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政府问责

据国内消息,中国“两会”开会以来,四川维权人士、六四天网创办人 黄琦 86岁的母亲 蒲文清 一直被警方监控,不准离开小区,也不被允许探访。3月11日,蒲文清在准备去四川省公安厅反映黄琦被超期羁押及在看守所不能得到应有的治疗问题时,在地铁站与几名公安人员发生冲突,老人家被按在地上,身上多处受伤。下午,公安人员到其家中宣布现在暂时不允许她到绵阳去探望黄琦(实际上蒲文清从未被允许过探视黄琦),也不允许她离开其小区。据监控人员透露,对蒲的监控至少要一直持续到“两会”结束。 黄琦是在2016年12月16日被正式逮捕的。2019年1月14日,当局以其涉嫌“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
在县区人大代表的选举中,共产党通过种种细致入微或简单粗暴的方法,保障听话分子入围。公民独立参选和公开不合作,是在不同方向上揭露出中国选举的虚假本质。申纪兰的一生成为专制的小丑和帮凶,而姚立法和狱中的唐荆陵,却代表了中国人争取民主的艰难抗争和勇气。
各国宪法中全都有言论自由出版自由条款,中国也不例外。但是中国与西方民主国家还有很大差异,主要就表现的审查制度上。鉴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中有“自由”一项,鉴于宪法中写入了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条款,现在是彻底检讨目前社会生活中存在的审查制度的时候了,就在此时此刻。
2019年3月1日晚上,江天勇律师从“释放”后变成失踪状态已经过去近两天了。在这段时间里,他的妻子和母亲及关心他的朋友们都一直在焦急的努力寻找他的下落。在一个党可以把整个国家的任何地方都变成黑监狱、酷刑场所的党国体制下,结果自然是预料之中的。 不过就在数小时前,一直不断寻找江律师的李和平律师的妻子王峭岭打通了河南信阳罗山县公安局国保队长李季军的电话,得到了以下消息。 对话内容如下:王峭岭 王峭岭:“李队长,江天勇为何没有回家?”李季军回答说:“郑州批准他,他就能回家探亲。”王峭岭进一步确认地问道:“您的意思是江天勇回家需要郑州公安批准?”李季军:“是。”王峭岭:“不对吧,江天勇刑满释放,...
编者按:在纪念“六四”三十周年前夕,“天安门母亲”群体授权“中国人权”发表长篇祭文并致中国国家领导人公开信《哭“六四”大屠杀中罹难的亲人和同胞们》,全文如下: 一 我们是一群在“六四”大屠杀中痛失亲人的公民。 卅年前,中国首都北京天安门前的十里长街和京城中轴线沿线,全副武装的戒严部队动用机枪、坦克、甚至国际上已禁用的达姆弹,屠杀毫无戒备、手无寸铁的和平请愿的青年学生和市民。这场腥风血雨的大屠杀夺去了成千上万鲜活的生命,让成千上万个家庭坠入无底的深渊。 这场大屠杀是在全世界的聚光灯下发生的。好几年间,北京的许多路口、大街小巷上仍弹孔累累、血迹斑斑。尽管卅年后,这些罪证已被林立的高楼、...
在服满两年刑期后,著名维权律师 江天勇 本应于今天获释,但在国际社会的密切关注下,他却再次失踪,前去接他的父亲和妹妹也同时失踪。前往位于新乡市的河南省第二监狱迎接他的支持者被告知: 江天勇被接走了 。 据江天勇妻子金变玲发的推文说,江天勇的父亲和妹妹在2月27日下午由三名国保人员“陪同”从河南信阳老家出发前往新乡,下午5点20分家人与他们通过话之后,再没有他们的消息,两人的手机一直关机。 中国人权 执行主任谭竞嫦说:“国际社会万万不可接受中国正在施行的极权主义计划,不能只把它看作是另一个镇压阶段。只有在一个持续践踏人权和人类尊严的无法无天的政权中,才会有人因合法行使权利而受到监禁,...
中国媒体也和司法一样,受到共产党的全面控制。官媒是宣传机器、党的喉舌,它不反映民意,甚至经常强奸民意。他们操控舆论、压制真相、混淆是非,甚至造谣、洗脑、收集情报充当间谍、参与人权迫害。如果说媒体“审判”不是审判的话,那么这些冒充媒体的罪恶同谋,则要接受法律和历史的真正审判。
从中共政权存在的那一天起,“依法治国”就是一个骗局,就是邪恶的遮羞布,就是强权与暴力的伪装。现在看到王林清的认罪视频,人们都不相信,但同时又感到深深的恐惧;一个指鹿为马、颠倒黑白的时代又回来了。每个人都面临着同样的命运:被威胁、被凌辱、被迫认罪、被迫自污,制造冤假错案的流水线正在加速。
“六四”过去30年了。“六四”固然已经是历史,但那是一页还没有翻过去的历史。因为“六四”不仅仅涉及历史,而且还涉及现实。“六四”不但属于中国,而且还属于世界。“六四”屠杀不但是对全中国人民的良心的粗暴践踏,也是对全世界人民的良心的公然挑衅。我们纪念“六四”,不但是为了呼唤和激发中国人民的道义良知,也是为了呼唤和激发全世界人民的道义良知。
由于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彻底破产,中共当局不得不乞灵于民族主义,然而民族主义是双刃剑。你讲你的民族主义,那就必然反过来刺激别人的民族主义;你大讲特讲龙的传人炎黄子孙,可是藏族维族蒙族,人家不是龙的传人,不是炎黄子孙,你这样讲,不是刺激人家的疏离感,刺激人家的分离意识吗?

页面

订阅 政府问责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