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Statement

中国立法机构今天通过《境外非政府组织境内活动管理法》。这部法律草案的二审稿去年4月公布后引起广泛的关注,国际社会各界担忧它可能会削弱境外组织在推动中国正在日益成长的公民社会所起的作用和贡献。新颁布的这个法律,继续保留了草案的所有结构、意识形态和国际法问题外,还区分了“有利于”和“危害”中国的活动,前者如:在教育、卫生、文化和自然科学项目上的合作(第 3条、第 53条);后者如:危害中国的国家统一、安全和民族团结,损害中国的社会公共利益(第5条)。据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的郭林茂在当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说,这些“有利”的活动将会“排除在外”,但没有明确“排除在外”到底是什么意思。那些被认为是“...
中美人权对话定于8 月13 — 14日举行——正值外界普遍认为中国政府自1989 年以来实施最严厉打压之际。虽然中国是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大国,美国需要与其合作以共享国际安全和贸易利益,但这是一个关键时刻,美国政府应利用这次对话和9月份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访美,支持此刻在中国正受到 严厉镇压 的律师和独立的民间社会行动人士。此外,中国政府在立法过程中以“国家安全”的名义设限的做法,极大地扩展了其对正在成长中的公民社会发挥作用的控制。这两种趋势破坏了中国在国际秩序中作为一个大国和作为美国的一个重要伙伴的国家所需要的稳定和法治,因此是有损于美国的核心战略利益的。在这样一个关键的时刻,...
国际奥委会决定授权北京举办2022年冬季奥运会,公然无视中国政府最近对人权律师和维权人士的规模空前的镇压,以及中国水资源短缺已经达到危机水平的事实。这一决定将进一步损害中国最弱势的群体,同时也将削弱国际奥委会还剩下的公信力。国际奥林匹克界现在必须要好好照照镜子,问一问这将会把什么样的人权代价和环境成本强加于中国民众身上。 国际奥委会做出这项决定,正值中国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以及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不断恶化之际。自7月初以来,在全国各地23个省市有 260多名人权律师和维权人士 被中国当局拘留、讯问或被失踪。同时,国家控制的媒体开动宣传机器对人权律师进行抹黑和诋毁,指控人权律师和维权人士是“...
尊敬的主席先生: 在本周吉隆坡举行的第128次国际奥委会(IOC)会议选举主办城市的前夕,我们写信敦促国际奥委会不要采取任何将进一步损害奥运品牌、损害国际奥委会的信誉和独特的奥林匹克精神的行动。鉴于国际奥委会评委会2015年6月的报告中已认识到中国存在人权问题,最近中国国内的事态发展,向国际奥委会提出了严重的问题——是否相信中国政府有能力遵守承诺,解决被国际社会关注的人权问题。 今年3月下旬,国际奥委会评委会派团前往中国,6月公布报告。中国当局7月初在全国范围内对维权律师和活跃人士进行了前所未有的打压。这种大规模镇压是由中国公安机关和党的宣传部门联合执行的,包括拘留、抹黑律师的名誉,给贴上“...
2001年,国际奥委会投票决定授权中国举办2008年奥运会,尽管其人权记录不彰和北京在10个类别的评选中只有一个达到最高评级。近15年过去了,中国不仅未能改善其人权状况,而且自习近平2012 年掌权以来,发动各种运动并以立法来缩小中国的民间社会空间、控制信息传播和言论表达,并阻碍法治。尽管中国政府违背承诺和侵犯人权,却又成为申办2022年冬奥会的竞争者。 今年 3 月下旬,国际奥委会评委会派团前往中国,对其是否适合主办 2022年冬奥会进行评估;而就在那个月早些时候,中国当局因拘留五位女权人士上了国际媒体的头条新闻;这些女权人士所做的只是倡导性别平等和反对在公交车上的性骚扰。今年7月初,...
71岁的独立记者高瑜今天被北京市第三中级法院以“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判刑7年,剥夺政治权利1年。 中国人权 对此表示强烈谴责。 法院判决书指控高瑜向境外泄露了中共中央办公厅2013年印发的九号文件;该文件在“当前意识形态领域值得注意的突出问题”中,列出了七条错误思潮和主张——宣扬西方宪政民主、普世价值、公民社会、新自由主义、西方新闻观、历史虚无主义,以及质疑改革开放。 中国人权 执行主任谭竞嫦说:“对高瑜的判决,是当局严厉控制言论和信息自由的最新信号。用‘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的指控对政治性案件进行判决,再一次暴露了官方‘依法治国’口号的虚伪”。...
在维权活跃人士 曹顺利 逝世一周年之际, 中国人权 对她深表怀念和敬意。曹顺利因长期不懈地呼吁中国政府扩大施政的透明度,并要求公民参与国家人权进程的权利而遭受迫害,2014年3月,在被当局非法拘禁6个月之后,在北京309医院去世,享年52岁。曹顺利身患多种疾病,在被关押期间,当局拒绝给予她必要的治疗。 曹顺利毕业于北京大学,是法学硕士。在走上维权道路后,她全身心地投入到利用中国的法律来要求政府问责以及要求公民知情权、言论自由和集会自由权的活动中。她从事的这些活动,标志着中国公民社会的成长——公民们正在使用法律和其他和平手段去争取中国宪法及国际法所保护的基本人权。 “...
在香港民众要求真普选的公民抗命运动和平地进行了74天之后,香港警方今天对金钟占领区进行了清场。但是,并非像港府和北京中央政府所希望的那样——清场会解决一个“政治麻烦”;恰恰相反,正如一个抗议标语所宣布的那样,这意味着港人为保卫香港的未来所进行的公民抗命的“雨伞运动”,实际上“才刚刚开始”。 当香港抗议人士宣布将以不同的方式继续开展公民抗命运动的计划时,这已经证明:没有任何法院的禁制令或法警能够阻止香港的政治环境和人们政治参与意识所发生的重大改变。 两个多月来,香港特区政府和北京中央政府一直无力对一个政治问题拿出一个建设性的政治解决方案。与其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在抗议地点的每个角落,...
1989年,中国各地成千上万的民众发出要求民主改革的呼声,但中国领导人却以坦克和武力进行回应,试图在经济改革的同时压制民众对政治改革的要求。其结果是,中国人民所得到的是不可持续和不公平的发展、不断增加的社会冲突以及巨大的环境和人权代价。 25 年后的今天,香港人民站起来,要求北京兑现其“一国两制”的承诺。他们拒绝接受全国人大常委会2014 年 8 月 31 日作出的关于“选举”香港特首的决定;该决定要求候选人必须获得北京控制的提名委员会半数以上的支持。面对北京的威胁和强硬立场,香港学生们以“公民不服从”行动——罢课和和平静坐——争取名副其实的普选。他们的行动获得了香港工会和市民的支持和声援...
3月20日,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讨论通过对中国普遍定期审议结果报告的过程中,中国几次动用会议“程序规则”封杀批评的声音,暴露其对国际民间组织的敌意和想要控制会议发言内容和形式的霸道。当一个国际非政府组织提出希望为中国维权人士 曹顺利 的死亡举行默哀时,中国提出会议规则只允许“一般性发言”,坚持说这不包括沉默。中国和它的支持者宣称说,允许默哀将会开创一个危险的先例。当另一个非政府组织发表一份联合声明时,中国打断发言,宣称有咨商资格的非政府组织只能引用其它有咨商资格的组织,这公然违背了人权委员会和人权理事会所遵循的惯例。 “在国内,中国当局对维权人士及其家人以拘留、失踪、...

页面

订阅 Stat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