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政府问责

只要这个世界上还存在不自由的国家,还存在由专制政权所施加的政治迫害,“哪里有自由,哪里就是我的祖国”这句话,就没有过时,也不会过时。如果未曾绝望,如果不想苟活,如果依然想享有自由,那么就将自然地导向如下选择:这里是我的祖国,这里就应当自由起来。
这几天以来房东一次又一次骚扰威胁,我可以跟警察争辨,因为他说他是公仆,但我就不能跟房东争辨,因为房东也是被逼而为。我85岁的老母亲被惊吓恐惧,她偷偷地流泪我更是心痛。我从明天起送母亲到亲友处照顾一段时间,我也外出旅游一段时间,全国不是我一个人这样被逼迫,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也就这个样。
我不知道怎么走出的会见大厅。我这一个月幻想着全璋比上一次正常一点儿,可还是失望了。胸口憋的喘不过气来,感觉脖子被两只手死死掐住。我挪动发软的腿,跟大姑姐、王峭岭、刘二敏一起去监狱行政大楼交王全璋的“保外就医申请书”。
正是在中联办的默许之下,一向行为乖张、喊打喊杀的何君尧在背后挑动了这样一场“白衣人”对“黑衣人”的血腥暴行。一个流氓政客和黑社会横行的香港,将是自由经济和现代文明的坟墓,而香港这颗东方之星的陨落也将是中国经济彻底停滞和社会完全奔溃的前兆。
香港网民誓死坚守的抗争意识大大提高,网民的高尚品格:团结、勇敢、牺牲、关爱、寛容,处处显示出美善的高度质量,令全港有良心的人为之折服。他们的口号:“兄弟爬山,各自努力”,“不割席、不讉责、不笃灰”,“一个不能少”,“一齐来,一齐走”所显示的团结精神,感人下泪。
香港主流社会一向和平理性,以往对示威中使用武力的接受度极低。但这些年,随着港人对政府管治体系的信任和接受度逐渐降低,主流社会对抗争不同光谱的接受度越来越高,对激进抗争者心怀同情。“六不”口号在现场最大程度地团结了抗争者,“兄弟爬山”让运动的界限彻底模煳。去中心化,因而处处都是中心,没有广场,结果处处都是广场。
六四镇压让中共在国际社会声名狼藉,在国内更是千夫所指,但是跟中共历史上犯下的所有罪孽一样,它也成为其维持统治的正面资源。北京比谁都清楚,并不存在和平共处的“一国两制”这回事,“不是东风压倒西风,便是西风压倒东风”,控制一切是强大的专制政权的本质需求。
这种黑白共治,模仿中国“黑社会主义”模式,激起香港全民的危机感。共产党一向对民意反其道而行之,但是心存畏惧。如果香港的不合作运动发展下去,必然严重伤害到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让共产党的金库丧失功能,内斗必然加剧。
全球市值最高的十大互联网公司,中国占了5家,超过美国。但人家是靠技术靠开放的市场赚钱,我国是靠互联网人口基数和垄断封闭的市场赚钱。最典型的是谷歌和百度。都在挑战人类的底限。谷歌是挑战人类科技的上限,百度是在挑战人类道德底线的下限。
纪斯尊先生的一生不需要去刻意拔高、刻意美化。作为共和国的同龄人,他此时去世有着他的象征意义。纪斯尊先生的灵魂没有离去。中华民族千百前来对正义的执着追求、抑暴向善、扶助贫弱的精神深深扎根于八闽大地,这种精神纵有强权摧残,也会不断萌发、成长!

页面

订阅 政府问责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