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许志永

丁家喜说愿做那只亚马逊热带雨林扇动翅膀的蝴蝶;王功权说我们是在和暴民、暴乱赛跑;李化平说一代人要负起一代人的责任,这大概就是建设者们共同的心声和共有的担当,致敬许志永们,愿未来如我们所愿国家体制和平转型为宪政民主,社会自由、公义而有爱,人们幸福、尊严的活着。
再过两个月,志永就要出狱了,我怀着期待的心迎接他的自由。但是,自2013年“新公民运动”被打压以来,中国的人权和法治正在经历着近四十年来绝无仅有的长时期倒退和恶化,中国民主人权事业正面临着空前的危机和挑战,整个国家的前途和命运也正面临着空前的危机和挑战!
“3∙31事件”揭开了“习新政”的法治画皮,说明其根本没有政治改革的意愿,甚至比前届政府更专制、更严酷。中共宣传的反腐、“中国梦”都只是巩固其权力的遮羞布,根本目的就是为了“赵家”的长治久安。
即使终于熬过了大自然的寒冬,等来了万物开始复苏的春天,但政治的寒冬仍令我们感到彻骨的寒冷。3月14日--又到了这个令人魂伤的日子!不知还有多少人在纪念她--2014年3月14日被中共迫害致死的人权活动家曹顺利,直到她溘然长逝的那一刻,她都没能获得自由!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33次会议从9月13日到30日在瑞士日内瓦召开,在9月19日的人权理事会一般性辩论会议上,多个会员国就中国的人权状况表达了严重关切。
北京市海淀区法院今天上午以“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分别判处呼吁官员公示财产的四名新公民运动参与者刑期不等的徒刑。起诉书指控 丁家喜 和 赵常青 策划了2013年在北京举行的几次举牌和演讲活动,而 李蔚 和 张宝成 则被指控参与了这些活动。 丁家喜被判三年六个月有期徒刑;赵常青被判两年六个月;李蔚和张宝成分别被判两年。丁家喜、赵常青和张宝成的律师说,他们的当事人将提起上诉。(欲阅读有关庭审的情况、辩护词和与这些维权人士有关的文章,请点击 这里 ) 北京市海淀区法院上个星期开庭审理了这几名维权人士的案件。当局继续沿用了以刑事罪名起诉的模式,给这些和平推动官员财产公示进行反腐的活跃人士定罪。...
检方指控许志永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而且认定“新公民运动”为一个犯罪集团,法院一审判处许志永4年有期徒刑,许志永要求二审开庭审理,而且所有出具过证言的人都要出庭作证,他的辩护律师向合议庭提交了《要求二审开庭审理法律意见书》,并经过一遍遍瘦身,最终申请出庭的证人名单从199人减至75人。这些证人中包括对许志永案出具负面证言的警察、保安、维稳人员37人——律师质疑:他们的证言,到底有多大证明效力? 许博士案辩护人申请75 名主要证人出庭作证备忘录 律师刘书庆 检方指控许博士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而且认定“新公民运动”为一个犯罪集团。按照检方的想象和设计,许博士是首要分子,...
许志永案二审合议庭通知此案不开庭审理,许志永的二审辩护人刘书庆律师在呈交北京市高级法院的辩护意见中论述了三个问题:一是一审认定的案件事实不清;二是一审和二审在程序上存在重大瑕疵;三是言论自由的重要性和边界。根据《刑事诉讼法》,刘书庆律师认为此案属于“应当”开庭而非“可以”开庭的情形;此案不开庭审理属于严重的程序违法,合议庭应当主动改正,再启动开庭程序。言论自由是受到中国的宪法和《世界人权宣言》所保障的;自由的对政治和公共事务发表言论和意见是建设公民社会、建构良治政府的起点,是所有民主制度的生命线。刘书庆律师称以许志永为代表的“新公民”诸君是一群真正的公民。 言论自由,公民社会和良治政府的起点...
“新公民案”,整个审理过程,无论是程序还是实体,法治的尊严被践踏殆尽。作为法律人,其实你们心里很清楚,指控我们所谓扰乱公共场所秩序,不过是个借口,你们背后的人,真正恐惧的其实是我们不仅自己堂堂正正做真正公民,而且公开倡导每个中国人堂堂正正做公民,把公民的身份当真,把公民的权利当真,今天我依然要说,无论我付出多少代价,我依然要把公民的身份当真,我依然为自己的公民身份而骄傲,我依然公开的倡导每个中国人都把自己的公民身份当真,把自己的公民权利当真,把公民的责任当真。 这先辈们为我们争取来的神圣的身份,自从辛亥革命中国宣布建立亚洲第一个共和国以来从没有改变过。我是公民,不是专制王朝的臣民。...
(一) 与 志永 的第一次见面,是在朝阳门附近的一家快餐店。由于堵车,我迟到了整整一个小时。打他电话,想告诉他我会晚到,他的手机处于关机状态。到了约定的地点,我一眼就认出了他。他抬头,温和而略带腼腆的微笑。 乍见之下,他像是校园里的一名在读研究生,沉静如水,书卷气很浓。他一边专心于电脑上的文字,一边等我。他说,为了保证专心致志,他工作时不开手机。 我们一见如故,直接进入正题:下一步我们做什么?他提到几点:宪政研究、访民救助、法律援助。我告诉他,我已经在整理现行法律、法规与规章,找出其违宪之处,及下位法对上位法的违反、各种“法”的矛盾与冲突。他建议,由他、滕彪和我三人一起,做宪政研究,...

页面

订阅 许志永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