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我不再害怕,我要站出来签名

2014年04月17日

赖笔是北京医科大学87级学生,1989年6月3日晚上,他与另外两个同学一起出去,那两个同学先行回去,只有他留在西长安街上,6月4日临晨,为抢救伤员在南长街口被流弹击中脑部,送北京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抢救无效死亡,年仅21岁。

我们的第二站是到广西南宁市邕宁区,看望赖笔的父亲赖运迪。

邕宁,原是广西省一个壮族自治县,与南宁市相毗邻,随着城市的发展和扩大,现在与南宁市合并,成为南宁市的一个区。

2013年10月16日,我们从广州出发,坐了一夜的火车,第二天早上7点多到达南宁市。安顿好住处后,给赖运迪的女婿打电话,告诉他,我们已经到了南宁,问他怎么坐车去他那里。事先,从北京出发时,已经和他联系过。这么多年来,我们和赖运迪的联系,都是通过他的女婿。

他在电话里告诉我们,在火车站总站坐701直接就可以到邕宁了,他会在邕宁的车站上接我们。很有意思的是,我们在广州看望田维炎一家,和到南宁看望赖运迪一家,坐的公交车都是701,中间只相差一个A字。

从南宁市区到邕宁区路途还是比较远的,我们坐车大约近两个小时才到。由于等车的缘故,再加上不想麻烦他们,所以,就在外面吃了饭,到邕宁已经是一点多了,没有想到他们依然在等我们。

邕宁现在虽然归到南宁市,但是,从市容上看,它依然还是县城的规模,马路不规整,街道比较窄。赖运迪的女婿在车站接到我们把我们领到家,这个家是他临时租的房子,他们在离南宁市区近一些、环境很优美的地方另外买了房子,还没有交付使用。租的房子在七楼,没有电梯,爬楼真要有些功夫才行。房间的面积挺大,由于是临时住屋,因此,家里没有什么家具,比较空旷。

赖运迪的女婿在邕宁区人民医院工作,今年60岁,退休后又返聘回医院化验室。赖运迪的女儿在2010年因乙肝导致肝硬化去世,留有一儿一女,都学医,儿子已成家,女儿同父亲在邕宁区的人民医院的化验室工作。

目前,赖运迪的女婿已重新组成家庭,没有正式结婚,现在的伴侣在政法委工作,过去其父母在文革中受到冲击,因此,对“六四”有同情心。赖运迪与其女婿的关系很好,彼此依然往来。

我们在赖运迪的女婿家,见到赖运迪老先生,他是在他的二儿子的陪同下,专程从乡下那楼镇赶来的。看到老先生身体很好,我们也替老先生感到高兴。老先生每天都要锻炼身体,早晚出去散步,因此很少得病。

饭后,我们提出要到他现在居住的地方看看,于是,由他女婿的伴侣开车,送我们去那楼镇。刚走出邕宁,天就开始下起了毛毛细雨;因为经常下雨,路上有些路段不太好走。原本,我们想路过赖运迪的老家时,去看看葬在老家的赖笔的墓,因为下雨,只得作罢。

赖运迪生于1931年,今年82岁,壮族人;老伴戴载勤,比赖运迪大一岁,2007年因患脑中风去世,去世时年龄78岁。赖运迪夫妇共有4个孩子,老大是女儿,后面三个是儿子,赖笔最小。赖笔原名赖毛竹,后改名为赖笔。


向赖笔遗体告别

赖运迪现在住在那楼镇二儿子家里。二儿子的家是一座上下两层、乡村式的小楼,陈设非常简单。一层做为诊室,赖运迪与他的大儿子坐诊对外看病,二儿子不会看病,只负责打针与对外采买;二层是他们的起居室。

二儿子在那楼镇主干道的临街还有两处二层小楼,不住人,现在出租给别人做商铺。大儿子的房子也不错,居住环境比二儿子的环境要好,可以说,赖运迪及他的两个儿子生活状况应该还不错。

赖运迪提到赖笔的死,很伤心。他说道:“这么多年,我不敢和别人讲到他,只要讲到赖笔心就绞痛,心脏很难受。赖笔从3岁起我就带着他,其他的孩子跟着母亲在家里。我很看重自己的小儿子,觉得这个孩子从小又聪明、又懂事,在赖笔的成长过程中我为他倾尽了心血。赖笔从小学习就很好,在小学、中学、高中都是三好学生。高中在县城里读书,住在我的女儿家里,在高中曾是学生会主席。当年,那楼镇9万多人口中,只有两个人考上大学,赖笔是其中一个,而且是考上北京的大学,我很为他的努力感到高兴。”

赖运迪的父亲是当地的一名老中医,他也继承了父亲的衣钵,家虽在农村,自己一个人在离家有四五里地的那楼镇上联合诊所上班,为当地村民看病。他一边上班,一边带着赖笔。可以说,赖笔的死对这位父亲的打击,简直是五雷轰顶、痛不欲生。

得到学校的通知后,赖运迪和他的女婿来到学校处理后事,在北京总共住了三个晚上。


向赖笔遗体告别

“北京医科大学有两名学生被打死,你们知道吗?另一名学生是女生。学校通知我们,两家一起举行追悼会,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又告诉我们不在一起举行追悼会了。”

“知道,应该是葬在北京万安公墓的王卫萍,她是北京医科大学的学生。她学的是妇科专业,也是因为抢救伤员死的。”

 “学校几个校长找我们谈话,老师的家属(他们的孩子曾和赖笔经常来往)对赖笔很了解,碰到我们都对赖笔的死感到惋惜,夸赖笔是一个懂事的好孩子。”

“赖笔的确是一个好孩子,那时候已经开枪了,他没有随着同去的两个同学回校,而是留下来不顾自己个人的安危,帮助抢救伤员。可见,他的心灵深处非常高尚,您生了一个好儿子。”

学校向赖运迪出具了赖笔的生平。学校在赖笔的生平中写道:

【赖笔,又名赖毛竹,男,共青团员,1968年生于广西壮族一个普通的医生家庭。1986年9月份考入中央民族学院预科班,次年9月转入我校医学专业八七级三班学习。1989年6月3日,夜,在天安门以西的南长街附近意外受伤,经北京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抢救无效,于6月4日晨不幸遇难。

赖笔同学在校期间,关心班集体,支持班干部的工作。他性格开朗、待人诚恳,两年来与同学友好相处,他学习认真勤奋,两年来取得较好的成绩。赖笔同学爱好广泛,富于朝气,给同学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赖笔同学不幸遇难。我们表示深切哀悼!北京医科大学 1989.6.15】

“您从北京回来后,怎么过的?您的老伴死和这件事也有关吧?”

“我从北京回来后,心里很难受,很长时间有这么十几天吧,整夜整夜睡不着觉。我的老伴更是这样,比我厉害,一直失眠不睡觉。自己从小培养他,费尽了脑筋,就这么给打死了,心中不服,但是,我胆子小怕事,有话说不出来。镇上派出所曾找我谈话,让我不要乱讲话,我躲在老家四十多天。”

“六四惨案已经过去了二十四年,明年就是二十五周年,老先生,您心里有什么想法尽管说出来,或者与北京的难属互动也可以。”


向赖笔遗体告别

“外公,你有什么就说什么,培养一个孩子到北京医科大学读书,多不容易,你不要再憋在心里了。”赖运迪女婿的伴侣说。

“是啊,外公,你自己的事自己不去做,没有人替你做,只有你自己站出来,才能为你的儿子向国家讨回公道。”吴丽虹也跟着说。

赖运迪说:“我们不是反政府,我的孩子被无缘无故地打死,我要为我的孩子向政府讨一个公道,还我的孩子一个清白,要求政府向我们道歉,给予赔偿。我过去因为胆子小害怕,不敢签名。这么多年,我也了解了一些情况,现在,我想通了,不再害怕下去,我应该参加签名。”

这样一位普通的乡村医生,一位做事谨慎、性格懦弱胆小的老先生终于站起来,要维护自己做为一个公民的权利,要为自己的无辜被打死的儿子,向国家讨公道!

 

©中国人权版权所有。若转载,请致函 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获授权协议。

作者简介

尤维洁吴丽虹是“天安门母亲”成员。

赖笔

赖笔是北京医科大学87级学生,1989年6月3日晚上,他与另外两个同学一起出去,那两个同学先行回去,只有他留在西长安街上,6月4日临晨,为抢救伤员在南长街口被流弹击中脑部,送北京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抢救无效死亡,年仅21岁。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