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政府问责

(一) 据网上新闻披露,2018年6月1日,中国央行突然发布一则消息:人民币发行不再依靠美元,用次等企业债券支持人民币发行。这是央行第一次对无锚印钞的公开确认。 其实,中国早在几年前就己经开始无锚印钞了,这根本就不是新闻,全世界都知道,唯独中国老百姓不知道(他们生怕你知道!) 。中国过去的印钞,全是以美元(外储)为锚,来确定基础货币(主要是M2)的供应量,假如汇率是6,你有1美元,你可以印6元人民币,如果有100美元,你可以印600人民币,如果后来你手中的美元减少到50元,你就要回收300元人民币回来,否则就要发生通货膨胀,这就是以美元为锚印钞。 如果你还没明白,我再举另一个例子,...
愿美国继续发挥自由民主灯塔的作用,将自由之光照亮世界仅存的少数几个独裁国家。我们祝愿美国与中国人民一道,联合世界上的所有正义力量,合力摧毁和铲除盘踞在灾难深重的中华大地上、害死八千万中国人的中共独裁政权。让我们发自内心地祝福这个国家。
半年多不见,高妈妈好像“返老还童”了。虽然还离不开氧气,早晚要做两次肺部吸氧,但老人家看上去精神很好,思维清晰,说话大声,写字灵活,记忆力仍然让我这“年轻人”望尘莫及。世界上有一种感情会超越亲情。我爱我的高耀洁妈妈,那是因为她这一辈子,撒向人间的都是爱!
随着中共不断突破道德底线的逆天而行,人为制造社会不公的无耻行径被越来越多的人所了解,类似全国卡友联手罢运这样的事情会越来越多,直至超出被中共维稳系统能各个击破的临界点。如此形成共振,必然埋葬共产专制独裁政权。
邓小平搞掉赵紫阳既是为了保自己,也是为了保党,而当时的党内元老和邓沆瀣一气,共同发动了一场由邓主导的针对赵紫阳的政变。邓小平早有搞下赵紫阳之心,是「六四」给他提供了千载难逢的机会。假如没有「六四」,邓小平也会找机会把赵紫阳搞下台。
和一般人常听到的争议与吵闹不同,所谓「遗忘六四」,不关心六四,以至反对「平反六四」的,不是年轻人;年纪愈大愈有「爱国情结」,就愈多人在是非黑白的判断上倾向中共;这些人盲目对中国乐观,包括连人权也乐观,因此要去说服的,并不是本土派、港独支持者,抑或年轻人,而是那些选择遗忘,选择亲共的老年人。
“八九·六四”时所发生的,是两种根本对立的主权立场发生正面冲突。纪念“六四”,既是表达我们还政于民、安抚亡灵的要求,也是向那些勇敢的人们致敬,相信他们的精神与我们同在,与世界进步力量同在。只要我们还前行在这同一条道路上,他们就是激励我们的光芒和力量,永远不会被忘却。
鲁比奥说:“在我们反思29年前聚集在广场和全中国各地的一百多万中国公民未能实现的憧憬之际,我呼吁中国政府允许围绕那年春天的事件进行自由和公开的讨论,无条件释放那些因为试图纪念六四周年而被拘留或监禁的人,并公开清算在党和军队手中对中国人民犯下的可怕暴力。”
六四人,不仅超越了代际,也超越了一般的政治派系。六四人,将是天安门遗嘱的执行者。在时间点上,已经成熟。六四,已成长为一个最大公约数。六四,已升华为中国的神圣性符号。六四人登上历史舞台的日子已经不太遥远了,历史的最后审判也不会太远了。
被以涉嫌“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逮捕的四川维权人士黄琦的母亲指出,黄琦案所涉的所谓绝密文件,既不是红头文件也没有加密标志,没有落款单位名称、没有签名和日期,连公章都没有,根本算不上是绝密级的国家秘密——黄琦无罪!黄琦于2016年11月28日被带走,12月16日被逮捕,其涉嫌泄露的国家秘密是《中共绵阳市游仙区委政法委员会关于陈天茂信访诉求办理情况及相关问题的报告》,黄琦将该报告的部分内容发到了网上。 黄琦无罪 蒲文清 2018年6月4日 黄琦所涉绝密文件《中共绵阳市游仙区委政法委员会关于陈天茂信访诉求办理情况及相关问题的报告》(以下简称报告)...

页面

订阅 政府问责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