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政府问责

在四川汶川地震10周年之际,遭当局以涉嫌“非法为境外提供国家秘密罪”逮捕的“六四天网”负责人黄琦,其85岁老母亲蒲文清再次发出公开呼吁,要求中央领导敦促四川省当局从人道出发释放黄琦回家治病,依法追查制造黄琦冤案责任人的法律责任。蒲文清说,汶川地震时,黄琦身体健康、精力充沛,28天内十三次赴灾区赠送救灾物资,但因曝光豆腐渣工程致中小学生死亡真相而入狱3年,并因此罹患多种严重疾病;出狱后,黄琦拖着病体继续坚持为弱势群体发声,却再次遭当局打击报复入狱,并在狱中遭受毒打和虐待。蒲文清担心儿子会病死狱中。 五一二汶川地震十周年沉痛回忆 沉痛回忆五一二汶川地震十周年,我儿子黄琦当年身体健康,...
那些年最为著名的中国媒体,直截了当表达一个愿景:“汶川震痛,痛出一个新中国”。这是一个转型契机。这是一个中国全面融入现代文明的拐点。中国现代化这锅百年老汤,是到煮开的时候了。中国会与世界一起,走向人权、法治、民主的康庄大道。多么美好的期盼!只是,这些期盼,何时实现?十年了,今天回头一看,一股难言的悲哀不禁涌上心头……
小到一个学校,应以学生为本,大到一个国家,应以人民为本;若是本末倒置,罔顾人的权利和尊严,则学校和国家更失面子,更无荣光。这么简单的道理,为什么就不懂呢?抑或是权力在握霸道惯了根本意识不到呢?
鉴于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简称“人社部”)以“不属于政府信息公开范围”为由对千人联署要求政府信息公开的申请予以拒绝,联署代表向北京第二中级法院提起诉讼,起诉人社部不履行信息公开义务,但二中院违反立案时限的程序规定,接案后两个多月至今不给出是否立案文书。值国际劳动节之际,这些因被政府非法剥夺工龄而陷于“老无所养,病无所医”、没有任何“社会保护”的劳动者,对政府剥夺劳动者养老社保权和北京二中院至今违法不立案行径发出强烈抗议。 “千人公民起诉团”五一抗议书 为此,国内外千人联名于2017年12月6日、2018年1月2日,两次向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寄发了《千人联署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
尤维洁:每一个离开人世的父亲、母亲们虽然走了,眼睛是闭不上的。在他们内心,留下的遗憾是29年了,没有看到能给我们公平、正义这一天。我真的心里非常非常难受,因为我觉得这是国家在对人民犯罪!‘六四 ’惨案不解决,怎么能够谈到能让这个国家的人民得到福祉、得到幸福?!”
作者在文中列举了上海居民陆立明、陈宝良、谢穗好、韩忠明、浦美英、顾建国和葛开英因房屋遭非法强拆而被迫走上上访维权路的遭遇。他们虽曾屡屡遭威胁、被非法关押、被殴打、被行政拘留、被判刑,甚至被关精神病院,但依然在2018年“两会”召开之时前往北京,要向当局和世界昭告公民之心的存在。他们目前均被截访后押回上海关押,并与外界失去联系。作者说,还有很多维权者的遭遇更为险恶。 上海维权者频遭虐治,人代会再成刃民会 马亚莲 年年会相似,场场人相近。寄望好新政,梦碎人代会! 2018年春节期间,十三届全国人大尚未召开,各地重拳缉拿、整治维权冤民或花钱买稳的各项措施就全面落实。霓虹闪烁、权贵集中的上海,...
上海市民朱亚平就妻子葛开英因在“两会”期间进京上访而遭秘密关押发出公开信,呼吁国际社会关注。信中说,葛开英3月9日到北京投诉上海有关部门违法乱纪和对其实施迫害后,被上海市政府驻京办人员及其雇佣人员秘密从北京绑架回上海关押,其后失去联系。 上海访民葛开英“两会”期间进京上访,被带回后遭秘密关押 朱亚平 尊敬的女士们、先生们: 我叫朱亚平,住中国上海市徐汇区日晖六村176号105室。2018年3月9日我妻子葛开英去中国北京当局递交信件材料,投诉中国上海市黄浦区建设和管理委员会和街道办事处违法乱纪和实施迫害本人之事,在回家途中被上海市政府驻北京办事处人员和其雇佣的恐怖分子(官方称呼为临时工)...
早在1993年河南省当局就已经知晓艾滋病病毒在献血员人群中广为流传了,但被蓄意隐瞒。更不能令人容忍的是,为了掩盖真相,河南省竟然将大面积流行的艾滋病,说成是感冒发烧的“无名热”。大批感染者在被当成感冒越治越重中死去。这种“非正常死亡”等于变相杀人的群体灭绝。
天安门母亲群体重要成员李雪文女士因病医治无效于2018年2月10日离世,享年90岁。李雪文女士的小儿子袁力在1989年六四惨案中遇难,时年29岁。
因为坚持自己的政治观点而流亡海外,并终老他乡的刘宾雁先生,是中国文人最优秀的代表。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刘宾雁先生把倒塌破碎的中国良知重新扶起,为实现公平正义,向贪腐强权发起不懈的顽强冲击,展现了中国文人壮丽卓绝的精神风骨。

页面

订阅 政府问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