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他是為了中國,先犧牲自己

2014年04月25日

肖傑,中國人民大學新聞系86級學生。 1989年6月5日已購得回成都的火車票,下午2點10分行至南池子南口,被戒嚴部隊的子彈從後背穿過前胸,眾多民眾用平板車將其送到公安醫院搶救, 2點55分死亡。

我們從廣州、南寧看望難屬後,將到此行的最後一站——赴四川看望生活在那裡的難屬。從南寧到成都坐火車每天只有一班車次,需要32個小時途徑廣西、貴州至四川,沿途均是高山大嶺,這是一趟比較難行的旅程。

我們10月19號中午離開南寧,到四川成都已經是第二天晚上近9點了。住宿是在網上訂的,考慮到走訪的路線,先要去看望住在成都市區的肖傑的父母肖宗友夫婦,還要了解有關重慶酉陽陳永廷家的情況。旅店安排在介於這兩個地方最近的位置,且交通方便,可以隨便出行。

由於不熟悉成都的地理環境,不知道郫縣離市區有多遠,最後一班公交車是幾點,因此,決定上午先去郫縣,從郫縣回來再到肖宗友家。這樣,我們到肖宗友家已經是下午近四點了。

這是一個比較成熟的小區,小區內綠化環境及配套設施應該說是比較完善的。從小區門口進去,問了過路人,找到了肖宗友所住的樓號,眼見路邊上站著兩位老者。他們看著我們,我們遲疑地望著他們,正想打個招呼——

“你們是從北京來的吧? ”其中一個老者問道。

“是的,我們是從北京來的,我們想找肖宗友,他們家是在這座樓住嗎? ”

“他就是肖宗友,他已經在這裡等你們半天了”,那位老者指著旁邊的老者說道。

“您就是肖宗友,我們感覺您們其中一位應該是。您剛才打電話告訴我們在武侯祠坐21路,我們找了半天沒有找到,怕您等得著急,打車來的。 ”

我的第一印象,肖宗友是一個不苟言笑、個子不高、頭髮有些花白、比較清瘦的老人。他帶著我們上樓,路上對我們說:“這個小區有很多人都知道我們家的事,他們都很同情、理解我們,我們有事也不瞞著他們。 ”

肖宗友的老伴喬秀蘭在家迎接我們。她看起來氣色不大好,好像大病初癒,身體比較羸弱。這是一套兩室一廳的房子,由於我們到的有些晚,客廳裡有些暗。

肖宗友今年76歲,原是成都市小汽車修理廠的副廠長,老伴喬秀蘭也是該廠的職工,今年68歲。兩人依靠退休金生活,退休金都不高,生活比較拮据。肖宗友雖是副廠長,但是他為人正直,單位有幾次漲工資他都讓給了別人,因此,在退休時他的退休金和他同級相比要低。

肖宗友夫婦共有一兒一女兩個孩子。兒子肖傑是中國人民大學86級新聞系學生,在1989年“六四”慘案中遇難,年僅21歲。女兒結婚後單過,住在離他家不遠的地方,有一個女兒。平日里,由於女兒女婿的工作比較忙,無暇顧及孩子,他們夫婦倆帶著外孫女,只有周末,女兒與女婿才過來與他們團聚。肖宗友的老伴兩年前腹部發現有腫瘤,做了手術,目前在恢復中。


肖傑手持中國人民大學新聞系系旗

“我們是在您寫的有關肖傑文章中,還有丁老師寫的文章中,了解了肖傑,還有在網上,看到肖傑的遺書,您們從1989年學潮開始講講肖傑吧。 ”

“當年,我們只是在報紙上、電視上看到有關學潮的消息,肖傑在給我們的信中只是客觀地講了學潮的情況,信中隻字未提他自己的觀點。那年,他在《中國企業報》實習,企業報社對肖傑很看重,已經和學校發過函,等肖傑畢業後,準備留用他。我們想他沒有時間參加學潮,忽略了,沒有把他叫回來。直到6月8日,學校通知了我們單位肖傑已死,單位領導研究以後,告訴我們肖傑在學校有點事情,需要我們去學校一趟,到了學校才知道他已經死亡,也是這時候才知道他一直積極參與了學運。 ”

“6月9日,單位領導給我們買了飛機票。一下飛機,學校的班主任老師到機場來接我們,他們開了一輛車來接我們,安排我們住到學校的招待所裡。我問班主任肖傑現在情況如何,班主任老師告訴我肖傑已去,我當時就暈倒死了過去。 ”

肖傑的母親流著眼淚,哽咽地說:“我就這一個兒,從小帶大,含辛茹苦。當時,工資又低,就他一個在北京讀書,我們竭盡全力供他,我們單位的人都說肖傑是個好孩子,從小聽話。 ”

“能考上人民大學的確不容易。 ”

“我們沒有什麼關係,他要學新聞,一心要讀一類大學,最後,全靠他自己的努力,考上人民大學。 ”

肖傑的父親接口說:“肖傑在高中畢業時,由於他的成績優秀,學校曾保送他去華東師範大學,他不願意去。這個娃娃從小有正義感,在他讀高中時,我們單位曾經發生過一次火災,他瞞著我,連夜寫了一篇記述工人們如何救火、英勇地搶救國家財產的稿子,投到《成都晚報》。 《成都晚報》打電話給單位領導,問這篇稿子是不是可以發表——這篇稿子如果登出,對企業很不利,說明企業領導管理不善造成火災。單位領導沒有讓登。事後,單位領導找到我,問我知不知道肖傑寫稿子的事,我說我不知道。回家問肖傑,肖傑回答我:我只是想報導表揚工人們在火災現場上的勇敢,怎麼搶救國家財產的事實。我寫我的稿子,和你們沒有關係。 ”

“從那個時候可以看出他喜歡新聞。 ”

“那個時候我感覺到他喜歡新聞,這個娃娃從小喜歡讀書,各方面的書籍都看,有正義感。我沒有太注意他的思想,後來,從他的遺書中,我才了解到他從小就有憂國憂民的思想。 ”

肖傑的母親告訴我們,由於家裡經濟困難,每次寒暑假的路費很多,有時候他不回家,騎著自行車去北京的郊區,去了解當地農民的生活疾苦。有一次,他到山區旅遊,看到山里人一家人合穿一條褲子​​,只有出門時才能穿,回來,他對他的父親說:“共產黨搞的什麼名堂,從1949年解放到現在,已經有幾十年了,連老百姓的溫飽不能解決的話,那麼共產黨這套東西要不得,沒有給中國人民帶來幸福。 ”由此可見,肖傑在他青少年時期就是一個正直的、有思想的有為青年。

“學校的班主任告訴我們,肖傑實際上在六四之前就被公安盯梢了。有一次,肖傑要去參加與李鵬的對話,老師找到肖傑,對他說:肖傑,你後面有跟班,你不要去。肖傑對老師說:我不怕,我沒有做什麼壞事,我用不著害怕。老師緊緊抱住他,不讓他去,他沒有去成。因為他說了他不害怕,老師後來就沒有再管他。 ”

“他被公安系統跟踪是因為什麼事情嗎?因為方勵之嗎? ”

“他組織方勵之到學校演講,已經組織好了,被學校制止了,學校說如果再組織就要開除他。跟踪,據我的了解,他是人民大學組織學運的領導人之一。 ”

“因為是組織者,才被跟踪。 ”

“胡耀邦逝世後,他是長跪在人民大會堂前學生之一,參加了絕食和抗議活動,受到《人民日報》的點名(有位姓肖的在發表演說);這份報紙我們找到了,一直保留著。 ”

“這些你們都不知道。 ”

“我們都不知道,到學校經班主任介紹,我們才知道。他的同學告訴我們,6月3日晚上,他在天安門廣場,拍了很多照片,開槍時,覺得危險,他的同學強行把他拖回了學校。 ”

六四慘案過後,北京的形勢非常緊張,老師非常擔心肖傑的安全,催他趕緊回家。 6月5日,《中國企業報》報社的老師,給他買了返回成都的票。肖傑中午從企業報社取回車票,下午兩點十分左右行至長安街南池子。此時的長安街上,到處都是戒嚴部隊,封鎖著每一個路口。

肖宗友告訴我們:“當時的情況我們也不清楚,根據我們的分析,還有他的同學說,肖傑行至南池子時,出於學新聞的習慣,拿出照相機拍照,被一顆不知從什麼地方射過來的槍彈,從後背擊中心臟。現場的市民,用平板車以最快的速度,將他送往北京公安醫院。起初,醫院不肯收,聚集在醫院門口的一百多位市民跪在地上,懇求醫院救他,說這個娃娃這麼年輕,請你們救救他,直到醫院答應為止,民眾們才散去。 ”

肖傑的父親流著眼淚接著說:“我們在北京時,到公安醫院看了治療記錄,醫生對我們說,如果不把病人收院,害怕戒嚴部隊再開槍,因為,有部隊在後面跟著:如果部隊再開槍,這件事就鬧大了,所以醫院接收了肖傑。經醫生檢查,子彈是打在心臟的尖尖上,這個位置——如果是心臟,病人是無法搶救的——子彈就偏偏打在這個位置上,​​根本無法搶救,必死無疑。 ”

 “醫院怎麼知道肖傑是人民大學的? ”吳麗虹問道。

“他的書包裡有火車票還有人民大學的學生證。 ”

肖傑於下午兩點五十五分去世。公安醫院醫生在檢查他身上攜帶的遺物後,從書包裡找到學生證、火車票,確認了身份,在下午四點左右通知了學校。

 “當時,現場沒有認識他的人去描述,只是您分析。 ”

“沒有,周邊沒有認識他的人,連老師也不在現場。 ”

“不過根據槍手這顆子彈的準確度來看,應該是針對他的。 ”

“照相的相機也沒有了? ”吳麗虹說。

“沒有了,全部被沒收了,肖傑的同學說他照了很多像。 ”

“如果他不照相,也許,他不會死。 ”

肖傑的遺體在八寶山火化,同學們都很想為肖傑舉行一個追悼會。肖傑的父親肖宗友說:“我考慮到,當時的形勢非常緊張,如果開追悼會,讓國家盯上,對他的同學們會有負面影響,對同學不利,所以沒有同意開追悼會。 ”

肖傑的同學得知這一情況後非常氣憤:“這是什麼世道!人死了,哭不准哭,罵不准罵,追悼會不讓開,肖傑應該被列為烈士才對。 ”他的同班同學為了紀念他——一個為國捐軀的好同學——1990年畢業時,畢業照的最後一排,為他留下一個空位,這是他在同學們心中永遠的位置。

肖宗友夫婦保留了學校對肖傑的死所做的結論,一份是關於肖傑同學死亡情況說明:


肖傑的親人在他的墓碑旁

肖傑是我係廣播電視專業86級學生,一九八九年六月五日上午九時許,該生進城取火車票,下午二時十分左右,來到南池子警戒線附近,不幸被槍彈擊中身亡。肖傑死亡原因,正在查實中。根據目前所能了解的情況,我們初步分析,肖傑屬誤傷致死範圍,關於肖傑同學的全面結論,將在局勢穩定後,由組織做出。特向家屬說明。中國人民大學新聞系劉聶陽、宋建武1989年6月13日。

另一份是人民大學出示的關於國家醫藥總局、質量檢驗科工作人員王民所做的證詞:

王民是當時在場參加搶救的人員之一。他在北京市公安醫院寫下的證詞大意是:在南池子電話亭附近,士兵從柏樹圍子裡面出來開槍,大學生(指肖傑)跑得慢,被打中左胸,當時,約2點10分左右。 2點55分左右送到公安醫院,約有百餘名群眾,用平板車送來。送到急診室後,已經沒有血壓、脈搏,醫院診定為死亡。公安醫院保存有王民同志的證言。醫院也向我們介紹了一下接收肖傑的情況。證明到醫院就死亡了,這是1989年6月5日的事。中國人民大學新聞系倪寧1989年6月12日。

肖宗友夫婦把兒子的骨灰帶回家,在家裡設置了靈堂。當時六四事件被定性為反革命暴亂,單位領導、同事都對肖傑的死感到惋惜。很多看著肖傑從小長大的同事、街坊鄰居都誇讚肖傑是一個有正義感、懂事的好孩子,根本不相信他會做危害國家的事。單位很多同事和親戚朋友都到家裡來悼念肖傑。

“肖傑的骨灰現在葬在哪裡? ”

“肖傑的骨灰葬在成都近郊周家場親戚家的墓地裡。有人曾建議把肖傑的骨灰移到公墓去,親戚們覺得還是不要輕易地移動他,所以,一直在那裡。 ”

成都有很多當年的學生,同情“六四”遇難者、有“六四”情懷的人士,每年清明時節,他們會陪著肖宗友夫婦倆到肖傑的墓地,為肖傑掃墓,緬懷肖傑的英靈。

 

©中國人權版權所有。若轉載,請致函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獲授權協議。

作者簡介

尤維潔吳麗虹是“天安門母親”成員。

肖傑

肖傑,中國人民大學新聞系86級學生。胡耀邦逝世後,他是長跪在人民大會堂前學生之一。六四慘案後,6月5日他已購得回成都的火車票,下午2點10分行至南池子南口,因拍照被戒嚴部隊的子彈從後背穿過前胸,眾多民眾用平板車將其送到公安醫院搶救,2點55分死亡。

採訪視頻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