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文章选登

文章 47 — 69 (147)
——中共和中国没有能力解决自己的政治问题,将对美国越来越构成一种更加难以对付的挑战,即中国走向全面失序的挑战。在我看来,无论是美国的共和党还是民主党,无论是美国的鹰派还是鸽派,事实上都没有准备好应对这个挑战。
——中国人关注美国大选,更多的还是关注候选人对华政策。数天前通过的美国民主党最新党纲显示,民主党在对华政策的强硬程度方面空前提升,和共和党并不相上下。事实上,在大局已定的中美关系中,谁当总统也许已经不是关键了。
——宪法最基本的理念和最高原则应当是人民至上、人民权利与人权至上原则。否则很可能使宪法沦为“弱者贫者被征服者的卖身契约”。要“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首先应当把权利“放出笼子”,给权利松绑。
——白俄罗斯总统大选的舞弊和操控的现象,引发了白俄罗斯人民的极大愤怒,卢卡申科已经完全失去民心。白俄罗斯发生的事情告诉我们,对于非民主政权来说,再强大稳定的统治,都可能只是表象,人民一旦走上街头,其统治就可能土崩瓦解。
——政权为他罗织罪名,戴耀廷坚持为港人编织希望。他仍觉得有生之年,能见香港重生,但愿香港人的爱与希望不灭,“冇咗希望就系顶唔到嘅时候,当人冇咗个希望,就系冇㗎啦。”
——香港是属于全世界的。中共现在强推港版国安法,要把香港的自由和法治摧。表面上上看,中共是在挑战和威胁香港人民的自由权利,实际上是威胁全球秩序和人类文明。从这个角度讲,中共与全球为敌,尤其与人类文明为敌。中共是人类公敌!
——顷接聘书,衷心欢喜,与有荣焉。至暗时刻挽臂前行,心火相映中烛照前路,神流气鬯中呼唤未来,而风雨如晦,鸡鸣不已,痛何如哉,快何如哉!
——粉碎中港共分裂香港民主力量的诡计,走出中港共编织的罗网,反过来用这个机制来团结社会上不同派别的民主力量。“三军可夺帅,匹夫不可夺志”,香港人自主的志向是不能改变的,政治人物不能向强权示弱,任重而道远。
——中共如果不停止习近平的倒行逆施,就只能灭亡,并且连累国家陷入崩溃,将人民推入水深火热之中。而制止习近平胡作非为的机会,就是今年的北戴河会议。如果确实更无一人是男儿,北戴河会议就会风平浪静,之后大家就等着死无葬身之地吧。
——对中共高层而言,苦撑待变80天之后的美国总统大选结果,到底是好是坏,最多只有一半一半的可能。假如特朗普再度当选,中共怎么办?它恐怕就只能在冷战不断升级的轨道上再苦撑4年了;倘若如此,4年之后,中美关系将又是一番天翻地覆之变。
——北京终于对香港反抗力量的领袖下手,出手之重超出许多人的预料。如果中共不能彻底平息港人的反抗,就不仅会鼓励港人坚持抗争,而且会鼓励更多内地人奋起抗争。这是中共最大的噩梦,因此,为了防止这个噩梦成真,北京已经顾不了许多。
——中共不反制不是它放弃反制,而是它没有了反制的能力和对等报复的手段。所以中方不能不投鼠忌器。此外,可能还有自己的另类打算:为躲避美国的锋芒,佯装回归“韬光养晦”,面对美国一步紧似一步的制裁,中国方面不反制不报复,不是示软,而最大的可能是以拖待变。
——民主维权运动的核心资源,需要而且能够由道义价值扩展为政治实力,其核心枢纽和原点发动机就在于铁窗英雄群体的理想性、厚德性和人格境界。这并非在夸大少数人的力量,再造中华民族的价值等级表的操作起点,总得从某些具体的高贵生命开始。
——后极权主义社会的“泛敌化”,使每个公民都随时可能成为政权的“敌人”,原因不是公民做了什么,或者他们违反了什么法律,恰恰相反是因为坚守了法律,而使他们成为了权力认定的“敌人”。这种“关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的“被敌人化”的可能性,导致了后极权社会弥漫着恐惧,造成后极权社会人心惶惶、万马齐喑的状况。
——七岁那年我在做什么?那是个三反五反、清算斗争世道不彰的混乱时期,父亲去了香港,母亲被关起来劳动改造。我因为年纪小不懂惊恐,生存的本能让我直觉找到简单的生存方法。今天回首我不禁赞叹造物的神奇,童年的灾难使我很早感受到上天的眷顾。
——中国自古以来就有这样的人。今天虽然黎智英等还不至于砍头牺牲,但完全有可能像刘晓波这样在狱中迫害而死。黎智英这些义士对此十分清楚,但他们仍然不为所动,坚持留下来,等着被捕坐牢。中共可以摧毁香港,但摧毁不了港人的自由精神。
——在追求和平民主的历史进程中构建和平民主社会的核心原则、主张及立场是人权至上、和平民主、法治中国。其中,坚持个体权利本位、程序正义贯穿始终,以此原则解决政治问题、经济问题、文化问题、民族问题、社会问题等各个方面。
——反对派如何拥有一种政治意识、具有政治眼光和自身的政治策略,而不仅仅停留在道德控诉以及揭露的层面,这对于我们恐怕不是一个过时话题。
——今后的国际关系将不再是开放社会国家交往的一体化,而是开放社会与封闭社会国家并存的两体世界;全球化肯定还会继续存在,只不过形式和内容将会有巨大的改变。整个局面,以西方世界为一方;以中国、朝鲜、伊朗这些封闭社会国家“孤儿院”为一方。世界会因为复杂而冲突不断。
——宪政民主必胜,这是天道和自然法大势所定。但中国这一代争自由的人们并非必胜,如果犯下并继续坚持若干致命的生存策略错误,这一代自由理想者很有可能沦为现实的政治博弈场上的最终失败者。阶级斗争和官民“死磕”,绝不是在中国本土实现宪政民主的可操作之路。
——政治抗争方式的选择,全在于自己,这与权力无关,但事关权利与自由。即使表达个人认知与体会,也不能规定别人的选择。登山路千条,俯仰一月高。每一条抗争之路,都值得一试,而不是事先反对。任何正面努力,都应该得到积极评价和鼓励。
——当年由尼克松开启的中美接触,已走过了近五十年的轮回,时间的钟摆现在大幅荡向另一侧。蓬佩奥的演讲,意味着完全不同的历史周期开始了。这并非只是本届特朗普政府的姿态,而是来自美国不同部门的意见凝聚,更是来自两党共识。
——中美关系是回不去了,只会越来越糟糕。现在,美国并不想从中国获得经济利益,也不打算跟中国并存,而是彻底把中国当作自己的敌人。中国现在开始意识到了这一点,但可能为时已晚,美国人失去了对中国的信任。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