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馬亞蓮進京上訪被截,關押中受虐絕食抗爭

2015年03月11日

中國人權從知情人士處獲悉:上海維權人士馬亞蓮在“兩會”期間進京上訪,被截回上海後關押進黑監獄,並遭受虐待,從3月10日開始進行絕食抗爭。

知情人士3月11日與關押中的馬亞蓮通話時,她聲音微弱,告知已經兩天沒有吃東西,也沒喝水。知情人士後來再打電話時,馬亞蓮的電話已經無法接通。

據知情人士說,2015年3月8日下午,馬亞蓮在北京和幾位訪民去京西賓館找人大代表遞交材料時,被北京警方押送到久敬莊,當晚又被上海駐京辦轉送到在北京的上海黑監獄接濟站,9日上午被押回上海,送到集中關押訪民的地府村路,隨後被轉送到在青浦的黑監獄關押。

其間,黃浦區老西門街道的警察和街道工作人員不顧馬亞蓮包紮著的手傷、嚴重脊椎病(24小時疼痛)、心髒病、乳腺術後、嚴重低血糖症等諸多疾病需每天就醫的情況,故意整治她,使她備受劇痛折磨,導致病情加重。為此,馬亞蓮進行抗爭,要求回市區看病。當晚,8個街道聘用的下崗人員開始對她進行24小時看管。馬亞蓮因背脊劇痛整晚未睡,強烈要求出去,當她向外衝時,街道看管她的小頭目夏家林沖進去打她,她與他對拼,被其他看管人員拉開。該看管頭目揚言等事情結束後打她。馬亞蓮報警,因當時她不知被關在何處,110以她講不出地方且知是維穩看管而不予理會。馬亞蓮後來得知該黑監獄所在地是上海市市政工程管理局青浦休養所。

3月9日,馬亞蓮抗爭了整晚,拼力敲擊房內設施,10日看管人員又增至12人,對她實施日夜監管,包括上廁所、睡覺。 10日上午,警察表示,只要她配合就能散步並看病。馬亞蓮已兩天未睡,堅持要回市區,以便找熟知病情的醫生看病,他們就不再理她。當天上午和中午,因提供的飯菜裡有她病情忌諱吃的東西,馬亞蓮數次要求更換,都未被理睬,乃至餓得低血糖發作。

因馬亞蓮不與監管當局配合,其所需的任何換洗用品都不被允許買(包括內衣褲、毛巾等所有基本用品),也不給換藥(手傷包紮)。為此,3月10日開始,有嚴重低血糖的馬亞蓮被迫以不再進食、進水進行抗議。她表示,如果她發生任何不測,是嚴重違法的政府迫害所致。

“法外拘留的做法破壞了去年10月中共中央所作出並大肆宣揚的全面推進依法治國的決定。”中國人權執行主任譚競嫦說,“中國人權敦促中國當局說明馬亞蓮現被關押何處、其狀況如何,在確保其安全的同時,應立即無條件地釋放她。 ”

馬亞蓮因住房被強行拆遷上訪多年,但是問題不僅沒有得到解決,反而於2001年8月被上海市公安局以“擾亂社會秩序”為名判處勞動教養1年。在勞教中,馬亞蓮被警察打斷了雙腿,成為依靠雙拐行走的殘疾人。獲釋後,馬亞蓮上網發表揭露上訪中種種黑幕的文章,於2004年3月16日再次被上海警方處以勞動教養一年半。 2013年10月16日,在經歷兩次被勞教關押、多次拘留、監視居住和多次關押黑監獄後,馬亞蓮繼續堅持維權,進京上訪,但公安部接待室拒絕接收其上訪材料。

2006年12月,馬亞蓮和黃維忠、付先才、劉正有、陳小明、許正清和鄭恩寵一起獲頒瑞士日內瓦“全球居住權與反迫遷中心”的該年度“住房權利衛士獎”。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