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文章选登

文章 47 — 69 (139)
——中共如果不停止习近平的倒行逆施,就只能灭亡,并且连累国家陷入崩溃,将人民推入水深火热之中。而制止习近平胡作非为的机会,就是今年的北戴河会议。如果确实更无一人是男儿,北戴河会议就会风平浪静,之后大家就等着死无葬身之地吧。
——对中共高层而言,苦撑待变80天之后的美国总统大选结果,到底是好是坏,最多只有一半一半的可能。假如特朗普再度当选,中共怎么办?它恐怕就只能在冷战不断升级的轨道上再苦撑4年了;倘若如此,4年之后,中美关系将又是一番天翻地覆之变。
——北京终于对香港反抗力量的领袖下手,出手之重超出许多人的预料。如果中共不能彻底平息港人的反抗,就不仅会鼓励港人坚持抗争,而且会鼓励更多内地人奋起抗争。这是中共最大的噩梦,因此,为了防止这个噩梦成真,北京已经顾不了许多。
——中共不反制不是它放弃反制,而是它没有了反制的能力和对等报复的手段。所以中方不能不投鼠忌器。此外,可能还有自己的另类打算:为躲避美国的锋芒,佯装回归“韬光养晦”,面对美国一步紧似一步的制裁,中国方面不反制不报复,不是示软,而最大的可能是以拖待变。
——民主维权运动的核心资源,需要而且能够由道义价值扩展为政治实力,其核心枢纽和原点发动机就在于铁窗英雄群体的理想性、厚德性和人格境界。这并非在夸大少数人的力量,再造中华民族的价值等级表的操作起点,总得从某些具体的高贵生命开始。
——后极权主义社会的“泛敌化”,使每个公民都随时可能成为政权的“敌人”,原因不是公民做了什么,或者他们违反了什么法律,恰恰相反是因为坚守了法律,而使他们成为了权力认定的“敌人”。这种“关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的“被敌人化”的可能性,导致了后极权社会弥漫着恐惧,造成后极权社会人心惶惶、万马齐喑的状况。
——七岁那年我在做什么?那是个三反五反、清算斗争世道不彰的混乱时期,父亲去了香港,母亲被关起来劳动改造。我因为年纪小不懂惊恐,生存的本能让我直觉找到简单的生存方法。今天回首我不禁赞叹造物的神奇,童年的灾难使我很早感受到上天的眷顾。
——中国自古以来就有这样的人。今天虽然黎智英等还不至于砍头牺牲,但完全有可能像刘晓波这样在狱中迫害而死。黎智英这些义士对此十分清楚,但他们仍然不为所动,坚持留下来,等着被捕坐牢。中共可以摧毁香港,但摧毁不了港人的自由精神。
——在追求和平民主的历史进程中构建和平民主社会的核心原则、主张及立场是人权至上、和平民主、法治中国。其中,坚持个体权利本位、程序正义贯穿始终,以此原则解决政治问题、经济问题、文化问题、民族问题、社会问题等各个方面。
——反对派如何拥有一种政治意识、具有政治眼光和自身的政治策略,而不仅仅停留在道德控诉以及揭露的层面,这对于我们恐怕不是一个过时话题。
——今后的国际关系将不再是开放社会国家交往的一体化,而是开放社会与封闭社会国家并存的两体世界;全球化肯定还会继续存在,只不过形式和内容将会有巨大的改变。整个局面,以西方世界为一方;以中国、朝鲜、伊朗这些封闭社会国家“孤儿院”为一方。世界会因为复杂而冲突不断。
——宪政民主必胜,这是天道和自然法大势所定。但中国这一代争自由的人们并非必胜,如果犯下并继续坚持若干致命的生存策略错误,这一代自由理想者很有可能沦为现实的政治博弈场上的最终失败者。阶级斗争和官民“死磕”,绝不是在中国本土实现宪政民主的可操作之路。
——政治抗争方式的选择,全在于自己,这与权力无关,但事关权利与自由。即使表达个人认知与体会,也不能规定别人的选择。登山路千条,俯仰一月高。每一条抗争之路,都值得一试,而不是事先反对。任何正面努力,都应该得到积极评价和鼓励。
——当年由尼克松开启的中美接触,已走过了近五十年的轮回,时间的钟摆现在大幅荡向另一侧。蓬佩奥的演讲,意味着完全不同的历史周期开始了。这并非只是本届特朗普政府的姿态,而是来自美国不同部门的意见凝聚,更是来自两党共识。
——中美关系是回不去了,只会越来越糟糕。现在,美国并不想从中国获得经济利益,也不打算跟中国并存,而是彻底把中国当作自己的敌人。中国现在开始意识到了这一点,但可能为时已晚,美国人失去了对中国的信任。
——正如台湾经历长期四十多年白色恐怖,仍然可以争取到民主自由的到来,香港过去一年多反送中运动可见,香港人不屈不降的抗争精神、汹涌澎湃的创意,以及为香港未来无惧打压的勇气及真挚感情,我相信前路荆棘满途、但人心不死。
——7月,美国对中共的政策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这个政策得到了两党高度一致的支持,不可能因为选举的原因导致政策转变。中共利用武汉肺炎大流行而加强的战狼外交,也在这个新形势下放慢了脚步。这是在观望犹豫,在等待美国大选出现中共所希望的结果。
——港版国安法的霸王硬上弓,显示在中国专权政治之下,《基本法》的保障已经荡然无存。香港人若不是选择移民离去,就要面对至少已没有“免于恐惧的自由”的政治现状。在国安法围堵下,35+恐怕是不切实际的幻想。而即使实现35+,只要看看国安法的硬上弓,就知道民主派也难有作为。
——最近大陆突然兴起了一股临战气氛,北京上海政府都公告百姓,要准备躲空袭,听见警报,就要跑防空洞。渲染临战气氛,大战临头,共赴国难。国库本大把钱,都给权贵们转到外国私人户口去了,苦日子就十四亿人来捱。说到底,打仗是假的,要百姓勒紧肚皮才是真。
——刘晓波的死亡是一个象征,象征着在暴政肆虐之下一代又一代人的受难,象征着中共专制政权对人类正义和良心的极大嘲讽,象征着西方对华绥靖政策的道德污点和政治恶果。他的生命与死亡,已经超越了政治博弈和利益计算,它将在人类精神和人性尊严的纬度上,向我们每一个人进行持续的拷问。
——当下,中共党已成政治僵尸,中共所处的国内国际环境急剧恶化,曾经有过的改革自救的一线机会已经丧失。历史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向往自由、维护人权、实现宪政民主,就是人心所向,就是未来中国的方向和出路!让我们这代人在历史大变革的关头,做出我们自己的努力,无愧于先人、无愧于子孙、无愧于历史。
——特朗普政府是几十年来与中共政权交手最激烈也最复杂的一届美国政府,美国的决策精英对中共政权完成了一次历史性的认知革命。由于在疫情问题和香港问题的重大错误,习近平正处在他上台以来最危险的困境之中。即使特朗普没有能胜选,这些鹰派们也造成了一个新一届美国政府难以逆转的态势。
——香港民主派初选,仍然有61万市民大排长龙,并不畏惧悬在头上的利剑。这显示支持勇武抗争者已是民主派选民的主流,香港人真是没有被吓倒。打不死,压不倒,现在是吓不跑,如此坚韧的抗争意志,强权能够怎样?

页面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