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政府问责

中国人权 与23个非政府组织及人士一起,联名致信美国总统拜登,促其政府将人权作为对华政策的中心,因为“对中国政府在国内外大规模侵犯人权的行为所采取的措施需要进行根本改变。”以下为 中国人权 翻译的联署信的中文译文(英文原文: 点击这里 )。 2021年2月17日 约瑟夫·R·拜登 美利坚合众国总统 白宫 宾夕法尼亚西北大道1600号 华盛顿特区,邮编20500 关于:以人权为中心制定对华政策 尊敬的拜登总统: 我们代表24个致力于促进中国尊重人权的组织和个人写信,促请您的政府将人权作为对华政策的中心。我们知道新政府正在审议对华方针,我们注意到并且赞同您的 言论 ,...
  • Margaret Ng Ngoi-Yee - Studio Incendo
香港资深大律师吴霭仪,前立法会议员,因组织和参加2019年8月18日“未经批准集结”而与其他八名活动人士一起被定罪,包括黎智英(Jimmy Lai)、李柱铭(Martin Lee)和李卓人(Lee Cheuk-yan)等民主运动领袖。吴获判缓刑。在2021年4月16日法庭陈词中,吴指出:“法律必须为人民服务,而非人民为法律服务。”这是其陈词原文及中文译文。
弹指之间,已是一年; 过去的冬天,藏满了武汉人的心痛; 来临的春天,溢满了武汉人的哀思。
自古人生谁无死?我不怕死,我怕的是手头这些关于中国艾滋疫情的真实资料被湮没。我这次外出,是为了不让艾滋病人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病例白费。自 2009年走出国门至今,十年多了!我与骨肉亲人阴阳相隔或天各一方,思之怆然。万里西风夜正长,断肠人在天涯!
中国著名人权活动人士 郭飞雄 准备赴美照看身患癌症的妻子,在上海浦东机场被中国当局以“涉嫌危害国家安全”为由,禁止出境。郭飞雄随即开始进行无限期绝食,抗议当局的这种非人道的行为,但不久即失联。 “郭飞雄的遭遇是当前中国人权状况的真实写照。中国当局剥夺郭飞雄的出国权,是对国际人权和人道主义准则的粗暴践踏,再次向世界展示了其无视人权和人的基本尊严的本性。” 中国人权 执行主任谭竞嫦表示。 据媒体报道,郭飞雄的妻子、旅居美国的张青本月上旬刚做完结肠癌伴肝转移开腹切除手术,术后还要进行连续24周的化疗。1月28日,持有中国护照和 入美签证 的郭飞雄在浦东机场海关被告知,因“ 涉嫌危害国家安全 ”,...
美国绝不会放弃自由的价值,不会放弃对法治和民主的坚守。当然,我也看到了习近平不放弃「定于一尊」的决心。因此,我对「时与势在我们一边」的解读就是,恐怕美中两国最终还是要彻底摊牌,难免一战。
2021年1月21日下午,在与外界失去联系392天之后,北京“新公民运动”发起人丁家喜终于获准在山东省临沂市临沭县看守所通过视频远程会见了其代理律师彭剑。丁家喜告知律师,在山东烟台被指定居所监视期间遭受酷刑,长期遭剥夺睡眠,其中有7天7夜由5名警员轮流审讯;有半个月,每顿饭只是四分之一个馒头;还有一周,被限制饮水,每天仅600毫升。 2019年12月初,许志永、丁家喜等公民和律师在厦门聚会,讨论时政,分享推动公民社会建设的经验;12月26日当局对参与和涉及此次聚会的人士展开抓捕,指其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或寻衅滋事,丁家喜当日在北京被山东警方带走,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2021年1月21日下午,在与外界失去联系371天之后,北京“新公民运动”发起人许志永终于获准在山东省临沂市临沭县看守所通过视频远程会见了其代理律师梁小军和张磊。许志永告知律师,在北京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期间曾有10天被剥夺睡眠(每天睡眠只有2至4个小时)。临沭县看守所中的条件比较差,每人的伙食每顿只提供1个馒头,但他可以在看守所里面购买食物。 2019年12月初,许志永、丁家喜等公民和律师在厦门聚会,讨论时政,分享推动公民社会建设的经验,12月26日当局对参与和涉及此次聚会的人士展开抓捕,指其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或寻衅滋事。许志永于2020年2月15日在广州被抓捕,次日被押回北京。...
本文是在2020年12月9日第22届欧盟非政府组织人权论坛:新技术对人权的影响 “开局立论”专家组发言的编辑和扩充版 [1] 。 引言 感谢欧盟委员会、欧洲对外行动署以及人权和民主网络给我这个机会,参加今年的欧盟非政府组织论坛,探讨新技术对人权的影响 [2] 。我很荣幸能在各位高级别嘉宾之后发言——刚才听到欧盟强烈重申对前线维权人士的持续支持非常令人鼓舞。我想对世界各地,特别是中国的人权捍卫者、民间社会团体和活动人士说,我希望欧盟官方的声援能给你们带来希望。虽然这句话和许多口号一样已经在香港成为禁语,但我想用粤语说一声:“加油!” 在国际人权日前夕,...
——孙大午出身贫寒,父母以捡破烂为生。辞职下海后,夫妻俩以养鸡起家,他的企业大午集团集一度拥有16个厂和一所学校,年产值过亿。他自称是一个坚定的“人民公社”的信仰者,在企业内实行“乌托邦”的实验。职工和村民每月只用1元,便可享受合作医疗。

页面

订阅 政府问责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