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政府问责

搞反腐败应该有个交代,就是中国共产党中央的反腐败是真正的反腐败,不是假的反腐败;是全面的反腐败,不是选择性反腐败;不是我想反谁的腐败,谁就腐败;我不想反谁的腐败,我就把他保护起来,就不承认,不认账,装聋作哑。我觉得,如果这样做那是人性丧尽。
强迫失踪在中国非常猖獗。从范冰冰到高智晟,从肖建华到王全璋,从小班禅到孟宏伟,从体制的受益者到反对者,从贪官到良心犯,没有任何人是安全的;连制造恐怖的作恶者也不例外。失踪人民共和国实际上就是恐惧人民共和国。
2018年10月8日,李静林律师会见了被关押在绵阳市看守所的四川维权人士黄琦,黄琦通过律师发表声明,称他是因当局打击他和“天网义工”的犯罪计划遭曝光而被构陷、被指控为所谓的“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黄琦声明他绝不变更委托的李静林、刘正清两名律师,如果没有他们两人出庭,他将拒绝出庭。 黄琦于2016年11月28日被拘留,后被以“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起诉,案件至今未开庭审理。 更多关于黄琦案的信息,请见: 中国人权 黄琦 专页 。 声明 因打击黄琦等“天网义工”犯罪计划遭曝光后,而被构陷之所谓“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诉讼中,黄琦绝不变更委托律师。如没有李静林、刘正清两名律师出庭,...
中国对非公有经济的国有化抢夺从中共十八大以来就在全面着手开展。中共文革后实行改革开放以来,持续发生的过往抢夺都是局部的,个别性的行为,但中共十八大后展开的抢夺却是全局性的。可以肯定的是,接下去中国将掀起全国性以民主管理名义对非公有经济的管控吞并狂潮,将非公有经济的公有化,将是接下来中国经济改革的的主旋律。
被关押在绵阳市看守所的四川维权人士 黄琦 的母亲 蒲文清 强烈要求绵阳市公安局局长把完整的抽血化验检查资料交给黄琦,并每月给黄琦定期做肾功能全套检查。蒲文清在致绵阳市公安局局长的信中说,她从刚刚会见黄琦的律师处得知,黄琦血压升高,病情加重,肾功能衰竭进入尿毒症;而8月份所外医生先后抽血三次化验的结果至今没告诉黄琦,黄琦多次催问,看守所医生说检查结果在绵阳市公安局长那里。蒲文清说扣压黄琦的检查资料,致使黄琦病情得不到恰当有效的治疗,绵阳市公安局长对黄琦病情加重负有主要责任。 黄琦于2016年11月28日被拘留,后被以“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起诉,案件至今仍未开庭审理。欲了解更多,请访问...
中国改革开放在习近平治下进少退多。在政治领域,改革早已死亡,甚至退回到改革以前。在经济领域,国进民退正在吞噬改革的成果。在思想领域,意识形态全面左转已严重窒息了整个社会。
中国经济50人论坛最近开了一个讨论会,主题为「新时代改革开放的新使命」,会议显示了几个值得注意的动向:很多学者和官员对改革现状相当不满甚至悲观;纪念「改开」40周年官热民冷。官方宣称要隆重纪念,老百姓反应则很冷淡;「改革已死」几乎成了社会共识。
即使是在具有充分人权保障的民主社会,也不能完全不考虑对少数民族的特殊保护。民族区域自治若能真正落实,对于控制移民、保护生态、维护本民族生活方式,延续文化传统和保护宗教信仰,是可以起到无法替代的作用的。
体制成本不但决定中国经济的过去,也将决定中国经济的未来。渐进改革留下了不少硬骨头,不少半拉子改革工程,同时高速增长又不断引发新问题,加到一起,体制成本先降后升。竞争格局决定了中国经济突围的两个方向。
一个多月以来,中国多地发现非洲猪瘟。党国的作为,限于通过党媒发出安民布告,晓喻国民高枕无忧,但吃无妨。我们根本不知道应该向谁问责以及如何问责;我们更不知道应该如何向领导一切的中国共产党问责。也许,所谓监督,所谓问责,本来无非就是一个梦。

页面

订阅 政府问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