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維權人士

福建維權人士吳淦(網名“屠夫”)“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案於8月14日上午在天津市二中院秘密開庭,法院附近戒備森嚴,20多名聲援者在天津被抓、被失聯,數名外媒記者被帶離。 吳淦案秘密開庭,20 多名聲援者被抓,外媒記者被帶離 國內消息 2017年8月15日 8月14日吳淦案開庭,在天津被抓和失聯的聲援者名單如下(網絡綜合信息): 王荔蕻、劉星、丁玉娥、朱承志、岳三哥、陸聰利、王譯、佩利、李北省、黃懷覺、許光利、凌聖智、何家維、季新華、羅漢生、戈平、王金龍、張茂林、劉惠珍、陳燕華、鮑乃剛。 被抓後,一些人被所屬地國保帶回;王荔蕻因心髒病等病重已經回北京住院。 以下信息來自於 孫東生 的微信:...
王全璋律師被捕近兩年,是“709案”被捕者中迄今唯一毫無音訊的人。當局不僅拒絕他的妻子李文足為他聘請的律師會見他,還對這些律師進行各種打壓。近來,兩位官派律師通過各種途徑找李文足,試圖讓她同意他們代理王全璋案,就此,李文足發表公開聲明,指他們違反程序跟官方站在一起,就是夥同官方把一個清白的同行陷害成罪犯,幫著官方把王全璋的罪名做實。聲明說,王全璋現處在不自由的狀態下,如他有看似自己選擇的律師,一定是在被酷刑的情況下萬般無奈的選擇。李文足在聲明中表明堅持使用自己聘請的律師,並規勸擬做官派律師者自重。 拒絕官派律師的再次聲明 ——709李文足 2017年7月14日和今天,...
江天勇的妻子驚聞江天勇解聘兩位辯護律師的聲明,不相信這是江天勇的真實意思。她推定,江天勇在被指定監視居住六個月屆滿之時簽署解聘辯護律師的聲明,是酷刑之下的產物,並特此聲明:家屬有權聘請律師,非見到其本人確認,解聘聲明無效;兩位律師受家屬委託,繼續工作直至江天勇被釋放。 江天勇是在去年11月中旬探望“709”案件被捕律師謝陽的妻子陳桂秋及陪同她與謝陽的辯護律師到長沙看守所了解謝陽的會見事宜後,於11月21日晚在上火車準備回京時失聯的;12月17日中國媒體報導稱,江天勇因涉嫌“非法持有國家機密文件”、冒用他人身份證以及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遭到警方逮捕。 關於江天勇被脅迫辭去辯護律師的嚴正聲明...
河南省鶴壁市濬縣看守所在押人員趙現中於2017年4月18日心髒病發不治身亡,其後家屬獲知,在趙現中22個月的關押期間,他因心髒病發曾三次被送往醫院急救,醫院建議住院治療及完善相關檢查,但看守所隨行人員強行將他帶回,趙現中未能做任何心髒病的基本檢查和治療。家屬請求公安部門就看守所人員的失職瀆職行為進行調查,但濬縣公安局給出了趙現中屬於正常死亡範圍的書面報告,僅以口頭形式告知家屬濬縣看守所不負有任何形式的責任。家屬向濬縣檢察院提出了复議,檢察院2017年5月9日表示,根據“相關規定”將於60日之內出具對於“趙現中是否屬於正常死亡”的複議報告,而非家屬最初提出的“看守所是否存在失職瀆職行為”...
“709”案被捕律師謝陽、李和平、李春富及維權人士吳淦等人在被羈押期間遭受毆打、被強迫服用不明藥物、剝奪睡眠、被濫用戒具等嚴重侵犯基本人權的情形相繼曝光,就此,80多位中國律師和維權人士致信全國人大常委會,要求依照憲法的規定立即成立特別問題調查委員會,就“709”系列案件存在的酷刑問題以及其他違法犯罪問題進行獨立調查,並向全國人民公開調查結論,及依法追究相關違法或犯罪人員的法律責任。該信開放簽名,連署郵箱: 871210035@qq.com 。 關於要求成立特別調查委員會查明“ 709 ”系列案件辦理過程中有關酷刑問題的建議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 自2015年7月9日以來,...
上海維權人士馮正虎於2015年10月5日在浦東機場被限制出境,邊檢警察稱因其“出境後可能危害國家安全”,據說是與709律師案有關今年2月20日馮正虎再次獲得日本簽證,準備去日本探親旅遊,購買了3月3日赴日的往返飛機票。這次,他事先通知上海市公安局國保警察,但他們也不清楚馮正虎是否能出國,因2015年10月5日被限制出境的禁令來自北京;他們提議馮正虎改期,避免在敏感日子(兩會期間)發生限制出境的尷尬事件,馮正虎接受建議,將赴日日期改為5月15日在時隔一年半後,不知限制其出境的禁令是否已撤銷,特此,馮正虎於4月16日向中國公安部提出政府信息公開的申請,...
5月8日,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和擾亂法庭秩序起訴的“709”人權律師謝陽案在長沙市中級法院進行所謂的一審公開開庭審理。謝陽在法庭上承認被指控的犯罪事實“屬實”,並稱未受到刑訊逼供,更沒有受到過酷刑,等等。其妻為此發表聲明,譴責當局的各種不法行為,並斷定謝陽是因受到了非人的酷刑折磨,為了求生存,才屈膝於公權力的。謝陽曾在2017年1月13日委託律師發表聲明,稱他若認罪,那不是他的意思的真實表達,而是因為持續酷刑折磨所致。 陳桂秋關於謝陽案開庭審理的譴責聲明 我極其氣憤地看完了長沙市中級人民法院的所謂公開開庭,謝陽對指控的犯罪事實“屬實”、否認刑訊逼供、並聲稱“他們完全保障了謝陽的權利”。...
3月31日宣判後,律師於4月6日上午第一次會見了蘇昌蘭。蘇昌蘭告訴律師,雖然她對判決有所預料,但判決後還是感到氣憤難平,認為她因參與本村的萬畝土地維權先失去工作,再遭判罪完全是打擊報復。律師和蘇昌蘭交流了二審聘請辯護律師的意見,並於當日下午向佛山中院提交了上訴狀和要廣東省高院公開開庭審理二審的要求書。 蘇昌蘭的丈夫、哥哥和婆婆在她被宣判後不久即與外界失去聯繫,直至律師與她會見時仍然沒有消息,蘇昌蘭對此感到非常吃驚。 判決後第一次會見蘇昌蘭 吳魁明 2017年4月9日 3.31宣判後,4.6上午律師第一次會見了蘇昌蘭。說到判決,蘇昌蘭雖然有所預料,但判決後還是感到氣憤難平。...
北京維權人士倪玉蘭幾天前花4萬元租下一處房子,接著就受到中介和房東等人的騷擾,並被要求搬家,稱這個房子是公房不准出租,而她租房時中介說是私房。4月15日晚,一群年輕壯漢闖進她的出租房,把她丈夫和女兒拖走,她也被女假房東及其兒子等人拖走。他們被囚禁兩個多小時後,扔到德勝門附近。倪玉蘭因為拆遷維權,從一個原本身體健康、充滿活力、工作條件優越、生活充滿陽光的公司法律顧問變為一個無住所、無工作、行走不便、屢次入獄的殘疾人。 維權人倪玉蘭被強行拖出已付 4萬的出租房 (北京)徐永海 2017年4月16日 倪玉蘭電話:18910171015 董繼勤電話:13240287061...
2017年3月31日,四川著名異議和維權人士陳雲飛被成都武侯區法院以“尋釁滋事罪”判刑4年。聽到判決後,陳雲飛當即用雙手作出勝利手勢,並表示上訴,理由是判得太輕了。2015年3月25日,陳雲飛與其他20餘名人士前往成都市新津縣為“八九六四”死難學生肖傑、吳國鋒掃墓,在回程途中遭到上百名持槍特警攔截並被帶走,次日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4月30日被以相同罪名正式逮捕。其後成都市檢察院取消了對其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的指控,將案件下移武侯區檢察院。起訴書主要是針對陳雲飛搭靈堂批評武侯區政府等維權活動進行了指控,指其涉嫌尋釁滋事罪。...

頁面

訂閱 維權人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