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堆矿石为冢,立矿石为碑

2014年07月25日

任文联,男,家在内蒙古巴彦淖尔市临河区,1970年生,遇难前是北京科技大学采矿系一年级大学生。

1989年6月4日凌晨在长安街六部口头部中弹,一只胳臂被轧断,左胸腔被轧扁,因伤势过重在北京积水潭医院死亡,年仅19岁。

2013年10月3日我们乘火车去巴彦淖尔市,经过14个小时的旅程,于次日凌晨3点40分到达临河。任文联的弟弟热情地接待了我们。

任文联的父亲任金宝,今年75岁,一位善良朴实、性格豁达的老人。他有6个子女,老伴已去世多年,大女儿、二女儿在老家务农,三女儿在中学当老师,四女儿患脑瘤于2013年病故。大儿子任文联是学习最好、最有前途、能考上北京的大学生,他是全家人的骄傲和希望。小儿子在当地大学毕业,现在临河区政协工作,他一家三口负责照顾父亲的生活。

回想起1989年5月1日任文联回家探亲,相聚的情景历历在目。父子俩谈当前的形势,畅想着美好的未来。父亲嘱咐儿子要好好学习,将来报效祖国。但谁也没有想到这一次分别竟成为永诀。一个月后得知儿子遇难的消息,老人如五雷轰顶,一时间难以接受,精神上受到沉重的打击。后来在孩子们的安慰下,老父亲渐渐从丧子之痛中摆脱出来。小儿子将父亲接到城里,无微不至地照顾老人,同时老人为了减轻子女的负担,每天坚持锻炼身体。这是一位多么好的父亲啊!有子女的孝顺和关爱,感到不再孤独,在漫长的岁月中等待为儿子伸冤昭雪的那一天。

眼见这位老人在儿女的关爱中安享晚年,我们由衷地感到欣慰。

第二天我们在任文联家人陪同下前去墓地祭奠。

任文联的墓地在巴彦淖尔市乌拉特后旗的郊区——阴山山脉中。我们爬过一座座大山,沿着蜿蜒山路前行。经过一个多小时艰难跋涉,终于到达一座向阳的山顶。亲人们将他安葬在蕴藏矿石的山上,立矿石为碑,用矿石堆砌为冢,以表示对他的愿望未能实现的惋惜。任文联本是北京科技大学采矿专业的大学生,生前愿望就是毕业后回家乡奋斗,立志以采矿事业报效祖国。然而六四一声枪响,结束了亲人的希望,也结束了年青人报效祖国的雄心大志。世界上的墓地有很多种,但是你绝对没有见过如此朴素如此壮观的墓地。

大家来到墓前——亲人们摆上各种水果,点上一颗颗香烟,烧上一把把纸钱;我们代表天安门母亲献上一束鲜花。呼啸的山风伴着亲人的呼唤,轻轻的烟雾随风飘荡,带去大家无限的思念和哀伤。年青人安息吧,愿你长眠在家乡的热土,没有疼痛和忧伤。

如此壮观如此肃穆的场面,我们的内心受到强大震撼。亲人用心极致,逝者回归自然。让我们永远铭记:在祖国的西北边陲有一个独特的墓地,那里埋葬着一个有志青年。

 

©中国人权版权所有。若转载,请致函 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获授权协议。

作者简介

尹敏张彦秋是“天安门母亲”成员。

任文联

任文联,男,家在内蒙古巴彦淖尔市临河区,1970年生,遇难前是北京科技大学采矿系一年级大学生;1989年6月4日凌晨在长安街六部口头部中弹,一只胳臂被轧断,左胸腔被轧扁,因伤势过重在北京积水潭医院死亡,年仅19岁。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