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文章选登

文章 116 — 138 (147)
——香港抗议六四屠杀的象征符号曾是华叔,三十年后集权制度终于沦陷香港,民间“揽抄”抗议很悲壮。今天黎智英誓言“牺牲”绝不撤离,不会像李嘉诚那样选择逃离,而是与香港共存亡,这将重塑香港抗议领袖的新一代符号。
——在西方的“接触政策”、金钱和科技的帮助下,六四屠杀后,中共专制政权日益强大并逐步向全球渗透扩张。中国政府越来越不掩饰它的国际野心。近几年来,西方终于开始警惕中国对世界自由秩序的威胁,并采取措施进行围堵和反制。尽管已经很晚,但晚做总比不做要好。
——有一批人始终怀揣八九信念,31年来痴痴以求,竟致大部分时间陷身牢狱。这批人是八九精神的守望者,是八九民主运动传承在这片土地的灵魂,也是六四英烈忠实的守墓人,他们是当之无愧的八九守灵人。谨向陈西、刘贤斌等八九守灵人致以崇高敬礼!
——今天,世界已经陷入巨大的灾难,抗争已经变得更困难更有风险。但世界也比以前任何时候都更惊觉更清醒,更加认识到中共专制制度的严重危害。在纪念“六四”31周年之际,我们坚信,自由必胜,专制必败。
——时间会流逝,记忆会淡漠,但雕塑会纪录下今天发生正邪对决的每一个悲壮和英勇。香港的手足们,你们的牺牲不会被忘记,雕塑就是你们历史的勋章!香港黄丝手足们,你们的抗争得到了所有热爱自由民主的人们的坚定支持。我们一直与你们站在一起!直到胜利!
——习近平敢于不按牌理出牌并不是因为有甚么雄才大略,而是因为他根本不在乎香港人民的福祉,他绝对不能允许香港的抗议运动成为中国民众反抗极权统治的样板,为了维护一党专政,尤其是维护自己的绝对权力,他宁可毁掉香港这颗东方明珠也在所不惜。
——香港警察以前是非常优秀文明的执法部队,但现在已沦为港共政权镇压机器,面目狰狞,残暴凶狠,形同德国纳粹党卫军。维持了30年的维园万点烛光今年六四可能受到打压,但我们悼念六四的拳拳之心不会死。如果今年不能在维园,那就让我们在自己身在之处,燃起一枝烛光吧。
——此次“港版国安法”出笼,不是习近平对疫情带来的国际困境的一种紧急应对,而是他具有“破釜沉舟”性质的个人宣示,这种宣示不仅是做给世界看的,更是做给国内看的,一方面表达了习近平“我将无我”、不惜“国将不国”的决心,也有一些非常现实的政治算计。
——唐吉田、刘巍二人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作为人权律师,他们都是公民维权运动里的活跃人物。我们以及经历了那个热切时代的所有人们一道,相信一个自由、民主的中国即使历经曲折但仍将不远。
——中国人大今天推港版国安法。这个法跟国家安全没有半毛钱关系。中国强推港版国安法,是要向大陆盲众显示,执政党就是大家长,有权惩戒“坏小孩”;更重要的是,在国际为疫情追责的险境中,作一次豪赌,赌的是美国和西方不会放弃在香港的利益,因此不会对港版国安法采取实际的遏制行动。
——六四已经在香港开始了。杀戮在悄悄蔓延。这个时代的武装镇压,采取的不会是坦克上街。这个时代的六四,是把一个主要镇压事件分散成无数个看似更小的事件。实际上,如果六四的模式是常规战,是主战场的硬碰硬,那么当代的镇压,模式就是恐怖主义,就是逐渐升级、分散化。
——1.中国人大常委会无权将港版国安法列入基本法18条附件三;2.草案没有保证公布前做公众咨询,实为史无前例;3.中央安全部门在港设立机构含混不清;4.司法独立为香港基石,不应动摇。
——近日香港的坏消息不但接二连三,显示中共在香港问题没有软化,更进一步压迫以至加强洗脑工作。在最黑暗的时刻,我们仍然努力奋斗,我们仍然尽自己的所能,成为压倒骆驼背的最后一根稻草,只有抱着这种心态,我们或许才能见到黑暗过后的曙光。
——当前中共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已经立在危崖前,林郑政府呼风唤雨的日子也不长了,全为人父母者,都不能对林郑政府的险恶用心袖手旁观,我们要坚决抵制国民教育,拯救我们的孩子,永不退缩,永不放弃!
——当前中共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已经立在危崖前,林郑政府呼风唤雨的日子也不长了,全香港为人父母者,都不能对林郑政府的险恶用心袖手旁观,我们要坚决抵制国民教育,拯救我们的孩子,永不退缩,永不放弃!
——审判案件的法官,他们在过程中明目张胆地去违法,这样的作法实在让人无法接受。这样的情形不只发生在我的案件上。既然中国在讲全面依法治国,那首先他们就不能滥用权力。他们不应该一方面扩大权力,一方面又公开宣称限制公权力。这是很可笑的事情。
——我要再次重申“和平、对等、民主、对话”这八个字。我们不会接受北京当局,以“一国两制”矮化台湾,破坏台海的现状,这是我们坚定不移的原则。无论什么样的挑战,民主自由的价值,一直是我们的坚持。“自助助人、自助人助”的共同体意识,也始终是我们的信念。
——“六四”三十一周年来临前夕,在海外的中国留学生发起“六四三十一年”公开信联署行动,呼吁年轻一代继承八九民运对民主价值的追求,同时表示不承认中国政府执政地位,强调人民有选择的权力。
——这一连串动作,显示北京已经确定了对港的新的方针:“瓦解香港民主派,扑灭港人反抗,强化中央对香港的直接管治”为核心。我们有理由预期,未来会出现“二十三条”立法,香港民主派代表人物被判刑,甚至维园纪念“六四”的烛光晚会也会被取缔。北京正在慢慢布局,准备一举将香港彻底收复。
——国际社会因新冠疫情对中国索赔尽管具有法律上的可能性,但实际操作难度很大,成功的可能性较低。但这并不意味着没有办法对中国追责、索赔。国际索赔与中国的应对策略和国际社会对病毒源头以及对世界卫生组织的履职调查相关联。
中国人权编者按:本文为旅居美国的人权律师陈建刚所作的他与身居湖南的维权人士谢文飞的越洋长谈记录。谢文飞从2013年至2014年,在全国8个省20多个城市参与了各种旨在推动中国的民主进程、捍卫人权的活动,也因此,他数次被刑事拘留,其中第三次刑事拘留后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4年半。他第四次被刑事拘留是今年4月30日,至今仍未获释;本文记录的长谈是在4月初。在谈话中,谢文飞讲述了自己如何从一个热爱共产党,甚至写过获奖长诗《党啊,你是我心中永恒的太阳》的被洗脑青年,在通过网络接触到真相后不断进行认真思考,从而转变成为追求言论自由、致力于为实现民主宪政的中国而抗争的人权捍卫者的经历。
——周先旺是大危机的主要当事人之一,但公正的历史家不能求全责备。他借助中央电视台采访的机会说出了导致武汉官民损失了二十天抗疫黄金时间的核心真相,亿万民众由此知道了酿成此次惨重“人祸”的首要根源所在。周仍然配当此次全国抗疫名人排行榜第一名的称号。
中共四川当局以疫情为由阻止黄琦与垂危之中的母亲见最后一面,这完全是丧尽天良,违背法制与人权。疫病只是个借口,而阻止黄琦与母亲见最后一面,才是目的。当局这种完全不顾人伦道德的行径,是公然背离人类文明,挑战人道底线。

页面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