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政府问责

应对中国经济的“灰犀牛”,需要做根本性改革,但这是不可能的,习近平在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的讲话中透露了“坚决不改”的决心。接下来的,“灰犀牛”已经在路上,并在加速到来,其规模如海啸一般,将淹没每一个人。
中国的经济和中国的企业正面临40年以来最艰巨的挑战。第一头灰犀牛是工业化的红利已经耗尽;第二头灰犀牛是中国经济内部的负债率越来越高;第三头灰犀牛就是中美间的贸易战。在这三头灰犀牛中,内忧远大于外患。
一个法律明文规定的受理案件,人社部也告知“可起诉”,但皇城根下的两级法院却裁定“不立案”——这是法律欺诈?人社部欺诈?还是法院欺诈?或者就是政府、法院的联手欺诈?如此立法、司法、行政事实上的相互否定、自我掌掴,可谓中国特色“依法治国”的经典范例!
今年春节我要去天津看守所陪丈夫王全璋过年。大年初一,要去天津二中院、天津二分检拜年,祝各位法官、检察官:“猪年少作恶,冤假错案多纠正!”这将是我有生以来最有意义的春节!
将近我一半的人生里,我没有爸爸。我害怕别人知道认识我的爸爸,我害怕他们的指指点点,我把爸爸这个单词隐藏在我内心的最深处,我逃避着他。这次警方在我爸爸出国前不让他来美国。这一次我不躲了,我选择反抗,郑重向中国政府提出要求,希望我爸爸可以享受作为一个公民的权利,可以出国来看看我这个离散16年的儿子。
2019年元月12日,在京部分天安门母亲群体成员举行了一年一度的新春聚会。2018年,群体成员有五位因病去世,迄今共有55位难属离世,但其他难属表示不会退缩,将坚持“真相、赔偿、问责”三项诉求继续走下去,永远不会放弃!
2018年12月10日,刘正清律师到绵阳市看守所会见四川维权人士黄琦,得知:两名驻所检察官于2018年11月30日和12月3日三次见黄琦,要求他放弃幻想,主动认罪,否则判他10多年。12月4日、5日,绵阳中院法官和审判长先后到看守所与黄琦见面,要求他查阅案卷材料,被黄琦拒绝。黄琦说:“我只在法庭上、两位律师在场的时候充分的举证、质证、认证。”审判长告诉黄琦,他的保外就医申请未获批准。12月7日绵阳中院给他送达庭前会议《传票》。黄琦说他一定会抗争到底,并希望大家多关注因他的案件而遭迫害的各地朋友及目前失踪的他的母亲蒲文清。 黄琦于2016年11月28日被拘留,同年12月16日被正式逮捕,...
2018年11月18日,四川维权人士 黄琦 的母亲 蒲文清 发表声明(影印件附后),称在黄琦入狱后,当局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监控她的行踪,致其人身安全受到严重威胁;但她表示绝不放弃为儿子的冤案上访:如果她失踪、致伤、致残、死亡,责任完全在当局。她吁请国际社会予以关注。 蒲文清说,自2016年11月28日黄琦被构陷入狱后,她走上了艰难的上访之路,先后到市、省和中央的各级公检法部门上访,呼吁无罪释放患重病的黄琦回家治病,但没有结果,她只好求助于国际社会关注,要求保障黄琦在狱中的生命权、医疗权等基本人权。 黄琦于2016年11月28日被拘留,2018年1月被当局以“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起诉,...
2018年11月12日下午,被关押在绵阳市看守所的四川维权人士黄琦在会见律师时告知,当日上午绵阳市中心医院的三位医生到看守所给他会诊,测出其血压至危:170/100,而之前医生给他开的药看守所并没有给他吃,这是他的病情恶化到今天的根本原因。 黄琦于2016年11月28日被拘留,后被以“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起诉,案件至今仍未开庭审理。欲了解更多,请访问 中国人权 网站 黄琦 专页 。 会见笔录 时间:2018年11月12日下午 地点:绵阳市看守所 会见人:刘正清律师 被会见人:黄琦 问:请你将最近的情况说一下。 答:2018年10月25日绵阳市中心医院王松等三人对我进行了检查:肌酐205...
走进村庄,更令人感到凄凉,家家户户躺着-至二个艾滋病病人,贫病交迫,80年代末90年代初,官商勾结处处设立采血站,号召民众有赏献血,实际情况是卖血,并说:“献血光荣,献血不得高血压,献血致富”,卖血惹来了艾滋病大流行,政府官员对这么大的艾滋病疫情不是积极防治,而是百般捂盖,不许任何人去疫区调查了解、救助等活动。

页面

订阅 政府问责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