取保回家,回家和家人团聚”。资料来源

5月9日

李和平律师获释回家。网上发布的照片和视频显示,李和平明显消瘦、变老,头发变白。李和平于2015年7月10日被拘留。资料来源

6月4日

姚建清刑满释放。她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判刑2年(庭审及判刑日期不详)。资料来源

7月18日

王芳案在武昌区法院开庭,当日被以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资料来源

8月22日

江天勇在长沙中级法院对他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的庭审中认罪服罪。人权组织认为他被迫认罪。资料来源

反应
国内行动
联合国和政府

澳大利亚政府,外交贸易部,“中国最新人权发展”,2015年7月17日

加拿大政府,外交贸易与发展部,“加拿大严正关切在中国被拘留和失踪的律师和活动家”,2015年7月16日

联合国人权,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律师们需要被保护,而不是被骚扰’——联合国专家们敦促中国停止拘留做法”,2015年7月16日

欧盟对外事务部,“发言人就中国最新人权发展状况声明”,2015年7月15日

美国国会及行政部门中国问题委员会,“更明目张胆的漠视基本人权”,2015年7月14日

德国外交部,“人权专员Strässer谴责中国大规模拘捕律师”,2015年7月14日

美国国务院,“美国谴责中国拘留人权捍卫者”,2015年7月12日

 
专业协会
 
民间社会

行动

声明

“709大抓捕”五周年相关文章
被批捕的律师及维权人士

2015年7月14日

从 7 月 9 日开始,在不到一周里,中国至少有159名律师和维权人士被失踪、拘留或被带走讯问,其中包括著名维权律师王宇、周世锋、李和平和隋牧青——这些律师经常代理因宗教信仰、强迫拆迁和参加维权活动受迫害者的案件。(请参阅“中国人权律师关注组”网站的“即时更新”名单)

当局这次在全国范围内对律师的抓捕行动,规模是空前的,远远超过2011年在“茉莉花革命”后当局所采取的类似镇压行动——当时有 24名 律师“被失踪”,52人以上被刑事拘留

中国人权执行主任谭竞嫦说:“大规模围捕在司法第一线为维护权利而抗争的维权律师和维权人士,暴露了当局所谓‘依法治国’的真实面目:不过是一种镇压本国公民的武器;它严重损害了中国政府的国际信誉和在国内的合法性。” ……更多

相关资料
有关法律信息
  • 关于律师作用的基本原则 (1990): , CH
  • 刑法修正案(九)(草案二次审议稿)条文(2015): ,
  • 刑事诉讼法2012 (修):

中国当局对全国各地的维权律师和活跃人士展开大规模镇压,并滥用法律程序,恶意抹黑这些人士和专业组织。然而,勇者不畏强权,他们对官方的宣传围剿仍然无畏地发出自己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