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政府问责

共产党对中国的祸害,绝不仅仅是屠戮生命、压制自由、掠夺财富、破坏环境和生态,而且在于更深层次地消灭人性、扭曲人格、腐蚀人心、颠倒人的是非观念。“枪杆子里出政权”的强盗逻辑、跌破底线的历次政治运动,导致整个社会弥漫着血腥、犬儒、仇恨、奴性和虚伪。
中外独裁史上最大规模的阅兵消息,在不断更新中。种种谣传穿行在香港的大街小巷,“香港是我们的城市,北京是他们的城市”,“坦克在北京的大马路横冲直撞,却挤不进寸土寸金的香港。”我相信香港的呼救会被全世界所有热爱自由的人听到,会被上帝或佛陀听到。我将反抗和坚持,直到最后一刻。
眼看中共建国70周年大庆就要来到,香港问题再拖下去对北京非常不利。是战是和,可能很快要做出决定。而威胁利诱、分化瓦解更是中共最擅长的伎俩。因此即使中共方寸再乱,这一套权谋手段绝不会停手。香港民众也将面临更大的挑战,到底这也是香港民众,尤其是年轻人争取自己前途的背水一战。
自9月初以来,当局已经封锁了我居住的整个街区,道路被封锁,网速慢得像蜗牛在爬。每次进公寓楼,保安都会对我搜身检查,早晚都是如此。警方实施了宵禁,要求居民下午5点前回家,8点前关上窗户并拉好窗帘。警察睡在公寓楼的过道里,确保民众遵守这些规定。
“猪肉政治学”正是中国社会经济发展模式的特质的一个侧面反映。通货膨胀的发生,一直是前社会主义国家发生政治动荡的导火索。这也是中共多年来一直强调控制物价的原因。控制物价不仅仅是为了市场考虑,更重要的是社会稳定,也是政治问题。
北京的焦躁是显而易见的。他们如此不得人心,不仅在青年人中间不占多数,在各个年龄段的人群中也都是少数。北京政府在香港和国际社会所面临的四面楚歌完全是近些年来倒行逆施的结果。无论香港这一次抗议运动会以甚么方式结束,它已经撕开了北京政府的政治遮羞布。
在我发言时,香港正处于关键时刻。各种风险愈来愈高。数十年后,当历史学家回顾过去时,我确信2019年相比2014年更是一个分水岭。我也希望历史学家能够庆贺美国国会选择站在香港人及其代表的人权和民主的一边。
香港逐渐不一样了。政府透过法律机器来针对这些年轻人。很多年轻人仍天真的相信法律是公义的,但是他们可能不了解,单单司法独立是不能实现真的公义的,只有法治没有民主是没有办法稳定的,这几个东西是互相依赖的。林郑让很多年轻人轻易变成犯人。
惊悉原新疆大学校长塔西甫拉提·特依拜(Tashpolat Tiyip)和新疆医科大学原校长哈木拉提·乌普尔(Halmurat Ghopur)被判死刑,对此深感震惊和不解。强烈呼吁有关当局慎重行事,免除两位校长的死刑,发回重审。希望最后结果是无罪开释,以此缓和紧张的民族关系和国际关系。
耗费巨大的大阅兵,本该是让纳税的人民有可被强力保护的安全感,有正义终究会打败腐恶的激奋感,但结果却让民众进一步体验了惊恐和伤痛,防范和对付之剑反刺向手无寸铁的大陆平民。民主和自由的脚歩,决不是靠强权就能压制的!

页面

订阅 政府问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