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马亚莲进京上访被截,关押中受虐绝食抗争

2015年03月11日

中国人权从知情人士处获悉:上海维权人士马亚莲在“两会”期间进京上访,被截回上海后关押进黑监狱,并遭受虐待,从3月10日开始进行绝食抗争。

知情人士3月11日与关押中的马亚莲通话时,她声音微弱,告知已经两天没有吃东西,也没喝水。知情人士后来再打电话时,马亚莲的电话已经无法接通。

据知情人士说,2015年3月8日下午,马亚莲在北京和几位访民去京西宾馆找人大代表递交材料时,被北京警方押送到久敬庄,当晚又被上海驻京办转送到在北京的上海黑监狱接济站,9日上午被押回上海,送到集中关押访民的地府村路,随后被转送到在青浦的黑监狱关押。

其间,黄浦区老西门街道的警察和街道工作人员不顾马亚莲包扎着的手伤、严重脊椎病(24小时疼痛)、心脏病、乳腺术后、严重低血糖症等诸多疾病需每天就医的情况,故意整治她,使她备受剧痛折磨,导致病情加重。为此,马亚莲进行抗争,要求回市区看病。当晚,8个街道聘用的下岗人员开始对她进行24小时看管。马亚莲因背脊剧痛整晚未睡,强烈要求出去,当她向外冲时,街道看管她的小头目夏家林冲进去打她,她与他对拼,被其他看管人员拉开。该看管头目扬言等事情结束后打她。马亚莲报警,因当时她不知被关在何处,110以她讲不出地方且知是维稳看管而不予理会。马亚莲后来得知该黑监狱所在地是上海市市政工程管理局青浦休养所。

3月9日,马亚莲抗争了整晚,拼力敲击房内设施,10日看管人员又增至12人,对她实施日夜监管,包括上厕所、睡觉。10日上午,警察表示,只要她配合就能散步并看病。马亚莲已两天未睡,坚持要回市区,以便找熟知病情的医生看病,他们就不再理她。当天上午和中午,因提供的饭菜里有她病情忌讳吃的东西,马亚莲数次要求更换,都未被理睬,乃至饿得低血糖发作。

因马亚莲不与监管当局配合,其所需的任何换洗用品都不被允许买(包括内衣裤、毛巾等所有基本用品),也不给换药(手伤包扎)。为此,3月10日开始,有严重低血糖的马亚莲被迫以不再进食、进水进行抗议。她表示,如果她发生任何不测,是严重违法的政府迫害所致。

“法外拘留的做法破坏了去年 10 月中共中央所作出并大肆宣扬的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决定。”中国人权执行主任谭竞嫦说,“中国人权敦促中国当局说明马亚莲现被关押何处、其状况如何,在确保其安全的同时,应立即无条件地释放她。”

马亚莲因住房被强行拆迁上访多年,但是问题不仅没有得到解决,反而于2001年8月被上海市公安局以“扰乱社会秩序”为名判处劳动教养1年。在劳教中,马亚莲被警察打断了双腿,成为依靠双拐行走的残疾人。获释后,马亚莲上网发表揭露上访中种种黑幕的文章,于2004年3月16日再次被上海警方处以劳动教养一年半。2013年10月16日,在经历两次被劳教关押、多次拘留、监视居住和多次关押黑监狱后,马亚莲继续坚持维权,进京上访,但公安部接待室拒绝接收其上访材料。

2006年12月,马亚莲和黄维忠、付先才、刘正有、陈小明、许正清和郑恩宠一起获颁瑞士日内瓦“全球居住权与反迫迁中心”的该年度“住房权利卫士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