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维权

编者按:在纪念“六四”三十周年前夕,“天安门母亲”群体授权“中国人权”发表长篇祭文并致中国国家领导人公开信《哭“六四”大屠杀中罹难的亲人和同胞们》,全文如下: 一 我们是一群在“六四”大屠杀中痛失亲人的公民。 卅年前,中国首都北京天安门前的十里长街和京城中轴线沿线,全副武装的戒严部队动用机枪、坦克、甚至国际上已禁用的达姆弹,屠杀毫无戒备、手无寸铁的和平请愿的青年学生和市民。这场腥风血雨的大屠杀夺去了成千上万鲜活的生命,让成千上万个家庭坠入无底的深渊。 这场大屠杀是在全世界的聚光灯下发生的。好几年间,北京的许多路口、大街小巷上仍弹孔累累、血迹斑斑。尽管卅年后,这些罪证已被林立的高楼、...
我没抱希望派出所会同意。我的心情恶劣到了极致。因为,在所有关心江律师的朋友中,我现在离他最近,但却不得见他!一想到我要被这帮混账警察强行送回罗山,我就气不打一处来!
我和唐荆陵律师相识已有十几年。唐律师是个有思想和学养的人,他的眼神清澈、真诚,谈吐平和,语言精炼,条理清晰。失去了律师证的唐律师并没有因此而退缩,他比我乐观、坚强。我的朋友,我的兄弟,我拿什么安慰你、迎接你呢?让我们一起见证未来,且看历史饶过谁。
全璋,今年是被迫分开的第四个春节了。我下了很大决心把儿子送走。明天,姐妹们出发,我们一起陪全璋辞旧迎新过猪年!
谭作人自90年代初就开始做环保,为了5.12公民独立调查付出了5年自由的生命。刑满出狱后,依然一如既往地坚持,提起5.12那些死难的学生和依旧在维权的路上苦苦挣扎的学生家长们,他还是忍不住神伤。六四事件,改变了谭作人先生的一生,正是经历了六四的那个夜晚,才有了他此后更加坦诚而无悔的人生。
二十一世纪的中国公民面对权利被公然剥夺的现实,如何捍卫自己的尊严,如何追讨回属于自己的权利,这的确是个必须迎应的课题。朱承志先生以自己的行动,行出了现代公民的典范,值得国人学习。
据文章,1993年,作者刘小涛的妻子在贵州省黄果树风景区游玩时被突然袭来的大水冲走遇难,作者调查得知,此次大水是黄果树风景区管理处为接待中共最高层直接安排的来自香港和澳门的“减灾扶贫考察团”,为使瀑布更壮观、突然开闸放水而为;该事故至少造成八人遇难(四人姓名被公开)。虽然当地政府有关部门认定该事件是“一起重大安全责任事故”,并承诺要查清和处理责任者,但有关责任者不仅没有被追究责任,反而很快都升了官,责任单位、责任人及有关部门至今隐瞒真实情况与死亡人数。国内媒体对该事件的报道只偏重民事赔偿方面,对其刑事追责的诉求则进行淡化。25年来,为了爱妻的在天之灵得到安息、为了不再有人遭遇相同的厄运,...
责任单位、责任人草菅人命,一而再、再而三,多次给无数个家庭造成灾难与不幸的犯罪分子却得到了高官厚禄的奖赏,这是对无数冤魂的侮辱与亵渎,对正义与法律的嘲讽与践踏!我可以原谅,但要看到罪犯真诚的忏悔;我可以宽恕,但不容忍剥夺我宽恕的权利——必须把宽恕之权还给我!
隋牧青律师9月20日发布消息说,他的妻子孙世华作为访民周建彬的辩护律师,当日下午三点多钟前往广州荔湾区华林派出所欲与主办警官沟通此案时,遭派出所警察殴打并被非法扣押。他打110报警,要求派员到派出所取证,但110先是不肯出警,后转告他如果拨打110超过一定次数,将以扰乱警方工作秩序论处。在隋律师的不断要求下,110才终于派员到场为孙世华律师做笔录,但截至发稿为止,孙世华律师仍未获释。 隋牧青律师因代理多起维权案件于今年初被吊销律师执照。 访民案代理律师孙世华遭警察殴打并被非法拘禁 隋牧青律师 2018年9月20日 我太太孙世华作为访民周建彬的辩护律师,...
我和老于算是很熟的,近年来我们一起并肩战斗于维权之路上,我们是同道、同志。同志受难,我心痛矣。老于是近年来济南乃至整个山东最活跃的维权人士之一,堪称志士!他是山东维权的一面旗帜!

页面

订阅 维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