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我不再害怕,我要站出來簽名

2014年04月17日

賴筆是北京醫科大學87級學生,1989年6月3日晚上,他與另外兩個同學一起出去,那兩個同學先行回去,只有他留在西長安街上,6月4日臨晨,為搶救傷員在南長街口被流彈擊中腦部,送北京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搶救無效死亡,年僅21歲。

我們的第二站是到廣西南寧市邕寧區,看望賴筆的父親賴運迪。

邕寧,原是廣西省一個壯族自治縣,與南寧市相毗鄰,隨著城市的發展和擴大,現在與南寧市合併,成為南寧市的一個區。

2013年10月16日,我們從廣州出發,坐了一夜的火車,第二天早上7點多到達南寧市。安頓好住處後,給賴運迪的女婿打電話,告訴他,我們已經到了南寧,問他怎麼坐車去他那裡。事先,從北京出發時,已經和他聯繫過。這麼多年來,我們和賴運迪的聯繫,都是通過他的女婿。

他在電話裡告訴我們,在火車站總站坐701直接就可以到邕寧了,他會在邕寧的車站上接我們。很有意思的是,我們在廣州看望田維炎一家,和到南寧看望賴運迪一家,坐的公交車都是701,中間只相差一個A字。

從南寧市區到邕寧區路途還是比較遠的,我們坐車大約近兩個小時才到。由於等車的緣故,再加上不想麻煩他們,所以,就在外面吃了飯,到邕寧已經是一點多了,沒有想到他們依然在等我們。

邕寧現在雖然歸到南寧市,但是,從市容上看,它依然還是縣城的規模,馬路不規整,街道比較窄。賴運迪的女婿在車站接到我們把我們領到家,這個家是他臨時租的房子,他們在離南寧市區近一些、環境很優美的地方另外買了房子,還沒有交付使用。租的房子在七樓,沒有電梯,爬樓真要有些功夫才行。房間的面積挺大,由於是臨時住屋,因此,家裡沒有什麼家具,比較空曠。

賴運迪的女婿在邕寧區人民醫院工作,今年60歲,退休後又返聘回醫院化驗室。賴運迪的女兒在2010年因乙肝導致肝硬化去世,留有一兒一女,都學醫,兒子已成家,女兒同父親在邕寧區的人民醫院的化驗室工作。

目前,賴運迪的女婿已重新組成家庭,沒有正式結婚,現在的伴侶在政法委工作,過去其父母在文革中受到衝擊,因此,對“六四”有同情心。賴運迪與其女婿的關係很好,彼此依然往來。

我們在賴運迪的女婿家,見到賴運迪老先生,他是在他的二兒子的陪同下,專程從鄉下那樓鎮趕來的。看到老先生身體很好,我們也替老先生感到高興。老先生每天都要鍛煉身體,早晚出去散步,因此很少得病。

飯後,我們提出要到他現在居住的地方看看,於是,由他女婿的伴侶開車,送我們去那樓鎮。剛走出邕寧,天就開始下起了毛毛細雨;因為經常下雨,路上有些路段不太好走。原本,我們想路過賴運迪的老家時,去看看葬在老家的賴筆的墓,因為下雨,只得作罷。

賴運迪生於1931年,今年82歲,壯族人;老伴戴載勤,比賴運迪大一歲,2007年因患腦中風去世,去世時年齡78歲。賴運迪夫婦共有4個孩子,老大是女兒,後面三個是兒子,賴筆最小。賴筆原名賴毛竹,後改名為賴筆。


向蔣捷連遺體告別

賴運迪現在住在那樓鎮二兒子家裡。二兒子的家是一座上下兩層、鄉村式的小樓,陳設非常簡單。一層做為診室,賴運迪與他的大兒子坐診對外看病,二兒子不會看病,只負責打針與對外採買;二層是他們的起居室。

二兒子在那樓鎮主幹道的臨街還有兩處二層小樓,不住人,現在出租給別人做商舖。大兒子的房子也不錯,居住環境比二兒子的環境要好,可以說,賴運迪及他的兩個兒子生活狀況應該還不錯。

賴運迪提到賴筆的死,很傷心。他說道:“這麼多年,我不敢和別人講到他,只要講到賴筆心就絞痛,心臟很難受。賴筆從3歲起我就帶著他,其他的孩子跟著母親在家裡。我很看重自己的小兒子,覺得這個孩子從小又聰明、又懂事,在賴筆的成長過程中我為他傾盡了心血。賴筆從小學習就很好,在小學、中學、高中都是三好學生。高中在縣城裡讀書,住在我的女兒家裡,在高中曾是學生會主席。當年,那樓鎮9萬多人口中,只有兩個人考上大學,賴筆是其中一個,而且是考上北京的大學,我很為他的努力感到高興。 ”

賴運迪的父親是當地的一名老中醫,他也繼承了父親的衣缽,家雖在農村,自己一個人在離家有四五里地的那樓鎮上聯合診所上班,為當地村民看病。他一邊上班,一邊帶著賴筆。可以說,賴筆的死對這位父親的打擊,簡直是五雷轟頂、痛不欲生。

得到學校的通知後,賴運迪和他的女婿來到學校處理後事,在北京總共住了三個晚上。


向蔣捷連遺體告別

“北京醫科大學有兩名學生被打死,你們知道嗎?另一名學生是女生。學校通知我們,兩家一起舉行追悼會,後來不知道什麼原因,又告訴我們不在一起舉行追悼會了。 ”

“知道,應該是葬在北京万安公墓的王衛萍,她是北京醫科大學的學生。她學的是婦科專業,也是因為搶救傷員死的。 ”

 “學校幾個校長找我們談話,老師的家屬(他們的孩子曾和賴筆經常來往)對賴筆很了解,碰到我們都對賴筆的死感到惋惜,誇賴筆是一個懂事的好孩子。 ”

“賴筆的確是一個好孩子,那時候已經開槍了,他沒有隨著同去的兩個同學回校,而是留下來不顧自己個人的安危,幫助搶救傷員。可見,他的心靈深處非常高尚,您生了一個好兒子。 ”

學校向賴運迪出具了賴筆的生平。學校在賴筆的生平中寫道:

【賴筆,又名賴毛竹,男,共青團員,1968年生於廣西壯族一個普通的醫生家庭。 1986年9月份考入中央民族學院預科班,次年9月轉入我校醫學專業八七級三班學習。 1989年6月3日,夜,在天安門以西的南長街附近意外受傷,經北京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搶救無效,於6月4日晨不幸遇難。

賴筆同學在校期間,關心班集體,支持班幹部的工作。他性格開朗、待人誠懇,兩年來與同學友好相處,他學習認真勤奮,兩年來取得較好的成績。賴筆同學愛好廣泛,富於朝氣,給同學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賴筆同學不幸遇難。我們表示深切哀悼!北京醫科大學1989.6.15】

“您從北京回來後,怎麼過的?您的老伴死和這件事也有關吧? ”

“我從北京回來後,心裡很難受,很長時間有這麼十幾天吧,整夜整夜睡不著覺。我的老伴更是這樣,比我厲害,一直失眠不睡覺。自己從小培養他,費盡了腦筋,就這麼給打死了,心中不服,但是,我膽子小怕事,有話說不出來。鎮上派出所曾找我談話,讓我不要亂講話,我躲在老家四十多天。 ”

“六四慘案已經過去了二十四年,明年就是二十五週年,老先生,您心裡有什麼想法儘管說出來,或者與北京的難屬互動也可以。 ”


向蔣捷連遺體告別

“外公,你有什麼就說什麼,培養一個孩子到北京醫科大學讀書,多不容易,你不要再憋在心裡了。 ”賴運迪女婿的伴侶說。

“是啊,外公,你自己的事自己不去做,沒有人替你做,只有你自己站出來,才能為你的兒子向國家討回公道。 ”吳麗虹也跟著說。

賴運迪說:“我們不是反政府,我的孩子被無緣無故地打死,我要為我的孩子向政府討一個公道,還我的孩子一個清白,要求政府向我們道歉,給予賠償。我過去因為膽子小害怕,不敢簽名。這麼多年,我也了解了一些情況,現在,我想通了,不再害怕下去,我應該參加簽名。 ”

這樣一位普通的鄉村醫生,一位做事謹慎、性格懦弱膽小的老先生終於站起來,要維護自己做為一個公民的權利,要為自己的無辜被打死的兒子,向國家討公道!

 

©中國人權版權所有。若轉載,請致函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獲授權協議。

作者簡介

尤維潔吳麗虹是“天安門母親”成員。

賴筆

賴筆是北京醫科大學87級學生,1989年6月3日晚上,他與另外兩個同學一起出去,那兩個同學先行回去,只有他留在西長安街上,6月4日臨晨,為搶救傷員在南長街口被流彈擊中腦部,送北京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搶救無效死亡,年僅21歲。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